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58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第458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团长,这反击号咱还没吹呢?”
  
      “是啊,白天咱们都给小鬼子搞惨了,同志们就等着天黑了加倍的搞回来呢——**一刻值千金,不好浪费啊……”
  
      一群人在陈锦跟前絮叨,看向对方裹的严严实实却依旧有血水渗出的断臂的眼神中,满是痛苦。
  
      “绑紧点,别跟昨晚上一样,打到半路刀都掉了,害的老子被好几个小鬼子满阵地的追,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陈锦对着一名正将大刀片往自己剩下的一只手上绑的战士的屁股上来了一脚之后,这才回头斜着眼对身边聒噪的几个家伙没好气的道:“不会用成语就特么别乱用——啥叫**一刻值千金?对面的是鬼子又不是娘们……”
  
      一群家伙便咧嘴嘿嘿直乐,表示现在自己看着小鬼子可比看着娘们有意思多了!
  
      陈锦提着捆了一层又一层的布条,胳膊都跟刀柄长一块儿了的大刀片挥舞了几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几名聒噪的家伙道:“都给老子将心放肚子里,现在不光你们没打过瘾,老子也还没打过瘾呢——老子姓陈的胳膊,是他小鬼子想砍就砍的?他小鬼子不给老子留下十个八个的脑袋瓜赔老子的胳膊,这事就不算完……”
  
      “我们再添些给你,凑个整……”
  
      一群聒噪的家伙强忍着发酸的鼻子讨好的笑道,在他们的心里,那鬼子的脑袋瓜可不是十个,也不是二十个……
  
      没有一百个鬼子的脑袋,那绝对顶不上自家团长的一条胳膊!
  
      正说着,阵地外忽然响起了低低的敬礼声!
  
      陈锦心头一突,跺脚迎了上去埋怨道:“师长哎,你跑我阵地上来干啥啊?真要不放心,你也去黄鑫老曹他们阵地上去啊……”
  
      刘青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巴掌就要给这口不择言的家伙来一下子,心说娘的,担心老子在你阵地上有个三长两短你小子背黑锅是不是?
  
      不过看到陈锦的断壁,看到对方剩下的那条胳膊上捆着的大刀片,刘青甩出去的巴掌半道就化成了指,干笑道:“来看看你——胳膊没事吧?”
  
      “一点都不妨碍我杀鬼子!”
  
      陈锦的独臂将大刀片舞的虎虎生风。
  
      刘青点头,吸了吸鼻子笑道:“给你送好玩意儿来了——用这玩意儿,可比你用大刀片砍鬼子过瘾多了……”
  
      说着一侧身,便露出了背后一群战士抬过来的七八个滚雷。
  
      “张跑跑那家伙派人送来的?”
  
      一看到滚雷,陈锦也认出了出处,悻悻道:“有送这玩意儿的功夫,他还不如派人从背后夹击酒井这王八蛋一回呢——这玩意儿用是好用,但最多也就挡住小鬼子的几波进攻……”
  
      “嘿嘿,这滚雷可跟张跑跑以前送给咱们的样板滚雷不一样,是加了料的!”
  
      刘青开始解释,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嘶……
  
      随着刘青的解释,一旁的战士们指战员们一片的吸凉气的声音,光是想想这滚雷爆炸的效果,一群人都忍不住的在浑身发毛……
  
      “张跑跑这厮,也太阴险了吧?”
  
      陈锦听完也是忍不住脸色发白的贼笑道:“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然后一转眼就又开始埋怨:“就是这小子不厚道啊,这种好东西居然藏着掖着,到这会儿才拿出来!”
  
      “人家也是刚刚才造出来!”
  
      刘青难得的替张然鸣冤了一回道:“凝固汽油是他们打定州才发明出来的,接着造出来的这种加装了凝固汽油的滚雷都全部拿来给我们了,就连他们虎杀口那边都没舍得用……”
  
      “……那我回头,请他张跑跑喝酒!”陈锦立即改口。
  
      “行了行了,这些以后再说!”
  
      刘青摆手,对陈锦道:“记住了啊,待会儿反击号一起,不要给我一波就将鬼子给摁下去,得让鬼子觉得咋们已经不行了,引小鬼子的后续部队沿着长坡递增上来,再放滚雷——注意听号声,滚雷要全阵地一起放!”
  
      “明白!”
  
      陈锦等所有人齐齐低吼,嘿嘿狞笑不已,都觉得自己有些等不及了!
  
      时间都已经快到深夜了,八路军反击的号声还没响起!
  
      就连最坚定的认为八路军一定会拼死反扑,夺回丢失阵地的酒井都有些自我质疑起来,觉得八路军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酒井君,咱们现在怎么办?”一群日军眼光灼灼的问。
  
      “别慌!”
  
      酒井闷声道:“八路军要是不乘夜反扑,那么根据我军现在占据的山头阵地,这些八路就不可能再守住明天一天——所以只要八路不主动反扑,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要是八路主动进攻,我们就见机行事!”
  
      “嗨!”
  
      一群日军军官嗨声应命!
  
      话音未落,山头之上原本早该响起的八路军的反击号声,终于姗姗来迟了!
  
