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聊斋求仙 > 第三百七十四章潘地曼尼南

第三百七十四章潘地曼尼南


      那是一段监控摄像头拍摄的黑白录像,夜色中有一栋老楼,照过灯光束一个个漆黑的窗口,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毛。忽然,一个漆黑的人影出现在屏幕上,他撞碎了某一扇窗跳了下来。紧跟着又一个人影跃出,那人一手握刀,一手抓着消防尼龙管。
  
      两个人一齐下坠,第二个人猛地踢墙,在那一瞬间他找到了借力点,把手中的长刀投掷出去。
  
      长刀贯穿了第一个人的胸口,全身的血从破裂的心脏喷射出去,好似用巨型喷枪在墙上喷了一片淋漓的红漆。
  
      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形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第二个人抓着尼龙管平安落地,冷冷地四顾之后,走到尸体上拔出了长刀,在鞋底抹去血迹正要离去,突然发现了摄像头,走近了飞起一脚,屏幕上只剩下雪花点。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那对灼目的黄金瞳让目击者们毫不怀疑此人的身份。
  
      “哇,真是太震撼啦!这是师兄参与拍摄的恐怖片吗?”林阳对肇事者报以热烈的掌声,激动地在围着大屏幕转了三圈。
  
      “《纽约时报》2009年4月的头版头条,剖婴案告破,凶手惨死。”芬格尔拿出一份报纸,嘴咧得像苦瓜,“其实是一个混血种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医院作案,从孕妇肚子里剖走即将诞生的胎儿。楚子航化装成孕妇在那所医院里住了十一天,发现了那个以救护车驾驶员身份活动的罪犯。由于对方的言灵是带有毒性的47号‘深血’,楚子航为了避免目标释放言灵而采取了极端手段,在空中以刀投掷,贯穿了目标的胸口。因为现场视觉效果太惨烈,再加上擅自拟定行动计划,这次任务楚子航被记过。据说迪斯尼已经在筹拍根据这个事件改编的暗黑系动画电影……”
  
      “真是残酷暴虐啊。”昂热长叹一声,深深反省着自己作为教育家的失职。
  
      “是伤风败俗!”芬格尔怒气冲冲地评价道,“他居然在医院里和孕妇们一起住了十一天,偷看大肚子妈妈们的裸体,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么?”
  
      “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猥琐么?”林阳向芬格尔丢去一个鄙视的白眼,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
  
      图书馆阅览室,林阳走近挂着“物理学”标志牌的书架,手指划过一排排书脊,最终停留在一本黑色的精装书上。《果壳中的宇宙》,斯蒂芬·霍金著,林阳抽出这本书快速地翻了一遍,又瞟了一眼旁边那本《时间简史》,麻利地抽了出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对面的书也被人拿走了,突然空出的缝隙中闪出一只淡金色的眸子,目光炯炯好似点燃了一盏明灯。
  
      “师兄?”
  
      “明非?”
  
      自从北京屠龙回来以后,两个人各忙各的,基本上没怎么见面,谁知今天竟然在图书馆碰到了。楚子航作为一个标准的理科生常年驻扎在这里并不奇怪,可林阳是众所周知的历史系秀才,他的活动范围应该是地下文献库,突然在“物理学”藏书区出现确实有点儿匪夷所思。
  
      “最近对科普读物感兴趣?”楚子航透过缝隙看着林阳,就见对方左手《时间简史》右手《果壳中的宇宙》,胳膊下还夹着一叠打印版的《黑洞、婴儿宇宙及其他》,一副准备加入理论物理学大军的样子。
  
      “想要科普读物的话,我会去找一本《世界未解之谜》来看。”林阳无奈地摇头,“都是道格·琼斯那个老家伙啦,他最近打算在《nature》上发表一篇论文驳倒斯蒂芬·霍金,我才不得不来研究这些鬼东西。”
  
      楚子航对道格·琼斯有所耳闻,他是学院的物理系主任,是核物理学史上的里程碑式人物,没有他美囯绝对造不出原子/弹。全世界都以为他已经老死了,谁又能猜到这个核物理学家后半生竟猫在卡塞尔学院地底下,开始致力于量子力学的研究了呢?可是老家伙跟霍金斗法怎么就牵扯到林阳了呢,莫非……
  
      “琼斯教授不会是想让你替他发论文吧?”楚子航突然明白了。
  
      “是啊,老妖怪不能让世人知道他还活着,所以就拜托我这个新面孔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信任我,我的物理水平还停留在高中诶!”林阳认栽地叹了口气,“可我又无法拒绝他,否则这老家伙就没日没夜地哭哭啼啼。你知道么,他的脊柱已经弯成一个句号了,平时连喘气都费劲儿,一激动就咳个不停,然后他那口炼金假牙就会被喷出来,见什么咬什么,简直没法看……”
  
      楚子航稍微想象了一下那失控的场面,一副藏着“活灵”的假牙一边发出‘咔咔’的声音一边到处撕咬,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师兄,你来这儿做作业么?”林阳把三本书摞在一起,捧到胸前。
  
      “不,我也是来找资料的。上周炼金机械系主任格鲁斯教授突然找到我,说他要结合炼金术和机械工程制造一款永动机,想让我做他实验室的助手。他还说是你向他推荐我的。”楚子航望着林阳。
  
      “没错,因为他之前也来找我了。拜托,我是个文科生好么,开发一下大脑学学理论知识也就罢了,真动手搞起发明来我可是一窍不通。要知道我对一切机器都不感冒的,除了游戏机。”林阳说着呵呵一笑,“师兄你是学霸,炼金机械又是你的本行,不找你找谁?”
  
