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97章 共渡时难

第497章 共渡时难

    现在,经过简单培训的学员们已经开始逐步接受大量培养并分离青霉素的工作了,而韩金山自己则更多的通过实验来了解,在各种工艺都不够成熟的情况下,被分离出来的纯净青霉素能保存多久而不至于受到太过重大的污染,还能作为临床使用这方面!
  
      当然了,这些实验,就不至于再冒着巨大的风险直接用大活人做实验了,于是根据地内的不少狗就又倒了血霉……
  
      “三天,最多三天!”
  
      双眼通红的韩金山道:“三天之内,咱们分离出来,并经过简单处理保存的青霉素还可以用于临床,不但不会影响抗菌消炎的效果,还不会因为污染而对病患产生任何副作用——但超过了三天,就不行了……”
  
      张然艰难的从那只被捆绑在特制的架子之上,浑身溃烂,腹部被切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此刻正不住抽搐,用极其可怜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狗身上将目光抽离回来,看着韩金山道:“这狗浑身的溃烂情况,以及抽搐情况,都是使用了保存超过三天的青霉素之后的结果吧?”
  
      “是的!”
  
      韩金山肯定的点头道:“保存时长在三天之内的青霉素,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嗯!”
  
      张然点头,虽然对被分离出来的青霉素目前只有三天的有效期这点他很遗憾,但不得不说,这个结果远比刚刚被分离出来,就需要立即使用掉要好的多!
  
      但再想想青霉素在抗菌消炎方面的效果,远远要比磺胺,蒙药这些传统的抗菌消炎类的药物强大太多,他的心情便好了许多——至少在支队,即便是仅仅有三天有效期的青霉素,也能让不少的勇士能够避免没战死战场,却死在了病床上的厄运。
  
      “随时随地,保持库房内有你们医药小组能够达到的极限产量的青霉素——我宁可看到咱们的青霉素因为过期不能使用而必须丢掉,也绝不愿意看到有了伤员,但咱们储备的青霉素不够!”
  
      张然交代,在这点上,他决定不惜工本。
  
      即便因此,可能会浪费太多太多的物资!
  
      在他看来,浪费多少东西,都比不上挽救一个战士民兵们的生命,来的更加重要!
  
      当然了,在这同时,张然也在思考如何能将青霉素保存的时间更长,能够运输到更远的地方,让青霉素这款抗菌消炎的神药造福于更多面对鬼子顽强不屈的军民们!
  
      虽然,这绝不是短期内可能实现的目标,但张然却禁不住会这么想,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因为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在缺医少药的环境里,多少英勇的军民们因为得不到必要的治疗,而白白的失去了生命!
  
      他不想看到那些无所畏惧的勇士们,流血又流泪!
  
      然后张然便想到了青霉素干品,配合蒸馏水注射这点!
  
      当然了,无论是青霉素干品,以及蒸馏水溶解注射,这其中如何保持青霉素和蒸馏水的纯净,都有无数需要解决的难题!
  
      “这样吧!”
  
      张然想了想得道:“我这边发动支队的人手,以及让师部方面帮忙,争取寻找到一些会制造玻璃器皿的相关人才,到时候,咱们用玻璃器皿打造出一个相对无菌无尘的青霉素制备环境,这样说不定能有用!”
  
      “我这边也尽可能的想办法,改进工艺,能延长一天青霉素的使用时间,就延长一天!”
  
      韩金山也道:“同时在临床试验方面,我多进行一些,争取采集更多的实验样本,让可能产生的副作用都发生在狗身上,而不要发生在咱们的战士民兵们身上……”
  
      “好,让我们一起努力,希望咱们支队制备的青霉素,能早些挽救更多英雄们的性命!”
  
      张然拍拍韩金山,和他一起相互激励。
  
      离开之前,他又忍不住看了看那条狗,看到了那条狗包含了绝望,痛苦以及悲惨的眼神,心有不忍的道:“实验进行的差不多的话,就早点处理了吧,这些狗肉,就别在吃了,给它们留个全尸——看着,挺不忍心的……”
  
      韩金山看看那条狗,又看看张然的表情,忽然间有点脸红,狠狠的点了点头……
  
      “队长,队长……”
  
      刚刚出医院,肖扬等人便一瘸一拐的迎面而来,满脸堆笑的大声打着招呼。
  
      “伤势大好了吧?”
  
      张然笑问,看向几人身后远远处也在冲着自己涎着脸点头哈腰的徐久年点了点头,这才对肖扬等人道:“你们跟他很熟?”
  
      “没有啊!”
  
      肖扬笑道:“我们在病房呆烦了出来溜达,徐久年经常跟我们讨近乎而已——队长,我们知道徐久年这家伙心术不正,可不会真跟他交心,只不过他这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咱们也不好不应付几句,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张然点头,表示理解,同时也提醒道:“你们知道就好——不是我信不过你们这些为了支队,为了根据地近三十万的军民而流血牺牲的人,实在是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咱们不得不提防着任何和咱们不是同一条心的人……”“放心吧队长,我们心里有数!”肖扬等人道。
  
      张然点头又道:“你们在支队医院养伤已经两个多月了,伤势应该大好了吧?”
  
      “已经快了,医生说最多再过个把月,咱们就能彻底恢复了!”
  
