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07 一觉醒来

007 一觉醒来

    头疼,那种要裂开的疼。
  
      我睁开双眼,阳光很柔和,淡淡的清香飘入鼻中,让人很是心情舒畅。我突然想起,我应该是被王楚生和陈锋给揍了,打了应该足足十几分钟,后来就听到孙晓茹在哭,还说了一些什么,只是记忆不太深刻的,只记得她说要给我占便宜,又说什么不可能跟我在一起,这女人可真是矛盾。
  
      等等,我不是挨揍了么,之后的事情呢,这又是哪?
  
      我很费劲才坐起来,浑身疼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伤上加伤的感觉真是操蛋。
  
      床很大,说夸张点,就差比我的房间还要大了,被子也非常柔软,还有淡淡的香味儿,对面的墙壁上挂着大尺寸的液晶电视,我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我的破诺基亚,看到诺基亚我就放心了,要不然还以为自己重生在什么大户人家了呢。
  
      这时,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转身去看,是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女生,有点眼熟,但记不起是睡了,穿着一套家居服,看上有舒服,可她到底是谁,我是真想不起来了,难道是被陈锋的一顿擀面杖给打的记忆有问题了?
  
      可真是,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我用擀面杖K了陈锋一顿,没几天就又回来了。
  
      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到底是哪?
  
      这时,可爱女生说话了,表情很淡,她说:小茹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她说你应该不想让你父母知道你又打架了,所以就让你班的董宝给你爸妈打了个电话,撒谎说你在他家住了。
  
      一听到这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我马上就认出了她,这不是小烟熏妆周沫么,不化烟熏妆我还真认不出她来,就像穿着衣服的AV女忧一样,辨识度大打折扣,没办法,那是屌丝的通病,认B不认人。
  
      这是孙晓茹家?我问道。
  
      周沫说:小茹家有保姆,她不敢带你回去,这是我家。
  
      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穷B的朋友是穷B,富B的朋友是富B,这欧式风格的卧室也太气派了。
  
      周沫接着说:医生说了,你挺耐打的,养两天就好了,现在已睡十多个小时了,应该不碍事了。
  
      我就只能呵呵了,因为家里穷,我性格上又有些问题,比较孤僻,所以一直没有什么朋友,也就一直被欺负,可以说是被从小打到大,当然耐打了。不过,小时候挨打也不觉得丢人,而且那时候还敢还手,不像现在,大了,懂得的事情多了,反而畏首畏尾,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屌丝窝囊废。
  
      我说:谢谢你让我住在你家。
  
      周沫说:如果不是你死死护住小茹,我也不会帮你,所以不用谢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跟周沫对话,我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她的思维貌似跟平常人不一样,讲究的是等价交换,她帮我等于我帮孙晓茹,就是这么简单,潜在台词是,如果没有孙晓茹,她跟我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我也没多想,不过也没再说什么了,周沫看了我一眼后也走了。
  
      过了没多久,孙晓茹回来了,拎着很多东西,我问到了牛骨头汤的味道,小时候缺钙,妈妈为了给我补钙,可是省吃俭用给我做牛骨头汤喝,我现在都忘不了那个味道。
  
      我看着孙晓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孙晓茹神色挺淡的,只是看了我一眼,甚至吝啬给我一个微笑,不过我已习惯了,但还是搞不懂这个女人,她明明是厌恶我的,可为什么又这么照顾我呢?难道是我这个屌丝,用真心感动了女神,呵呵,概率真心不大。
  
      孙晓茹把骨头汤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打开袋子,一边说:你可别误会,你帮我,所以我帮你,就这么简单,也别再有非分之想了,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就是等于零!
  
      我心里难受,她说话总是那么伤人,但嘴上却故作潇洒的说:你也别误会,我也没想过跟你在一起。
  
      孙晓茹瞪了我一眼,说:那你对我那么好干啥,你瞅瞅,你都被王楚生他们打成啥模样了?
  
      我笑嘻嘻的说:感动你啊,然后上你,就这么点要求。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点疼,因为我知道,学校有很多人对孙晓茹有这种想法,在这个刷脸刷身材的社会,人总是很容易精虫上脑的。
  
      孙晓茹把保温杯拧开,牛骨头汤的香味更加浓郁了,她把保温杯往我手里一塞,说道:你就算把我上了,我也不可能会喜欢你的。呵呵,你不是把我当女神么,你都对我有这样的想法了,你说别人会怎么想我呢?
  
      谁让你喜欢我了,我就是想上你!我死鸭子嘴硬。
  
      孙晓茹却妩媚一笑,说:行啊,等你伤好的,找个机会我让你草,你别做快枪手就行!
  
      听孙晓茹口中说出这样粗鲁的词汇,我下面竟然有了反应,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但我知道,孙晓茹这是又要给我下套,上次摸我她告老师了,这次让我草她,我想她一定会报警的。
  
      行啊,不草白不草!我道。
  
      对话到此结束,孙晓茹哼了一声就走了,但我能看出她似乎并没有生气,而且脸红红的,难道她真的想跟我啪啪啪,真的愿意被我这个屌丝骑在身上草吗?我记得在李毅吧曾看过一个帖子,是一个屌丝发的,他说他的女神跟他说,宁愿被狗日,也不愿意被他草!
  
      同样作为屌丝,我看了之后很愤怒,屌丝怎么就连狗都不如了呢,屌丝难道就是一切负状态的代名词了么?记得小时候看黄秋生演的《伊波拉病毒》,电影里,黄秋生有钱之后去找小姐,那个小姐竟然说,宁肯被黑人上,也不愿被黄种人上。
  
      有些问题值得深思,究竟是什么让阶级如此巨大呢。
  
      胡思乱想中就有些跑题了,我喝了骨头汤,袋子里面还有饺子,是驴肉蒸饺,我长这么大,就吃过一回,那是在很小的时候爸爸买回来的,还没小笼包大的驴肉蒸饺十五元一屉,一屉才八个,我还记得当时爸爸妈妈说不饿,一人就吃了一个,剩下的全被我吃了。
  
      现在想想,鼻子突然有点酸。
  
      我吃了十几个驴肉蒸饺后,再看袋子里面,竟然还有我最爱的酱牛肉,我也没多想,捧过来就吃,啃得嘴边都是,牛肉一直很贵,我只有在过年去大伯家的时候才能吃上,而且还不敢多吃,要不然大伯母就要骂人了。
  
      我正跟这啃呢,孙晓茹突然又进来了,看到我那疯狗扑食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然后将一卷纸和一袋湿巾放在床头柜上,调笑说:注意点卫生,弄的一塌糊涂的,别忘了擦擦哦~
  
      玛德,这话说的好有歧义。
  
      孙晓茹出去后我继续猛啃酱牛肉,咸了就喝口牛骨头汤,吃的酣畅淋漓的。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笑声,我一看,尼玛,孙晓茹和周沫竟然趴门缝怕我吃东西,而且竟然笑的这么开怀,我知道,孙晓茹一定会说,穷逼就是穷逼,像没见过吃的似的,就不能有点出息!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看到我发现她们,这俩货竟然做贼心虚的尖叫了一声,然后欢快的跑了,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啊?我他妈怎么就搞不懂女人在想什么呢,是了,如果我能搞懂,就不用做屌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