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06 对不起 我不配

006 对不起 我不配

    然后是仇明和陈锋,他们也纷纷献上了礼物,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都送了礼物,我是傻眼了,这年月究竟是怎么了,老师过个生日都要跟学生收礼吗?而且,几乎全班都买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对了,一定是王楚生他们搞的鬼,他们一定是上午听到赵秃瓢过生日,然后就动了买礼物的心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肯定联系了班上除我之外的所有人,这样一来,既能讨好赵秃瓢,又能孤立我,真尼玛歹毒,不用想,肯定是仇明那个狗逼想的招。
  
      赵秃瓢看着讲台上成堆的礼物满意的点点头,但随后,他的神色开始难看,他看着我说:学校的礼堂是咱们班这个月的责任区,那个孙项策同学,还有孙晓茹同学,你们两个把小礼堂打扫一下,记得,一定要做到一尘不染!
  
      我以为只有我没有送礼物呢,原来孙晓茹也没有送,可她家明明很有钱的,应该不会在乎那点礼物钱,怎么就没有送呢?不管了,一想到我要跟孙晓茹单独清扫小礼堂,我就非常紧张,而且还有些期待。
  
      孙晓茹走在我的前面,牛仔裤下,小屁股浑圆挺翘,一看就知道很有弹性,真相去拍一下,可能是感受到我炙热的目光,孙晓茹突然停住,回过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走。我盯着孙晓茹的小屁股和笔直修长的大腿,总感觉自己有点猥琐,但哪个男人不好色呢?
  
      一路上,我始终目着孙晓茹的小屁股,下面不知不觉有了反应,最后只好弓身走,否则孙晓茹再回头,那可就露馅了。我们到小礼堂后,孙晓茹显然没有打扫的意思,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就坐了下去,然后开始看言情小说。
  
      孙晓茹家里有钱,她根本不把赵秃瓢放在眼里,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学习这么好,赵秃瓢都看不上我,就是因为我家里穷,现在因为没送礼物被罚,我再偷懒不干的话,赵秃瓢绝对是玩死我。
  
      我看了看孙晓茹,然后走到她的面前,她也抬头看着我,皱着眉,非常的漂亮。我有些尴尬的笑笑,然后脱掉了校服外套,孙晓茹吓了一跳,说:孙项策,你想干啥,这可是学校,你可别乱来?
  
      我挠挠头,把衣服整齐的叠好,然后铺在椅子上,说:小礼堂背光,里面潮,你坐这。
  
      孙晓茹看着我,眼神中似乎有感动,可又了一声:干啥?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中午你怎么说我的,现在又来献殷勤,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屌丝脑袋里面都想什么呢。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还是坐在我的衣服上了。
  
      我看了心里挺高兴的,屌丝就是这样,很贱,只要能为女神做点什么,自己就满足了。我什么也没说,转身去打扫礼堂了,干累了,我就蹲那抽根烟,现在已有点习惯林海林芝的味道了,虽然辣,但却带感。
  
      孙晓茹闻到了烟味,仿佛自言自语的说:抽烟对身体不好,而且阳痿!
  
      咳咳咳
  
      哥差点没被呛死,忙把烟掐了接着干活,孙晓茹又说:你有点男人样行不行啊,赵秃瓢让你干活,你就不干,你看他能怎么样!
  
      我自嘲一笑:你不怕赵秃瓢,是因为你有钱,而我呢,我家毛都没有,爹妈都是工人,教师节啊过年过节的,最多是送了一箱啤酒,你说赵秃瓢那样的人能看得上我?就像你说的,我是穷逼,我们的活法,给你们不一样。
  
      这时,礼堂的门被推开了,王楚生和陈锋走了进来,王楚生直奔孙晓茹而去,而陈锋则把礼堂的门给反锁了,我看到后吓了一跳,这尼玛是要干什么啊?难道是王楚生要在这里强干了孙晓茹?还是说他和陈锋要干我?
  
