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蟠桃修仙记 > 第7章 书房

第7章 书房

    辛景臣带着胡月铃来到一处庭院内,庭院是用竹木建造,外围就是一片竹林,与周围相比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外面的街巷内还有不少幼年的狐狸在玩耍。
  
      辛景臣对这里看起来十分熟悉,直接推门而入,胡月铃好奇跟着他进去,院子里摆了张石桌,上面放了茶盏,水还烧着,却不见人。
  
      辛景臣径直坐下,又拉着胡月铃坐下,喝了口茶,胡月铃看得不明所以,这人还真把这当自己家了,到底是来别人家,回头若是主人见了,怕是要生气。
  
      过了会房门开了,走出个中年男人,看起来也是英俊挺拔,若不是有胡须,还能显得年轻许多。
  
      “三叔。”辛景臣见了这人,便叫了一声。
  
      胡月铃连忙起来行礼,心道原来是亲戚,难怪这么自在。青丘人都知道长公主,但驸马却是英年早逝,只留下辛景臣一个孩子,是以狐王才对他疼爱有加,胡月铃对这些事不清楚,如今才知道驸马还有兄弟。
  
      三叔也是个地仙,却不知为何住在这里,胡月铃静静看着,三叔笑道:“今日怎么来了,莫非是缺酒喝了?”
  
      辛景臣呵呵笑道:“三叔酿的竹桃酒最好喝,侄儿时常想着呢。”
  
      三叔看了胡月铃一眼,道:“怕是还有别的事。”
  
      辛景臣从袖中拿出那账册,摆到桌上,道:“还是叔叔懂我,今日舅舅被害,我去藏书楼查了查,却发现记载书籍出入的账册被人撕了一页,害舅舅的法术就是藏书楼里拿的,想请叔叔用法术查查,看能不能查出是谁。”
  
      三叔道:“这回溯光阴的法术听起来厉害,其实不大准,若对方是个厉害的人,自然能够遮掩,若是法力还不如我,又怎么藏得住?”
  
      辛景臣道:“叔叔只管试试,查不出来也不怪你,我娘近日日夜守在舅舅床前,好多天都没合眼了,早日查出贼人,救醒舅舅才是要紧。”
  
      三叔点了点头,将账册拿在手中,又拂袖变出一盆水在身前,将账册放入水中,胡月铃心说待会可别把账册给泡坏了。
  
      但盆中水微微晃荡,账册上显化出画面来,像是时光在倒退,一幕幕画面滑过,三叔看起来也颇为吃力,以地仙修为施展这种回溯的法术,其实是十分困难的。
  
      画面到了账册被撕毁的时候,三人屏息凝神,却只见一只手将账册撕下,又小心清理了痕迹,三叔施法,想要将画面转到这人脸上,忽然画中人伸手一点,画面直接散去。
  
      三叔猝不及防吐出血来,辛景臣也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连忙上前搀扶,三叔坐下调息片刻,才道:“这人修为高深,已经察觉我在回溯过往,这才伸手破了法术。”
  
      辛景臣道:“叔叔没事就好,我还有别的办法。”
  
      三叔挥手道:“这人恐怕不是你能对付的,我修成地仙多年,一般地仙在我施法时绝不可能有所察觉,只怕是个厉害人物,你和你娘都要小心些,狐王尚且遇害昏迷不醒,或许你们也有危险。”
  
      胡月铃道:“青丘之内,除了狐王,左不过是个地仙,真要查出来,多派些人也就抓住了。”
  
      三叔笑道:“小姑娘想得太简单了些,这人有所察觉,自然会销毁证据,连回溯光阴都找不到他,你们这些证据只怕也不顶用。”
  
      辛景臣扶着三叔进房,道:“叔叔先去休息疗伤,是我不好,害叔叔受伤了,回头派人送些药来。”
  
      三叔摆摆手道:“这倒不必了,区区疗伤的丹药,我总不至于还要从你那拿。”
  
      辛景臣向他告辞,胡月铃道:“接下来怎么办?”
  
      辛景臣冷声道:“我就不信了,青丘之内藏了这么个厉害的人,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我去舅舅寝宫里再查查,你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胡月铃点头道:“那我也先走了,这事得告诉几位长老,我总觉得这事背后藏了个大秘密。”
  
      两人分道扬镳,辛景臣回了涂山王宫,长公主已经听说了藏书楼的事,见他回宫,便问道:“查得如何了?”
  
      辛景臣皱眉道:“我去找了三叔,结果三叔被法术反噬受伤了,撕书的人是个厉害人物。”
  
      长公主点头道:“你去休息吧,你的哥哥们也在查,回头去问问。”
  
      辛景臣走出殿,又转道去了狐王住的宫殿,狐王的寝宫有好几处,狐王是在书房中昏迷,那法术就在书房旁的卧室里,想必那送法术的人是直接送去的书房。
  
      不过他走到书房前,却见几个王宫守卫守着,见了他也伸手拦住。
  
      “连我也不能进吗?”辛景臣皱眉道。
  
      守卫道:“五殿下见谅,是大殿下亲自吩咐的,没有他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去。”
  
      辛景臣闻言冷哼一声,道:“他倒是好大的威风,给我让开。”
  
      守卫纹丝不动,辛景臣将折扇一甩,啪地一声打开,从扇中飞出些粉末,两个守卫顿时倒了下去。
  
      辛景臣拍了拍手,将门推开,走了进去,却不料书房中有人。
  
      “你怎么在这?”辛景臣皱眉问道,先前守卫还说谁也不能进,结果里头倒还藏了人,未免有些可笑。
  
      书房里是二殿下,正翻着书,闻言道:“大哥不让进,你不也进来了?”
  
      辛景臣看了他腰间一眼,那也有一块仿制的青丘玉,想必二殿下是用这个法宝进来的,那侍卫不过人仙修为,根本防不住这些幻术。
  
      “可有查到些什么?”辛景臣也在书房中查看起来,一边问道。
  
      二殿下道:“这书房早被人动过,一点痕迹都没有,看来害父王的人,还真是自己人。”
  
      辛景臣闻言一凛,问道:“何以见得?”
  
      二殿下道:“父王素来不爱整理书房,也不让旁人收拾,以往过来,书都是散乱放着,只有他自己找得到,我进来时书房收拾得整整齐齐,绝不是父王做的。”
  
      辛景臣道:“可事发以后除了咱们几个,应该没人进来。”
  
      二殿下眯了眯眼,道:“事发前,凶手也有足够的时间将这里收拾干净。”
  
      辛景臣皱眉道:“那还能找到什么?”
  
      二殿下道:“出入的人都有记录,父王先前见过哪些人,这宫里的人也都清楚,必然就在这些人之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蟠桃修仙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