      “好吧,反正我也不喜欢闲着,无所谓。”楚子航淡淡地说。
  
      “就是嘛,帮院系主任做事又不会吃亏,学院里有几个人见过自己的院系主任?师兄你赚了!”
  
      林阳说得字字在理,绝大多数学生读了四年大学都不认识自己专业的院系主任,那帮老家伙真的是半个世纪没从地下钻出来了,如果不是一场听证会,没人能够有机会拜见真颜。最后,楚子航只能乖乖道谢。
  
      “谢谢。”
  
      “不客气。”
  
      “二位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出来说么?何必隔着书架偷偷摸摸的,累不累呀?”耳边响起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声,林阳猛地回头,正看见诺诺抱着肩膀站在自己背后。
  
      “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林阳拍着自己受惊的小心脏,抱怨道。
  
      “屁,龙王都吓不着你我还能吓死你了?是你自己心里有鬼!”
  
      “有事么?”
  
      “当然有事,不然谁会这么不识趣来当电灯泡?”诺诺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张烫金的大红请柬,递给楚子航,“今晚七点,安珀馆。带着狮心会全体成员来,恺撒邀请你们。”
  
      “结婚典礼么?想不到师姐你这么快就嫁了。”林阳揶揄道。
  
      “嫁个毛线,我们的结婚申请还没批下来呢!”诺诺长发一甩,“是学生会举办的化妆舞会啦,恺撒怕狮心会一群杀胚闷出病来,特意邀请你们参加的。”
  
      “谢谢金毛老大的好意,我们社团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确实搞不成什么风雅的活动。”林阳瞥了楚子航一眼,摸了摸下巴,“话说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吗?还是恺撒一直这么败家,隔三差五就开派对办舞会?”
  
      楚子航摇头,“谁知道,反正他一直很败家,奢侈浪费是学生会秉承的一贯作风。”
  
      “我说你们学傻了吧,今晚是万圣夜,万圣夜啊!搞化妆舞会很正常吧!”诺诺生气地把林阳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总之你们两个要按时出席,苏茜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今晚的主题是‘潘地曼尼南’,都给我装扮好了过来,尤其是楚大会长。”
  
      诺诺说完,踏着高跟鞋风一般离开了,留下林阳和楚子航大眼瞪小眼。
  
      “师兄,‘潘地曼尼南’是什么?”
  
      “就是《失乐园》里描写的万魔殿,繁华高贵的地狱首都。”
  
      “那不就是七位撒旦所在的宫殿么,难道我们要分角色扮演‘七宗罪’?”林阳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子航,“师兄这样面瘫冷酷的帅哥,一定是代表‘暴怒’的撒旦萨麦尔大人咯。而恺撒则会扮演象征‘傲慢’的魔王路西法,他那么中二,就算身在地狱也绝对要当老大。”
  
      对于林阳的说法,楚子航不置可否。自己扮演什么他并不关心,只是恺撒真的能胜任那颗照亮了地狱的“光耀晨星”吗?他有些怀疑。
  
      事实证明楚子航的担心应验了,恺撒确实打算拉风地扮一回魔王陛下,可惜他体格过于魁梧了,胸肌撑得领口几乎爆出来不说,路西法那标志性的堕天使六翼戴在他身后就像插了三对烧焦的新奥尔良烤翅,毫无美感可言。因此恺撒只好退而求其次,将自己的角色改为代表“贪婪”的大恶魔玛门,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比起集美丽与霸气于一身的“光耀晨星”路西法,地狱贵公子玛门的形象更加适合他。
  
      为了迎接万圣节,卡塞尔学院的路灯全部换上了南瓜灯,夜幕降临之时,沿路两列橙黄的朦胧灯光渲染出一种神秘的气氛。一条由红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延伸到安珀馆门前,与屋顶上深红色的瓦片相得益彰,巨大的卷拱撑起花岗岩大门,门前是持烈火之剑张开六翼的炽天使雕像,沐浴在深秋的细雨里。这座哥特式的建筑此时灯火辉煌,透过那些巨型的落地玻璃窗看进去,水晶吊灯的光绚烂迷离,二楼一侧的深红色幕布徐徐拉开,一支小型乐队正在试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