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抱歉抱歉,怎么重复了一章

抱歉抱歉,怎么重复了一章

    看着张然那兴奋的眼神,程东山啪的一个立正骄傲的大声回答道:“报告队长,幸不辱命——喷焰器,已经制造完毕,请队长过目!”
  
      说着,便是手一挥!
  
      崔三元便背着一个巨大的铁罐子,手里拿着个喷口,看上去就像是张然曾经小时候见过的,农村里手工给地里的庄稼杀虫用的农药喷雾器一样的家伙,步履蹒跚的进来了……
  
      明显,这玩意儿和张然在电视里看到的美国佬们背着的那祖巴卡的模样,差的太多了,而且看看崔东山那艰难的姿态,明显这玩意儿也比祖巴卡重多了!
  
      但张然依旧很满意,因为他知道,就支队这工业水平,能将这玩意儿给搞出来,那就已经接近于奇迹了,要是还在外形,重量这些地方挑毛病,那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有得用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啊?
  
      “快,快扶我起来!”
  
      等到崔东山炫耀够了,张然这次嚷嚷着让人扶自己起来,过去仔细查看着支队自造的喷焰器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同时询问着一些具体细节,比如动力来源,打火方式等等。
  
      “动力按照队长你的要求,又请化工部帮忙提纯了氮气进行压缩,作为动力来源!”
  
      程东山指着被分为两个部分的罐体对张然解释,表示其中一个是油料罐,一个是氮气罐,专门提供动力。
  
      至于打火方式,则是配备了一个专门的打火机在上头,在使用之前再点燃。
  
      这样一来,操作的复杂程度就麻烦多了。
  
      但张然也不好苛求太多了,还是那句话,有得用那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安全性能方面,有保证吧?”
  
      张然最后又问,毕竟他可是知道的,虽然氮气的相比一般空气,压缩之后的性能更加稳定,但终究是高强度的压缩,即便是没将氮气加压至液态,估计也都差不了多少了!
  
      在强大的压力下,支队的钢瓶质量又有限,反正张然对这点是很不放心,看着那储存着压缩氮气的动力罐的时候,心里毛嗖嗖的,就跟那罐子就是个正在滋滋冒着青烟,随时都可能爆掉的手榴弹似的。
  
      “用铁锤砸过,只要不是铆足了劲的砸,根本没问题,摔几下之类的,就更没问题了!”
  
      程东山说着,一边要过了一把铁锤,就要往上头敲,明显是想证明给张然看,来个事实摆在眼前。
  
      “别别别……”
  
      张然吓了一大跳,忙阻止了程东山的演示,心说要真给敲爆了,这屋里可特么没一个能活着出去的!
  
      怕死是一回事,可要是因为这给死了,张然光是想想都觉得冤的慌。
  
      虽然锤子敲击几下,这钢瓶不会有任何问题,但要是这钢瓶被子弹射中之后的效果,程东山很坦白的表示,反正背着喷焰器的同志,是十死无生了!
  
      张然点头,表示理解。
  
      因为他知道,别说支队这水平造的喷焰器,就算是美国佬造的,被子弹射中,也是死路一条。
  
      所以根本无法苛求。
  
      然后张然又打听了一下测试的数据。
  
      原本程东山崔三元想要给张然现场演示,但想到凝固汽油数量有限,最终还是改为了讲解,毕竟之前该测试的都已经测试过了,有这演示给张然看的油料,还不如省下来去喷鬼子。
  
      虽然在钢瓶质量以及点火方式,甚至是结构构成方面,这具喷焰器都粗糙的不能再粗糙了,但因为动力装置采用的是氮气压缩动力的方式,所以喷焰器的喷射范围,倒是和祖巴卡等差不太多,最远也能喷个三十来米,二十多米,那是正常范围。
  
      “太好了!”
  
      听完程东山崔三元的讲解,站起身来的张然兴奋的狠狠挥舞着拳头,喜不自禁,心说小鬼子啊小鬼子,碰上你家然爷,那也真是你小鬼子家十八代祖宗都没积过德啊——要不然,这本不该现在就用在你们身上的玩意儿,为毛偏偏就会用到你们的身上了呢!
  
      喷焰器,一战的时候就有。
  
      当然了,喷焰器大显身手的时代,还得要到美国佬参战之后,而绝不该是在现在。
  
      比如美国佬的喷焰器祖巴卡,那就是在美国佬上战场之后才大量使用的,也都成了不知道多少小鬼子和德国佬的噩梦。
  
      不知道多少小鬼子和德国佬花了不知道多少力气修建的碉楼堡垒,舰炮砸上去都只会掉块皮的玩意儿,原本以为就是个咬不穿砸不烂的乌龟壳,可以舒舒服服的呆在里头,尽等着外头的敌人过来送死……
  
      直到美国佬背着祖巴卡一类的喷焰器出现在战场上之后,这种局面才有了改观。
  
      到了后来,缩在工事堡垒里的鬼子德国佬一看到美国佬背着祖巴卡过来,那就一个个纷纷就吓的尿裤子,宁可从工事里冲出来吃枪子儿,也不乐意呆在里头被祖巴卡过来喷上那么一喷……
  
      可以说,祖巴卡这类的喷焰器,简直就是攻击各种坚固堡垒的神兵利器!
  