      一个个的八路军从暗夜中扑出,和以往一样,首先是带着手榴弹炸药包,以粉身碎骨为代价在日军固守的阵地中炸开缺口的敢死队员。
  
      紧接着才是大量的八路军战士们从缺口中涌入阵地,在战壕内,战工事中,一寸寸阵地的争夺……
  
      只是今夜,八路军的攻势和之前几夜的攻势相比,明显的有些后劲不足!
  
      先期的敢死队员舍命在日军固守阵地上炸开缺口,但跟进的八路军战士们的人数明显不足,不但无法在阵地上扩大优势,反倒在最短的时间内陷入僵持……
  
      这样的战斗,对八路军来说消耗是极其巨大的!
  
      几乎每一分钟,都有好几名战士牺牲!
  
      “酒井君,八路已经不行了!”
  
      “只要我们全军压上,绝对能一举将八路压垮,估计不用等到天明,我们就能顺利拿下塔子山,和普安之小林少将会师了……”
  
      一群日军将领兴奋的催促道。
  
      没有人相信这会有诈!
  
      一方面战斗打到这个份上,双方都已经是底牌亮尽,根本玩不出更多的花样了,另外一方面,是他们绝不会相信八路军居然会以数百战士的生命来做一个局引他们上钩!
  
      就连酒井也不相信,所以他在看到战局有利的情况下,哈哈一笑,立即下令大部队全军出击,直扑塔子山,争取一举将塔子山拿下……
  
      “杀给给……”
  
      在无数军曹的鬼叫声中,一千余名日军嗷嗷叫着,沿着塔子山阵地前的长坡嗷嗷叫着往上爬,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和现在正在塔子山山顶上和八路军战斗在一起的日军汇合,对八路军完成彻底绞杀!
  
      阵地上,厮杀声震天!
  
      无数的八路军战士们在和鬼子们的拼杀中倒地,血流如注,火光照亮了他们英勇的脸庞……
  
      还藏在暗处的陈锦,黄鑫等更多的八路军战士们看着那一张张临死前依旧带着笑意的脸庞,不知道多少人泪如雨下……
  
      但看到身边的那些滚雷,他们便狠狠的抹干了眼泪。
  
      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牺牲,是必须的——小鬼子没那么傻!
  
      就像刘青离开时说的那样,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站在暗处的刘青听着不远处的阵地上传来的厮杀声,惨叫声,整个人都缩在黑暗里,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他在人前露出的样子,永远都是坚定的,自信的。
  
      似乎从不会质疑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
  
      只是,那不时狠狠的吸着鼻子的声音,暴露了他此刻最真实的情感!
  
      无论他多么坚信自己的命令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胜利,但亲自下令让几百个战士去送死,那种感觉,绝对是心如刀绞……
  
      “首长,酒井上当了!”
  
      一直在观察敌情的参谋激动的指着战场下的那道长长的缓坡道。
  
      长坡上的火把稀疏,但那绝不代表鬼子上来的人少!
  
      那铺天盖地的鬼叫声,绝对说明酒井已经出动了山下的绝大部分力量!
  
      “吹号,全力反击!”
  
      刘青下令的声音,如同战刀斩落!
  
      七八名司号员几乎在瞬间竭尽全力的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杀呀呀……”
  
      惊天动地的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陈锦,黄鑫等人一马当先的扑进了鬼子的阵地,和那些还在浴血拼杀的战士们一起,顶住了阵地上鬼子的围剿!
  
      而更多的战士们从四面八方绞杀了上来,如同要将阵地上的鬼子一口吞掉一般!
  
      在往常,到了这个份上,鬼子估计已经撤下去以避锋芒了!
  
      但今天这些鬼子没有,他们在拼死抵挡!
  
      因为大部队已经冲上来了,因为他们都相信,八路军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现在是垂死挣扎!
  
      只要能顶住八路的这一波的进攻,等大部队冲上来,塔子山这持续了足足六七天的战斗,就结束了!
  
      酒井觉得有问题。
  
      但他已经不能下令撤退了!
  
      因为一旦撤退,阵地上那些还在拼死坚守的帝国士兵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更因为现在大部队已经冲到了半山腰,万一八路真有什么阴谋的话,就算是撤也都有些来不及了!
  
      所以,明明知道八路军有阴谋,他也只能下令全力进攻,尽快赶到山顶!
  
      现在,酒井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也只能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毕其功于一役,拼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去死啊……”
  
      陈锦在飞扑,空空的衣袖随着转身在夜色中飞舞,大刀片在旋身中拖出长长的血珠从一名鬼子的腰腹中拔出然后又斩进了另外一名鬼子的肩头,同时看向了身边斜长坡,看到那些脸色狰狞的鬼子正一边开火一边嗷嗷的扑将上来,厉声狂吼道:“快,快!”
  
      在他的身边,有几十名战士也在拼死抵挡周围日军的猛扑,掩护着一群战士抬着巨大的滚雷沿着斜坡的前沿安放!
  
      整个阵地的前沿上,像他们这样抬着滚雷的战士,连成了长长的一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铁血军工》,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