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喜上眉头 > 570 怎么是他?

570 怎么是他?

“二姐!”
  
  张眉箐等人忙跟了上来。
  
  她要陪着二姐一起去。
  
  张眉寿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过去。
  
  “二表哥,你带我三妹先回去。”她看着宋福琪交待道。
  
  宋福琪犹豫了一瞬,可见表妹脸上赫然写着没得商量,便也就老老实实点了头,答应下来:“好……”
  
  但他会暗下使人去保护表妹的。
  
  “刘姐姐也回去吧——”张眉寿道。
  
  刘清锦不放心地说:“我一同去,到时若需证人,我也可出面作证说明事情经过。”
  
  她本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可事关张眉寿,她便不可能袖手旁观。
  
  便是父母亲知道了此事,也断不会怪责她半句的。
  
  “若需证人,我去便是。”齐章身边的少年开了口,道:“我与齐大哥一直坐在县主对面的位置,可是看清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包括宴真身边的婢女故意撞了张姑娘身边的丫鬟,致使茶水泼向宴真。
  
  且他与张眉寿并不沾亲,在外人眼中也本该是素不相识,如此之下,证词也能更有说服力。
  
  “刘姐姐且放心回去就是。”
  
  听张眉寿重复说着,刘清锦亦不好再坚持,唯有点头。
  
  张眉寿最后看向王守仁和苍鹿,并未多言,只给了王守仁一个眼神——都回去吧。
  
  接下来的一切,已是铺好的了,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
  
  半个时辰之后,宴真从京衙大堂中走了出来。
  
  围观百姓立即让开了一条道,看也不敢看上一眼,但待其走过去之后,低低的议论指点声便响了起来。
  
  幂篱下,宴真一张脸沉得吓人。
  
  “县主……”
  
  等在外面的绿衣丫鬟连忙上前,然而刚接近宴真,便被重重甩了一记耳光。
  
  真是蠢货,让她做些手脚,她竟做得那般明显,甚至被人看了去!
  
  方才在公堂之上,面对那少年的证词,她诸般辩解都没了用处,任人当作笑话来看待,当真狼狈至极!
  
  那个叫程然的,以往便审过她父亲,最是不知进退,当众叫她这般难堪,简直可恨。
  
  若今日她真伤了那贱人身边的丫鬟,对方只怕就要当堂定她的罪!
  
  可即便没被定什么罪,今日也是丢人丢到了极点!
  
  丫鬟惊慌失措地捂住半边脸颊,回过神来,忙快步跟了上去。
  
  宴真已然上了宁府的马车。
  
  丫鬟犹豫再三,到底没敢跟着进去——卷碧之前的遭遇,让她尚且记忆深刻。
  
  马车驶动,丫鬟跟在马车旁快步走着。
  
  张眉寿和齐章几人,此时也走了出来。
  
  围观百姓多已散去,待出了衙门,张眉寿一眼便瞧见了王守仁和苍鹿等在那里。
  
  “不是叫你们先回去吗?”张眉寿笑着问道,心中却是一片熨帖。
  
  王守仁愣了愣,问:“不是你暗示我,要我和阿鹿一同过来吗?”
  
  当时蓁蓁的眼神,他看得极分明。
  
  张眉寿:“……”
  
  说好的好友之间都会十分默契呢?
  
  ……她以后再也不会自以为是地拿眼神去暗示什么就是了。
  
  “齐将军。”
  
  王守仁和阿鹿朝着齐章施礼。
  
  齐章微微颔首。
  
  张眉寿转过身,看向齐章道:“还未来得及同姐夫道谢,今日之事,多谢姐夫出面相助。”
  
  齐章摇了摇头:“本也未帮上什么大忙。”
  
  却听面前的女孩子笑着说道:“本也非是什么大事。”
  
  齐章一怔之后,旋即也笑了笑。
  
  今日之事,无一处不显露出这孩子的处惊不变。
  
  他好像越来越能理解妻子了。
  
  可他还是有些不明白,这孩子看似并未动怒,人也理智冷静,为何当时在清平馆中还要那般激怒宴真?
  
  那激怒的方式虽是隐晦,他却看出来了。
  
  张眉寿遂看向他身侧的少年。
  
  “还要多谢南五公子出堂作证。”
  
  少年微微吃了一惊,讶然问道:“你是何时认出我来的?”
  
  原来……她还记得自己!
  
  时隔这么多年,他本以为她应当早忘了。
  
  少年人心中没有预兆地生起一丝欢喜之情。
  
  “南公子开口时便认出来了。”张眉寿答道。
  
  单看样貌,起初她确实没能认出来。但一个人说话时的语态和气质,却是不易混淆的。
  
  南延又问:“那你怎么还装作不认得我?”
  
  张眉寿笑着反问:“南公子不是也在装作与我素不相识吗?”
  
  南延闻得此言,不禁有些想要脸红。
  
  他怎么忽然问出那样蠢笨的问题来?
  
  “我是跟着父亲一同入京的。”少年有些不自在地岔开话题,道:“我父亲被调回京城了——”
  
  待诸事确定下来,一切安顿好了,母亲也会过来。
  
  张眉寿道:“那便恭喜南大人了。”
  
  说是调回京城,必然是升任。
  
  想来,该是要入职兵部了。
  
  南延又讲道:“家父本打算再过几日,便去张家拜访张大人。”
  
  自当年湖州一别,这些年来张峦同南文升也偶有书信往来,算是有几分私交在。
  
  张眉寿闻言便笑道:“我父亲应当还不知南大人回京,若是得知,该是我们先去拜访才对。”
  
  南延笑了笑,未再多言。
  
  齐大哥屡屡看他,他似乎……已经说得有些太多了。
  
  此时,一辆马车驶来,在几人不远处停稳。
  
  “是公子的马车。”王守仁眼尖地认了出来,低声说道。
  
  公子怎么出宫了?
  
  这个疑问刚在心中升起,便被王守仁自行摁了下去——呵,他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除了蓁蓁之外,还能有谁有这个本领?
  
  张眉寿几人都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清羽自辕座上跳下,抬手将车帘打起。
  
  一名少年走了下来,蓝衣墨发,俊逸清贵。
  
  南延怔了一瞬,便将人认了出来。
  
  怎么是他?
  
  这不是……当年那个小仙童么?
  
  他也一直都在京城吗?
  
  视线中,南延只见张眉寿几人走了过去,齐章也提步而去,且抬手向那蓝衣少年施了一礼,语气里隐隐透出恭谨来:“公子——”
  
  南延微微皱眉,觉出了几分异样。
  
  而此时,那蓝衣少年的目光越过众人,朝着他看了过去。
  
  南延与之对视了片刻。
  
  “公子,这是南大人家中的五公子。”齐章出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