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荆无命

第三百八十一章 荆无命

    兴云庄,冷香小筑。
  
      龙小云的断头尸身就埋葬在此地。
  
      不知道为什么,人在绝望之时总喜欢去破坏美好;林诗音刻意将尸体埋葬在此,就是故意要坏掉最美最冷的意境。
  
      但有了尸体作为养料,花开得却更加鲜艳,更加娇媚了。
  
      一块孤零零的石碑,立在梅花林间。
  
      石碑以正正方方的楷书写着“孝子龙小云之墓”。
  
      石碑之下,就是龙小云的葬骨地。
  
      苏微云和燕双飞站在石碑之前,静静地看着这块墓地,不发一言。
  
      过了很久,燕双飞才说道:“我看够了。”
  
      苏微云道:“看够就该走了。”
  
      燕双飞道:“可我还想去兴云庄的正堂瞧一瞧。”
  
      苏微云道:“你想去那里做甚么?”
  
      燕双飞道:“今日那里必定会来许多有趣的客人。”
  
      苏微云忽然露出一丝了然之意,想了想,答应道:“好,那我再陪你去看看。”
  
      两人走在兴云庄中,行不过多时,已听到一片嘈杂嚷嚷声,有的人搬东西,有的人在吵闹。
  
      又到了正堂,只见一具尸体端端横在门阶。
  
      是那个看门的大麻子,也是林仙儿的父亲。
  
      他在苏微云最初来的时候,也曾加以拦截,但今天他却好像拦了一个拦不住的人。
  
      苏微云道:“这里的血腥气很重。”
  
      燕双飞看到大麻子身上的剑伤,眉眼中尽是笑意,道:“我们快点进去吧,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苏微云道:“你迫不及待想看到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
  
      他大步跨入堂中,笑嘻嘻地与堂中的那些客人一一打着招呼。
  
      苏微云紧跟其后,也见到了他们。
  
      有诸葛刚,有先前的一众黄衣人,还有一位穿着金黄色衣裳的年轻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燕双飞提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对着苏微云讲道:“苏微云,我来为你介绍介绍。”
  
      他立即改口,连师父也不叫了。
  
      “这位是兵器谱排名第八的‘金刚铁拐’诸葛刚,你是认识的。”
  
      苏微云却仍笑道:“嗯,我认得。”
  
      燕双飞又指着一个黄衣人道:“这位是唐独,一柄螳螂刀上淬了剧毒,见血便要封喉,其毒性之强,几乎已不弱于极乐峒中的五毒童子的毒物!”
  
      苏微云拍手道:“好,改天我一定好好见识见识。”
  
      唐独阴森森地道:“也许等不到改天,今日我就很有空。”
  
      苏微云道:“今日你虽有空,我却没有空。”
  
      唐独道:“你有什么事么?”
  
      苏微云道:“我最近忙着教徒弟,就没有多少闲工夫了。”
  
      唐独大笑道:“徒弟,谁是你的徒弟。难道你说的是已死在你剑下的龙小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这一笑,堂中众人都纷纷大笑起来,而坐在主位上的林诗音脸色却越发的苍白,无助,可怜。
  
      苏微云这才注意到她,她在金钱帮的占领中显得无比的不起眼,如同恶海暴风,乌云大雨之中漂流的一叶小舟。
  
      所有人都笑,只有三个人没有笑。
  
      除了林诗音和那个年轻人以外,还有苏微云。
  
      苏微云像是根本不能理解唐独的嘲弄一样,接着道:“我说的徒弟是你们面前站着的那个燕双飞。”
  
      唐独又笑道:“哈哈哈哈,号称飞枪之王的燕双飞,你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徒弟了?难道你这么没有志气?”
  
      燕双飞脸上一红,一瞪眼道:“我怎会如此没志气,我只是......只是委曲求全,暂且投敌而已!”
  
      金色衣裳的年轻人眉头一皱:“暂且投敌?”
  
      燕双飞道:“是的,荆大人,我并不是真想要投靠他。”
  
      年轻人淡淡地道:“嗯,我知道了。唐独,你不是想试试你的刀么?”
  
      唐独腰间悬挂着一柄惨绿色的弯刀,弧度很大,而且刀锋并不长,造型古老而奇异,十分独特。
  
      “我来帮你试!”
  
      刀忽然拔出,绿光一闪,仿若从遥远的山外而来,只一刻就到了燕双飞的胸前。
  
      “啊!荆无命,你......你.......”
  
      燕双飞捂着胸口,那伤口并不深,但是从中流出来的鲜血却渐渐变作了和那柄螳螂刀一样的惨绿之色。
  
      “唐独,唐独,快给我解药!看在我们朋友一场,快点将解药给我!”
  
      唐独此时却走得离他远远的,嫌弃地道:“我可没有会胡乱拜个臭小子当师父的朋友。”
  
      荆无命忽然道:“唐独,你刀上的毒还不发作?”
  
      唐独道:“大人,他一旦中了螳螂刀的毒,一天之内,必死无救!”
  
      荆无命只说了三个字:“太慢了。”
  
      哧!
  
      刀光又见,鲜血飞出!
  
      “荆无命,你不是人.......”
  
      燕双飞的气力渐渐地弱了下去,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听不太见了。
  
      苏微云摇首道:“你明明说这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效果却好像没有那么夸张。”
  
      唐独道:“他并不了解我这毒药的毒性,所以说得有些夸大。”
  
      苏微云叹道:“有的人总是喜欢夸大事实,没想到我第二个徒弟竟也是这样的人。”
  
      燕双飞虽死在他的面前,他却似乎丝毫没有为之动容。
  
      唐独只得尴尬地笑了两下,亦不再言语。
  
      苏微云缓缓走过去,合上燕双飞的眼睛,又慢慢将他的手扳下去。
  
      “你迫不及待地来,没想到却是来送死的。难道你以为见到这些人就算是救星了么?”
  
      苏微云不住地摇头叹气,非常惋惜的样子。
  
      “是我杀了你的徒弟。”
  
      荆无命终于开了口。
  
      苏微云慢慢站起身道:“我知道是你杀的。”
  
      荆无命道:“你想不想替他报仇?”
  
      苏微云道:“不想。我不杀你,我只要你再赔我个徒弟。”
  
      旁边的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发笑,而荆无命依然面无表情,道:“我赔不起。”
  
      苏微云道:“你赔得起,你拿你自己来赔就可以了!”
  
      嗖!
  
      荆无命左手已拔出剑来,他手腕一扭,剑锋下压,以一个极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刺的竟然是苏微云的膝盖。
  
      从他出手的角度,力道,方位来看,是根本不可能刺得过来的,但他偏偏就是刺过来了。
  
      好诡异的剑法!
  
      他用的不但是极罕见的左手剑,而且剑法也极为刁钻、毒辣!
  
      苏微云一直没有动。
  
      他是等到剑尖快要临近其身的时候才动的。
  
      在那个时候,他本来已不可能躲过这一剑,但他左腿忽抬,遥遥飞起,一下没去了痕迹,偏偏就是躲过了这一剑。
  
      他身法的诡妙竟更甚于荆无命的剑法。
  
      苏微云立在远处,说道;“你就算不答应我的条件,也总该说一句拒绝再出手的。”
  
      荆无命冷冷道:“我只会用剑来拒绝别人。”
  
      苏微云微笑道:“是吗?那我们就用剑说话吧,其实结果也一样。”
  
      他左手下移,轻握剑鞘,拔出了右腰侧的长生剑。
  
      铿。
  
      剑光顿照满屋!
  
      荆无命没有感情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惊讶,他未想到,苏微云使的居然也是左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