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警之自由科技 > 第四十四章:暴风雨的前兆

第四十四章:暴风雨的前兆

    科瑞特看到兰博犹豫了连忙说道:“种事情都好商量,只要贵组织能提供这些其他的都好商量。”
  
      兰博听到科瑞特的话随即笑着说道:“粮食、药品和生活物资我们都能提供,我想在原有的采矿前提下在这里驻扎一支队伍,然后我们想要那些你们无法启动的机器。”
  
      “你们要那些东西做什么?”科瑞特关注的地方明显不是兰博要驻扎军队在这,而是兰博为什么要那些不能启动的机器。
  
      “这个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贵组织可以商议下后告诉我一个答案。”兰博说道。
  
      科瑞特点了点头然后对这一旁的科隆说道:“你帮我招待一下兰博先生。”
  
      “放心吧。”科隆冲着科瑞特说道。
  
      科瑞特离开后科隆笑着说道:“兰博先生,我想问一下你们需要这么多的矿做什么呀?现在外面都不知道安不安全。”
  
      “我们能安全的到这里我们也能安全的到其他地方,现在整个亚撒哈拉地区出现了这种状况,而矿物这种东西我想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兰博随意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和科瑞聊了一会有的没的,就看到科瑞特走了进来,然后说道:“我们老大说你们的条件他可以答应,但是驻扎在这里的人不能超过20人。”
  
      20人这已经比兰博所欲想的人要多出来了很多,随即也没有犹豫的说道:“既然这样祝我们合作愉快。”说着兰博伸出了手。
  
      科瑞特握住了兰博的手随后说道:“合作愉快。”
  
      就这样红警基地和帕科尼亚组织第一次合作也正式展开了,随后兰博在科瑞特的带领下查看了一下那些不能启动的机器,兰博摆弄了一下后也摇了摇头,看来这东西只能等工程师出来后才知道怎么使用了。
  
      和科瑞特告别后兰博留下所有的勤务兵,一队负责驻扎,另一队负责跟随采矿车一同返回保证安全。
  
      兰博一个人开车往基地走去,亚撒哈拉地区的天空不断的聚集着雨云,用肉眼都可以轻易的看到。
  
      天空的雨云越来越密集,黑压压的一片,仿佛随时都会有倾盆大雨袭来。兰博按下语音随即说道:“艾利帮我连接指挥官。”
  
      很快语音就接通了,“兰博,你那边怎么样?”
  
      兰博听到龚箭的声音笑着说道:“我出马自然是问题解决了,问都不用问的。”
  
      “太好了,这下我们也能发展起来了,你还有多久能回基地?”龚箭看着显示屏的预警警报问道。
  
      兰博看了一下导航地图后说道:“现在的速度大概需要一小时左右。”
  
      “我给你发过去一份数据,你尽快返回基地。”龚箭说道。
  
      话音刚落没有几秒一个数据包就传道了兰博车内的终端上,兰博挂断语音随手点开了数据包,一份云雨分布图出现在了兰博的终端上。
  
      “我靠。”看到孕育图的兰博张口说道,随即加快了车的速度往基地走去。
  
      而世界各地同时也在关注着亚撒哈拉地区。
  
      米国国家气象局大厅。
  
      “头,亚撒哈拉地区出现异常云图。”
  
      卡拉米希尔听到后从座椅上站起来直接往大厅最前端的屏幕上看去,在地图上亚撒哈拉地区的位置此时已经变成了红色。
  
      卡拉米希尔皱起眉头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关上门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很快对面就接通了。
  
      “卡拉米希尔你突然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
  
      “瓦伦沃尔夫先生,亚撒哈拉上空出现了异常云层,恐怕有一场大雨将会出现。”克拉米希尔说道。
  
      “大雨?那片荒漠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大雨了,一定要密切的关注亚撒哈拉地区情况,随时向我汇报。”瓦伦沃尔夫说道。
  
      就在卡拉米希尔和瓦伦沃尔夫通话的时候,华夏金融中心一楼大厅内已经是人山人海。这时一个秃头的青年走了出来,大厅内也开始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寒江,华夏金融中心首席分析师,19岁毕业米国金融学院,后回国发展,从10万起家到如今的千亿资产,两年前开始担任华夏金融中心首席分析师。
  
      “很高兴大家能来华夏金融中心参加这次峰会,在场的各位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和顶尖的金融分析师,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这次峰会一共3天,希望大家在这场峰会中能寻找到自己的机会。”寒江说道。
  
      掌声在寒江说完后响起,寒江回到休息室,此时休息室内只有彭欣一人。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迷?”寒江看着彭欣翻动着手机问道。
  
      彭欣没有回答他,寒江慢慢的走近看到她的手机上显示的是关于亚撒哈拉地区的新闻报道。
  
      “我们和亚撒哈拉地区的合作已经全面终止了,最后一批工人也在隔离围墙大门封锁之前出来了,那边的矿业项目很难继续发展了。”寒江继续说道。
  
      彭欣自然听到了寒江说的话,随即问道:“你说里面还有我们的华夏的人吗?”
  
      寒江听到彭欣问的话并没有什么意外,随即回答道:“据我所知有,在撤离的名单上有一个华裔一直没有联系上,仿佛这个人到过去后就失联了一样。”
  
      “那个人叫什么?”彭欣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好像是叫龚箭,我记不太清了,他的资料上显示的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了,其他的亲都在战争中死去了。”
  
      “是他,真的是他。”彭欣的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
  
      “小妹,你这是咋了?你别吓我,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寒江有些着急的说道。
  
      “哥,你说这个人还有多少活着的几率?”彭欣抬头问道。
  
      寒江看着彭欣的样子有些不忍心把自己早在大脑中分析的概率告诉她,只能摸着彭欣的头说道:“只要他在建筑群内就不会轻易死去,没准他已经从里面出来了也不一定。”
  
      “真的吗?”
  
      “你要相信哥是不是,好歹我也是世界顶尖的分析师之一。”寒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