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505章 瘦弱至极,坚强至极的女人

第505章 瘦弱至极,坚强至极的女人


  但每每这个时候,他们就能听到孙红忠的吼声:“不要管,冲过去,快……”
  
  “队长,为什么呀?”
  
  无数游击队员们一边服从命令向前狂奔,一边悲愤的哭出了声来!
  
  他们知道,那些奉命阻击的战友们绝不怕死,他们全都死而无憾。
  
  但他们也肯定,他们绝不甘心这么白白送死!
  
  他们现在,却真的就是在白白送死!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阳泉游击队的身上,发生在高林游击队的身上……
  
  “快走,不许停下,这是命令!”
  
  涂进军在厉吼,苏醒也在厉吼!
  
  他们看到那些队员们一边狂奔一边流泪,可他们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
  
  看到那些阻击的战士们不断的死去,那心里直如有一把刀不断的在心尖上切割着,每一下都是血淋淋的……
  
  但他们依旧坚决的执行着张然所下达的命令!
  
  不仅仅是因为军令如山,即便是不理解,也得服从。
  
  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相信张然,他们坚定的相信,张然既然下达这么不合理的命令,那么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一年多了,张然为了这边做了些什么,他们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他们很确定,要是没有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张然绝不会让这么多战士们的鲜血白流!
  
  在某处原野上,几十匹战马在飞驰!
  
  铁蹄踏过,草屑横飞……
  
  贾全涛和那些骑兵排的战士们,看着策马冲锋在前的张然,心里非常的痛苦。
  
  很明显的,张然是不太会骑马的。
  
  这从他策马飞驰的姿态上就能看出来,更从张然屁股下的一大片湿迹上可以看出来。
  
  那湿迹可不是汗水,那是因为在长时间的纵马飞驰之时屁股上的皮都被磨掉了一层,渗出的血水造成的……
  
  很多人都觉得骑兵很威风。
  
  骑着战马,纵横飞驰……
  
  但骑兵们自己心里清楚,在这威风的表象之下,他们付出了多少!
  
  所以才会出现在之前的平同关战役中,贾全涛等人为了传递战报,长时间的策马狂奔,大腿内侧的皮肉被磨的血肉模糊的情况。
  
  要知道,这还是他们经过了长时间的骑术训练,骑术精良之后出现的结果!
  
  张然不会骑马,却依旧这么倔强的冲锋在前,那后果就肯定会更惨所以他被磨破的,就不仅仅是大腿内侧,更包括整个屁股!
  
  “队长,要不歇一会儿吧?”
  
  贾全涛尽可能的靠近张然,以自己能做到的最平静的语气道。
  
  张然摇头,下令继续赶路。
  
  不仅仅是因为零号首长生死未卜,在没见到对方脱离危险之前,他根本放不下心来,也仅仅是因为屁股上和大腿内侧早已血肉模糊一片,他真的害怕自己一停下,就不敢再爬上马背。
  
  更多的,是因为他想惩罚自己!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游击队员,八路军战士们因为自己下达的饱和式救援计划而在不断的死去……
  
  进入日占区已经一天多了!
  
  虽说他们只有三十多骑,目标小且移动迅速,小鬼子不容易逮住他们,可这一天多来,居然没有一队的小鬼子对他们进行围堵阻击,这种情况,明显是极其不正常的!
  
  张然知道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在自己的饱和式救援的命令之下,周边能出动的在支队指挥下的游击队都已经行动起来了,而小鬼子则乘机而动,乘着他们为了自己的命令而不惜一切代价赶往高林边区的机会,享受着杀戮的盛宴……
  
  每每想到时时刻刻都有无数人因为自己的命令而牺牲,流血,张然就心如刀绞!
  
  即便他知道这么做是值得的,是正确的,那那种心痛,却依旧无法有半点轻减,半点释然……
  
  所以,他需要让自己感受到肌肤上的痛苦,肌肤上的痛苦,能让他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内心的痛苦,能让他有种我也在因此而流血因此而受罪,跟大家一起的感觉。
  
  那能让他多多少少的,减轻那么一点的负罪感。
  
  “去死啊……”
  
  压抑的,充满了兽性的嘶吼声,猛然在山林中爆发!
  
  激烈的碰撞声里,血腥气猛然爆发了开来……
  
  在这吼声和厮杀声中,尤晓燕尤晓英姐妹俩正抬着担架,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的前进着。
  
  虽然零号首长的身材并不高大,但相对本就瘦小的姐妹二人来说,那依旧是一个难以承受的负担。
  
  更别说,这么多天来无休止的奔逃,吃不好睡不好,为了躲避敌人,又专门走这种人迹罕至的山间小道了……
  
  她们手脚并用的抓着道路两旁的荆棘,杂草,艰难的前行,手上早就被那些荆棘等等切割的血肉模糊,每一下抓下去,似乎都抓在血淋淋的伤口上,痛的钻心,但她们依旧在一声不吭的坚持着,并竭尽所能的依靠一头连接在担架上一头挂在脖子上的布条,稳住担架,降低因为颠簸而带来的对担架上本就气息奄奄的首长的影响……
  
  轰隆隆……
  
  后方,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在这山野中如同炸雷在头顶炸响。
  
  姐妹二人能想象到在后方发生了什么,但她们假装不知道,咬紧牙关继续前进……
  
  终于下到了河谷,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的姐妹二人在第一时间放下担架,扑向了潺潺流淌的溪流,却没有第一时间滋润一下火烧一般的喉咙,而是打水清理双手的污渍,然后一人检查担架上首长的情况,另外一人用沾湿的纱布滋润首长的嘴唇,以这种方式给对方补充水分……
  
  首长的情况愈发的严重了,浑身浮肿,连喉咙都已经浮肿了起来。
  
  别说吃东西,连水都已经咽不下去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补充水分了……
  
  有人沿着她们刚刚走过的崎岖山道滑落下来,姐妹二人终于有机会抬头看上一眼。
  
  是黄志明,刘银强和李进三人。
  
  没有其他的人了。
  
  而在尤晓燕尤晓英和他们分别的时候,其实还有七个人的,更早的时候,他们一行其实还有十几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