      张然当初下决心搞这喷焰器的目的,也是为了用这玩意儿来对付小鬼子的碉楼——毕竟经过上次在卢县打鬼子的碉楼一战,他可是太清楚在没有炮火的情况下,用常规方式进攻碉楼,那后果有多么惨烈了……
  
      有了喷焰器,张然相信,以后小鬼子想靠着碉楼就在各地区耀武扬威,那还是别做梦的好!
  
      除非他小鬼子愿意变烤猪。
  
      不过按理说,此刻就算是支队搞出了喷焰器,张然也不应该这么兴奋才是。
  
      毕竟这次,是小鬼子过来进攻,支队负责防御,以前是小鬼子利用碉楼堡垒缩在乌龟壳里防守,现在轮到支队缩在乌龟壳里等小鬼子来打,早已攻守易位了……
  
      在这种情况下造出喷焰器,支队看起来似乎没多大的好处一样。
  
      但实际上则不然!
  
      虽然因为汽油紧缺,能造出的凝固汽油也就少,加上支队的喷焰器明显比那祖巴卡要沉重的多,无论是体力还是油料,都不支持战士们背着这喷焰器随时上战场,碰到鬼子就喷他一下子……
  
      但是别忘了,这喷焰器可不仅仅只能用来打鬼子的碉楼等坚固工事,它还可以用来对付小鬼子的坦克!
  
      因为东仓公路的存在,因为远光地区全是平原的缘故,张然敢肯定,这一仗小鬼子是绝对会派坦克跟着过来耀武扬威的!
  
      支队有一台坦克,还有两台坦克炮改装的手扶拖拉机拖拽平射炮,也不是就完全没有对付小鬼子坦克的手段。
  
      但无论是坦克,还是两台拖拽平射炮,那都是支队现在目前最最宝贵的资产!
  
      情况是显而易见的,小鬼子现在已经知道支队这边缴获了他们的坦克,所以他们绝对不会给支队的坦克和他们的坦克单挑的机会!
  
      小鬼子绝对会想尽办法,来个以众击寡,将支队的坦克或者拖拽平射炮先收拾了再说——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装甲队伍才不会受到威胁,才可以在根据地内横行无忌,嚣张跋扈,肆意的帮助小鬼子蹂躏支队的军民们……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张然绝不会用这些东西去直面小鬼子的坦克,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开小鬼子的坦克,同支队的坦克去面对那些没有坦克保护的鬼子,田忌赛马!
  
      只有这样,支队才能将有限的资源,最大程度的发挥效果!
  
      支队拿小鬼子的坦克没办法,小鬼子也拿支队的坦克装甲队伍没办法……到最后,就看谁更不怕死,谁更狠了!
  
      即便因此,不知道会有多少战士民兵们会死在小鬼子的坦克之下,张然也再说不惜……
  
      总之,张然是绝不可能选择跟小鬼子对拼的,他没那么傻!
  
      但现在,历时半年多,喷焰器给搞出来了!
  
      那就意味着,支队在除了在坦克和改装拖拽平射炮,以及战士们抱着炸药包将脑袋挂裤腰带上扑过去炸鬼子的坦克之外,又多了一种收拾鬼子坦克的手段!
  
      这手段,虽然比不上坦克或者改装拖拽平射炮直接炮击的效果,但比战士们抱着炸药包上去炸,那是好用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毕竟再怎么说,炸药包炸那得到坦克跟跟前,而喷焰器,好歹还有着二三十米的喷焰范围呢!
  
      二三十米的距离,说起来似乎也就是战士们抱着炸药包一口气的功夫。
  
      但别忘了,小鬼子的坦克周围,还有步兵跟着呢!
  
      二三十米,都不知道够战士们被小鬼子的步兵射杀多少回了!
  
      但用喷焰器的话,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就喷焰器里的这种凝固汽油燃料,随手一喷他小鬼子就得烧上一片!
  
      远远的喷在坦克上,就小鬼子那薄皮坦克,就支队这凝固汽油不烧光了就不会熄的效果,不用两分钟,就能让小鬼子的坦克全特么便烤箱,将坦克里的小鬼子全都烤成外焦里嫩的烤猪……
  
      想到那些开着坦克的小鬼子正在坦克中哇哇叫嚣,不可一世,然后支队的战士们就背着这喷焰器出现,远远的那么一喷……
  
      光是想想,张然就如猪八戒吃了人参果一样,哈哈大笑,浑身上下那叫一个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