      孙晓茹其实挺怕王楚生的,可能是那天被他吓出阴影了,她看到王楚生后,立马就站了起来,然后竟然下意识的往我身边退,王楚生看到后脸色很不好,说:行啊,孙晓茹,孙项策都这逼样了,你还往他身边靠,你咋那么贱呢!
  
      孙晓茹躲在我的身后,说:你才贱,你全家都贱!
  
      王楚生和陈锋走了过来,看上去挺凶的,王楚生戴着墨镜,防晕血的,陈锋手里拿着擀面杖,我能认出来,那是我的擀面杖,这逼是要报仇的节奏。王楚生看着我,说:给我滚犊子!
  
      我下意识的想要动,但一想到孙晓茹还躲在我后面,心里稍稍坚强了一些,可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死死的护住孙晓茹,王楚生看我如此,脸色更难看了,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来,我一躲,这巴掌抽在了脑袋上。
  
      我以为我躲过了一劫,脑袋突然一疼,是陈锋,这逼用擀面杖给了我一下子。接着,王楚生和陈锋对我连打带踹,把我们逼到了墙角,我双手支柱墙壁,把孙晓茹藏在身后,不管怎么打,我都不肯再退后一步,因为我怕会弄疼他。
  
      可能是打我打累了,王楚生和陈锋都停了下来,我看到他们俩抽烟,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就说:别自己抽啊,也给我来一根。
  
      王楚生吃惊的看着我,然后哈哈笑了起来,指着我说:陈锋,你看这傻逼,是不是被咱们给打傻了?
  
      我呵呵呵的笑着,自己掏出一根烟,然后滑洋火,被打的手有点抖,点了好几次才点着,我迫不及待的吸了一大口,很享受的吐出一口烟,尼古丁刺激咽喉的感觉实在是太有感觉了,抽了一口烟,我笑嘻嘻的看着王楚生,说:生哥,峰哥,还打不打了?打的话就快点,我还得干活呢,要不然赵秃瓢又找我麻烦了。
  
      王楚生和陈锋对看了一下,又冲上来打来,我已不知道疼了,嘴里叼着烟,能抽一口算一口,别看我正在被欺负,可我却哭不出来了,可能是看透了吧,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不是看不透,而是不想看,其实看透也是一件挺无奈的事情,因为那证明你承认了自己的懦弱。
  
      这时,孙晓茹的哭声传了出来,她贴在我的背上,一边哭一边喊:孙项策你是不是傻啊,你个臭屌丝,你对我那么好有什么用,你以为你对我好,我就会喜欢你吗?别做梦了,我们根本不可能!
  
      我呵呵笑,也不说话,的确,我们不可能,但我就是贱,愿意为你挨打。
  
      听到我的笑声,王楚生和陈锋停了下来,陈锋看上去有些害怕了,他竟然扔掉了擀面杖,然后说:王楚生,先别打了,我看他咋那么不正常呢,不能被咱们真给打傻了吧?
  
      王楚生一听脸色也很不好,指了指我,说:傻逼!
  
      看着他们有些惶恐的神色,我哈哈大笑起来,草泥马的,第一次见到打别人把自己打怕的,我也可能算是被人打后,反而把别人吓跑的人。
  
      孙晓茹依然在哭,她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孙项策,你个傻逼,你对我这么好干啥?你不说我都知道,你不就是想占我便宜吗?行啊,我给你占,但就算你占了我的便宜,你觉得我就会喜欢你吗
  
      我知道的是,孙晓茹一直在说话,可我此时连个大概都听不清了,只感觉头越来越沉,身体却越来越轻,感觉像是有什么拽着我一样,如果不是孙晓茹一直抱着我,可能我此时已摔倒了。
  
      我想用力,想站得直点,我不想被打了之后,是一副窝囊样,我想死也死的像个男人一样。想想也真可笑,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因为孙晓茹,但我却一点也不怨她,要怪就怪我自己,谁让我是个屌丝呢,屌丝就不应该站在橱窗外看着幸福发呆。
  
      但是,我爱你。
  
      可是,我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