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654章 岭北根据地

第654章 岭北根据地

岭北根据地里,是没人会相信真有人连鸡蛋都不吃的……
  
  在他们看来,那肯定是那晋东根据地的人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吹牛皮呢!
  
  这八路军的队伍,谁还不清楚谁?
  
  能不吃草根树皮,杂粮饭管够,十天半月的吃上次捞饭,那就是顶美的好生活了还鸡蛋都吃腻了不爱吃……
  
  以为自己是地主老财呢?
  
  就算是地主老财家,那也经不住天天这么吃啊!
  
  这是所有战士们心里的共同想法不过在他们看到贾全涛等人每人牵着两匹膘肥体壮的战马,横着一身的腱子肉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怕是想不信都不行了……
  
  在这敌后根据地,能养得起战马的队伍,那绝对穷不了!
  
  而且一看贾全涛等人个个一身的腱子肉,和自己等人浑身浮肿面带菜色的样子形成的鲜明对比,一群人就忍不住的腹诽,这群家伙,特么得是吃了多少好的,才能长出这身膘来啊……
  
  至于贾全涛等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长一短两条枪,还配了五条花机关,两挺轻机枪,一个排的火力足足顶的上自家一个连这事,战士们只能假装看不见,只是悻悻的暗骂,心说你们晋洞支队阔就阔嘛,用得着个个都将自己搞成移动武器库吗?个个身上背那么多的家伙事,都不嫌累的慌……
  
  嘚瑟啥啊!
  
  “报告柳团长,我是晋东支队骑兵排排长贾全涛,奉我支队张队长之命,前来谨见!”
  
  看到柳继向,贾全涛啪的一个立正,当先汇报道。
  
  “自己人,不必客气!”
  
  柳继向强忍着不去看那些马背上驮着的大包小包,干笑道:“不知道张队长派你们过来,可有什么指教?”
  
  贾全涛看看那些浑身浮肿饿的东倒西歪两眼无神的战士们,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挥了挥手!
  
  骑兵排的战士们纷纷卸下袋子,打开!
  
  其中的各种粮食,瞬间便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内有包谷高粱的杂粮,有细米白面,当然了,更吸引众人目光的,是几个袋子内风干的风鸡风兔,还有一堆堆在支队平常没人愿意吃被剩下来最后按照要求腌制的兔头……
  
  这些东西,在寒风里散发着咸香的滋味……
  
  整个营地内,立即便响起了吸溜口水的声音不仅仅是这些吃的,更因为他们很多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尝到过盐巴的滋味了,几乎每顿饭,都是各种东西的糊糊炖煮后那中药一般的苦涩……
  
  “听说在之前的秋季攻势中,你们支队也损失不小这怎么好意思呢?”
  
  柳继向李政委几人也在情不自禁的吞着口水,却不得不客气一番,毕竟自己这也是搞根据地,人家也是搞根据地,自己这都吃不上饭了,人家却有这么多的物资拿过来支援自己……
  
  想想他们都臊的慌……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装洋蒜!”
  
  倒是炊事员老刘不客气,让人赶紧将这些东西搬回厨房一边热情的对贾全涛等人致谢道:“多谢贾排长,多谢晋东支队的同志们快屋里坐,这外头冷的很……”
  
  “我么人手不够,能带来的东西不多!”
  
  贾全涛从善如流笑道:“这些东西先给大家垫垫肚子,我们的大部队在后头,还带着不少的物资!”
  
  “真的?”
  
  听到这话,几乎所有人都大喜过望!
  
  “当然是真的了!”
  
  贾全涛笑道:“不过这一路,鬼子封锁的可严,我们运输物资的队伍目标太大,想要顺利将物资运进你们根据地,恐怕不那么容易,所以队长排我们先过来通知一声,希望大家能够搭把手,接应一下!”
  
  “那必须的啊!”
  
  柳继向等所有岭北根据地的同志们齐齐叫了起来,心说别说你们是专门给我们送补给来的,就算不是,但同属于八路军序列,我团都不可能眼瞅着你们给小鬼子围攻而无动于衷!
  
  “老刘,先将这些东西给煮煮,让战士们尽快吃点,随时准备出发!”
  
  柳继向李政委大吼,同时将贾全涛等人引进团部他们可不仅仅是注意到了那些吃的,更注意到了贾全涛等几名战士身上根本没有解下来的那些箱子!
  
  他们相信,这些箱子里,肯定还有好东西!
  
  “这是电台?”
  
  看到贾全涛等人直到进屋才打开的箱子,柳继向和李政委等人的激动,一点也不下于之前在三台纵队,杨明和老秦看到支队送给他们电台之时的激动……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他们根据地无论是控制范围还是武装人数,可都比三台纵队强的多了……
  
  “太好了,有了电台,咱们岭北根据地,就可以随时和周边的兄弟部队保持联络,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被小鬼子一封锁,立即就变成聋子瞎子了……”
  
  贾全涛等人在忙着组装调试电台,而柳继向等人则在一旁围着电台团团转,不时伸手偷偷的摸上一把,那表情满足的就跟老光棍摸了姑娘的屁股一般过瘾……
  
  而在外面,岭北根据地里的战士们的表情,跟柳继向等人的表情,是一模一样的……
  
  几口大锅已经烧的旺旺的了……
  
  杂粮面之类的都已经下锅,炊事班的厨子们正在挥舞着菜刀,将洗干净的萝卜白菜之类的丢进锅里,风鸡风兔之类的也剁成小块,直接就丢进了锅里……
  
  没有人觉得这么洗都不洗一下就直接进锅不干净的问题!
  
  这些东西,可都是盐腌出来的,谁舍得洗啊?
  
  所有人都在嗅着那夹杂着肉香咸香的蒸汽贪婪的吸着鼻子,想象着这些东西炖熟之后的滋味,吞口水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剁碎的风鸡风兔之类,明显不可能全都进锅的!
  
  不仅仅是因为那会咸的没法吃,更因为他们不能吃独食营地里可有那么多闻讯而来的乡亲们呢……
  
  老刘等几人现在就在忙着这事,切碎了的兔头等等,乡亲们全都分上一点点,让他们带回家去,既能尝到点油荤,又能当盐巴……
  
  他们相信,即便是各种野菜草根树皮甚至榆树沫糊糊,家上一点这些咸肉,不但滋味就要好的多,而且吃在肚子里,也比光吃那些糊糊的营养来的要充分的多!
  
  光吃这些糊糊,说不定个把月都得饿死人,但要是每顿加上一丁点这咸肉,大家说不定就都能熬过这个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