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67 导演一出好戏

067 导演一出好戏

    气氛非常紧张,我们看到了来人,而来人也看到了我们,中等身材,带着头套,浑身透着股狠辣的劲儿,像极了影视剧中的悍匪。我们对持着,此时沈珂已放开了我,她站在我身边,手里竟然拿着一把银色的手枪。
  
      手枪闪着寒光,悍匪不敢贸然向前,沈珂张口说:不许动,警察!
  
      悍匪向后退了一步,沈珂接着说:把刀扔下,面对墙蹲下,快,立刻!
  
      那悍匪却是狞笑一声,忽然猛的退后一步,就那么消失了,速度快到我都要捕捉不到了,我想就算是牛逼哄哄的黑椒,速度也就这样了。悍匪刚刚退出,我才开始后怕,如果不是沈珂在,只怕我的小命早就不保了。
  
      嗯?我的小伙伴为啥睡的这么沉呢?
  
      这时候,沈珂把灯打开,我才发现,桌上有一个像是火折子的东西,沈珂注意到我的目光,说:放心,只是普通的迷香,他们天亮就醒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意识到,苏姀代表的势力肯定不是普通人。而沈珂却只是笑笑,把枪收好,就转身走了,一边说:记得我说的话,不要再招惹那群棒子了,暂时离开大延,否则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我的确很害怕,也意识到,刚刚我与死亡擦肩而过,但要是因为这些,我就跑路的话,永力堂将一蹶不振,而我这辈子都没有再翻身的机会了,我不想再碌碌无为的活着,面对凶险,有兄弟们陪伴,我就有一颗勇敢的心!
  
      但话说回来,毕竟是第一次直面死亡,我还是非常害怕的,这是人之常情,这一夜注定无眠,还真想拿迷香吸一口,最起码能睡个安稳觉,但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思考,可却千头万绪,实在是抓不到什么重点,可对方既然连杀手都派出来了,就不能不防范了。
  
      放下电话,我靠在床上点了支烟,我还是太年轻了,还天真的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呢,可却连人家会请杀手都没想到,不过话说回来,我就算是大智近妖,也想不到一个高中生会请杀手杀人吧?
  
      不对不对,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从苏姀与沈珂的话中,我感觉到自己已卷进了某个大漩涡中,而这个漩涡,明显是我不能应付的,可现在就要退缩吗?不,一定不能,如果退缩,我这一辈子就都是个懦夫。
  
      这是,李刖辰醒了,他警惕的看了看,注意到了迷香,迷惑道:策哥,这怎么回事儿?
  
      我想了想,把刚刚的事情说了,李刖辰是作为我的孤臣所培养的,对他我一般不会有隐瞒,李刖辰听后,表情有些凝重,说:还有枪,策哥,他们不是普通人啊,还有那群棒子,竟然有钱雇凶杀人,你们城里真乱。
  
      等等!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是啊,苏姀和沈珂明显不是普通人,而且他们不想我介入棒子的事情中,那么,沈珂与悍匪先后出现,是不是就是一出排练好的戏码呢?为的就是让我知难而退,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煞费苦心了,他们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再多想,因为想也是白想,苏姀和棒子之间的蹊跷,我一时半会儿是想不明白的,也不愿意去想,与其浪费时间去想没有头绪的事情,倒不如未雨绸缪,我可不想坐以待毙,五中在东七条街,东七的朝族人多,这是人家的地盘,我们再呆在这,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早晚被棒子们给收拾了。
  
      可我左思右想,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却是叶倩。
  
      我赶紧把碎了屏的4拿了出来,找到叶倩的电话,拨了过去,虽然已很晚了,但叶倩还是很快就接了,而且态度很好,就像大姐姐一样,我就赶紧跟她说,昨天我被棒子给揍了,还特意夸大了棒子警察谋私打我的事情。
  