      肖扬等人笑道:“这不,我们出来溜达,也就是想多锻炼,争取早点恢复,早点回到战场上,好继续和战友们一起,并肩作战呢!”
  
      “也的亏是现在医院里的伤员们能出院的都已经出院了,否则的话,瞅你们这恢复的状况,要是伤员还多,估计早就转移到各地方医院疗养了!”
  
      张然笑道:“现在你们不用管别的,彻底将伤养好,咱们再谈上战场杀鬼子的事情!”
  
      告别高扬等人,张然这才回到了队部联络室,让联络员立即给师部方面发报。
  
      一方面,是和师部方面相互通报最近时段双方所面临的情况,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师部方面帮忙,看能不能找到些会玻璃烧造方面工艺的人才,配合支队解决青霉素无尘无菌环境方面的技术问题。
  
      师部方面,终究背靠组织,在外界接触的人多,投奔的人也多,各方面的人才储备,肯定比支队来的要多。
  
      其他方面的人才,在各根据地也都是宝贝,支队即便想要,对方也不一定给!
  
      这跟各根据地敝帚自珍,或者是不懂得合作共赢无关,实在是各支队都需要人才来发展,加上大家都是发展根据地,谁心里不都憋着一口气想要将自己的根据地发展成最好?
  
      人才这东西可不比地里的韭菜,割了随时都能长出来,往往是给了别人,自己需要用的时候就没人了……
  
      这些情况,张然心里都明白,所以正常情况下,即便是支队需要什么人才没有,他都不会向师部开口,免得说出来师部或者别的根据地不想给,但自己又提了,不好意思不给,然后双方都尴尬。
  
      但这次要的是玻璃器皿方面的人才,他相信师部或者组织方面一定会给的——毕竟在现阶段,玻璃方面的人才,在任何根据地都派不上什么用场,也就支队这边造青霉素的实验设备和储存封装设备用得上了……
  
      “队长,你看你交代的我都写了,可以发报了吗?”
  
      联络员将张然需要跟师部沟通联络的信息极度精炼之后,交给他过目。
  
      发报机和电话之类不一样,无法一次性传递太多的信息,否则很容易在破译之时引起混乱,所以任何的信息传递,几乎都要经过精炼,做到言简意赅。
  
      “可以了!”
  
      看到自己需要传递的消息被极度精炼成十几个字的内容,张然点头表示可以发报,同时又暗暗叹息,因为徐琨君现在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坦克改装炮拖拽机的研发上,根本没时间研究切割机这方面的事情,从而造成自己好不容易将砂轮片的事情给搞定了,却因为没有切割机,无法现在就跟师部或者组织方面进行沟通,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扒路战役……
  
      不但能破坏小鬼子的交通线,扰乱小鬼子通过铁路线的各种运输计划,还能偷铁轨之类的回来造枪造炮……
  
      “看来扒路回来造枪造炮这事,估计得等支队先打完鬼子秋季攻势这一仗,支队完好的存活下来之后才有机会了……”
  
      张然心里想着,暗叹时局变幻莫测,自己所有想的美美儿的计划,在很多时候都不得不顺应时局的变化做出调整,耽搁了很多事……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正想着这些,发报机的滴滴声急促的响起,师部方面的回信到了!
  
      首先是刘青向张然转告的师部方面,以及各敌后根据地当前的情况!
  
      最近时段,不仅仅是晋东支队,和师部所在的龙源山区,几乎所有的八路军敌后根据地,包括聂首长所主持的敌后最大的根据地,现在都面临着小鬼子的强力封锁,以及各种扫荡,生存状况,空前艰难!
  
      仅仅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各根据地和鬼子之间因为扫荡反扫荡,以及突然的遭遇战等等而发生的大小战役就有数百起,平均下来,各敌后根据地每天和鬼子日伪的大小交火,达到了五次以上!
  
      各根据地的主力队伍,游击队民兵队伍,因此都损失惨重,不但伤亡巨大,最重要的是各敌后根据地的地盘,被急剧压缩……
  
      现在,各敌后根据地内各种物资匮乏无比,情况极度艰难!
  
      “现在,各根据地都在全力准备秋收会战,要是打不好秋收会战,不能从小鬼子的手里抢到足够多的粮食,恐怕这个冬天,咱们敌后各根据地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刘青道,一边询问支队这边应对小鬼子的秋季攻势的准备工作进行的如何了,同时隐晦的表示,晋东支队以及周边地区,怎么都有化肥的足量供应,只要能打好接下来鬼子必然发动的秋季攻势,那么就绝对是所有敌后根据地中的大财主……
  
      “跑跑大财主,到时候各根据地的兄弟部队要是活不下去了,你可得开仓放粮,力所能及的救兄弟部队的同志们一命啊……”
  
      刘青的语气很戏谑,但张然分明能从其中听到他的凝重,担忧,甚至是悲凉……
  
      “告诉刘师,让他放心!”
  
      张然看完电报,指示联络员斟词酌句的回到:“接下来,我八路军所有敌后根据地,恐怕会迎来空前艰难的时期,但我相信我们八路军各部,有足够的能力,信心以及勇气,渡过这段艰难的时期,我更相信,这段艰难的时期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我们咬牙坚持住了,这场战争,就会进入彻底的反攻阶段——到那时候,小鬼子的末日,也就到了!”
  
      “所以请首长放心,我晋东支队,愿意和所有的兄弟部队的同志们一起,共渡时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