      叶倩听了后,寻思了片刻,才说:小策,你别怕,姐一会儿就去把你带回去。
  
      我刚放下电话不就,于子凯就回来了,脸色挺凝重的,他说,打我们的警察叫李龙泽,朝族人,以前是个混子,后来当了协警,但别看他只是个协警,可在东七人头熟,谁都得给点面子,所以在所里还是很有话语权的,而且外面都在传,李龙泽跟所长小时候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更重要的是,李龙泽是昨天带头打我那个矮棒子的爹。
  
      可我还是想不通,作为警察,你再护犊子,也不至于带着十几个警察以权谋私吧!可以猜测,这又是苏姀与棒子之间的猫腻了,我也不去多想,只是担心,李龙泽会提前把我们带走。
  
      我想了想,忙让于子凯去找小护士,我记得昨天李龙泽打了小护士以后,有人在李龙泽耳边嘀咕了几句,李龙泽的脸色就变了,不用说,小护士多少有些来头,把她找过来,就算是李龙泽来了,估计我们也能顶一会儿。
  
      没一会儿,小护士来了,没有想象中的睡眼惺忪,看上去精神的很,看到她,我忙说:今天谢谢你坚持把我们带到医院来,不然那个李龙泽一定会把我们抓回去,不让我们处理伤口,甚至会故意加重我们的伤口恶化。你可以不知道,今天打我们的,就是李龙泽的儿子,这个李龙泽,明明早就到现场了,却迟迟没有出现,而是等他儿子他们吃亏后才过来,真是以权谋私!
  
      我说的义正言辞,搞的小护士有点晃神儿,想了一会儿才说:对啊,我也觉得奇怪呢,当时我们是提前接到通知出勤的,可到了以后,打我一巴掌那个警察却说,现在证据不足,要等等再动手,原来是早有预谋啊!
  
      可不是嘛!我一脸悲愤的说。
  
      小护士一掐腰,看上去有点娇蛮,她说:弟弟,你放心,有姐在这,他们不敢动你,姐今天就跟你睡了,啊不对,是就跟你这睡了,看他们能耍什么花样,这个倒霉催的,打了我一巴掌,我还不想跟他计较,他要是得寸进尺,看姐不收拾他!
  
      姐姐芳名?我看诡计得逞,马上嬉皮笑脸套近乎。
  
      小护士嘿嘿一笑说:名字不告诉你了,你就叫我南汀格尔吧!
  
      额,姐姐,南丁格尔是谁?我问道。
  
      小护士脸一虎,很不高兴的说:你们这些小年轻,都不好好学习,连南丁格尔是谁都不知道,姐给你普及一下于是,小护士滔滔不绝的给我讲了很久南丁格尔,我也没太听,只知道是第一个女护士,还开创了护理事业什么的。
  
      终于,在我要昏昏欲睡之时,小护士也说累了,很不客气的喝光了我水杯里的水,一抹嘴说:弟弟,南丁格尔叫起来太装逼了,你就叫我南叮吧,东南西北的东,叮当的当,啊不对不对,是
  
      东当姐,我懂我懂我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这个长的并不如何漂亮的姐姐实在是太可爱了,有一种萌叫呆萌,最萌不过天然呆啊。
  
      南叮气的打了我一下,然后也哈哈大笑起来,说:嘿嘿,我这人从小大大咧咧,你习惯就好了。
  
      我们聊了很久,南叮前一秒钟还精神抖擞,可下一秒钟就突然说困了,然后,然后丫就坐椅子上睡着了,跟南叮聊了一会儿,我也放松了许多,外加李刖辰要给我守夜,就想着还是眯一会儿吧。
  
      放松之后,我竟然很快就睡着了,要不是外面太吵,我才不会醒呢,唉,南叮姐姐可真是个治愈系天使啊!恩,等等,外面为什么那么吵,是哪个傻逼在骂人?我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到李刖辰警惕的站在我的床前,留守医院的兄弟也都护在我的身边。
  
      我知道了,一定是李龙泽来了。
  
      这时,我听到南叮喊道:就算根据相关条例,你现在也不能带走孙项策他们,他们的伤还很重,需要留院观察,如果病人的伤口恶化,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李龙泽暴怒道:你赶紧给我滚犊子,要不然老子毙了你!
  
      南叮呵呵一笑,说:逗逼,协警还配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