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95 全副武装

095 全副武装

    听了我的话,不仅是那个暴徒,就连许头他们的脸色也变了变,我回头跟叶雨要了一副手套戴上,然后给那个暴徒脱掉鞋子,尼玛,臭的哥差点坐在地上,我强忍着把他的袜子给脱了,一边说:“草泥马的,多长时间没洗脚了!”
  
      我站起来,躲在一边把手套摘了,然后抽了支烟去去味道,许头皱眉看我,叶倩看我的神色有些复杂,可能是没见过这样的我,事实上,我们接触的也并不多而已,而我愿意亲近和信任她,则是被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的。
  
      至于叶雨,她却是一脸兴奋的看着那个已有些惊恐的暴徒,又很期待的看着我说:“喂喂,擀饺子皮是什么意思?”
  
      我摇头笑笑,准备卖个关子,抽了一支烟后,李刖辰端了半盆开水过来,然后就要浇在暴徒的脑袋上,我连忙阻拦说:“别啊,这孙子叫太臭了,给他洗洗脚。”
  
      “弄死我,弄死我!”他说话了,很生硬的汉语。
  
      许头眉头一展,说:“终于有人开口了,呵呵。”
  
      然后,李刖辰也不嫌脏,抬起那个暴徒的腿,就把脚插了进去,“啊”的一声尖锐的惨叫,我们听了都挺瘆人的,那人叫了一会儿,逐渐适应了水温就没了声音,但精神顿时萎靡了很多,因为他不会想到我们会这样对他,未知的总会给人带来心理冲击力。
  
      就在我准备继续用刑的时候,叶雨突然跑到我身边,递给我一个瓶子,我一看,草泥马,这不是高度醋精么,我看着叶雨邪恶的笑容,顿时觉得我俩相相见恨晚了,我打开瓶子,李刖辰连忙把盆拿走,然后一瓶醋精就到了半瓶下去。
  
      “啊……弄死我,弄死我!啊,@#¥@#%!@@#……”
  
      暴徒歇斯底里的狂叫着,剩下的话,果不其然是朝鲜话,但因为说的太快,又很含糊,所以在场懂朝鲜话的警察也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想他这么快交代,这段事情的心头憋了一股火,正需要发泄,索性就玩开了。我蹲了下去,把铁锤拿了起来,然后看着他那张明显惊恐绝望的面孔,抡起了铁锤,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脚趾上,随着惨叫声,我相信有人听到了骨头破碎的声音。
  
      然后,我没有给那人喘息的机会,一下下的抡起铁锤,将他十根脚趾全部砸的血肉模糊,白森森的骨头甚至都支了出来,看上特别的可怖,然后我又拿起钢管当擀面杖用,擀在他的伤处,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甚至盖过了他的惨叫声。
  
      “够了!”叶倩突然喊道,他一把将我拽起,愤怒的说:“孙项策,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这是逼供,这太残忍了,我不允许你在我的面前做这些!”
  
      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用力将叶倩推开,双手又按在她的肩膀上,说:“倩姐,我现在不这么对他,那么有一天,他们就会这么对我们,甚至比我还要残忍,所以,如果你看不去,就暂时离开一下!”
  
      这时,许头把叶倩拉了过去,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两名警察将叶倩扶了出去。其实我也猜到了,许头之所以会给我打电话,就是想让我来严刑逼供这套,毕竟我跟他说过李刖辰逼供崔敏浩的事情。
  
      而且,更重要的是,许头心里清楚,老刑侦们就有对方的人,他想逼供,但却不敢出手,因为他再也不能让人抓到把柄,否则就不会像这一次这么幸运,被撸只是秘密工作的掩护,再被对方逮住机会,他将无法翻身。然而,如果是我做的话,他就可以把责任都推倒我身上,说我是强行闯入也好,说我是冒充警察也好,反正那时候站在他那边的人一定会咬死了许头当时不在场。
  
      “刖辰,砸脚面!”我也没心情砸了,刚刚已发泄的差不多了,我本身戾气就够重了,可不想再像个嗜血的变态。李刖辰一点头,戴上手套,一点废话也没有,一下下的砸在那人的脚面上。
  
      这时,那人终于受不了了,说了一句话:“#%#!@##%¥%&……”
  
      “他说他招了!”懂朝鲜语的老刑侦兴奋的喊道。
  
      许头如释重负,摆摆手说:“带下去处理伤口,老马你去做笔录,要录像存证。”动朝鲜语的老马一点头,就带着两个警员把那人弄走了。
  
      我拍拍手,说:“刖辰,不要愣着,继续啊!”
  
      这时,一个挺白净的老刑侦说:“已有了招了,就不用在审了吧,这也太不人道了。”
  
      许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但却没有说什么,可也没有阻止李刖辰,摆明了是要继续审下去。
  
      李刖辰这时候说:“策哥,这个怎么玩?”
  
      “有钳子,我想听听蛋碎的声音。”我笑着说。
  
      李刖辰的表情变了变,显然是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变态的招数,但对于我的命令,他总是能够不折不扣的执行,他已在脱那名暴徒的裤子了,可那暴徒却在极力挣扎,而李刖辰可是个暴脾气,大拳头就抡了上去,几拳下去,那人不动了,昏了。
  
      很快,李刖辰脱掉了他的裤子和内裤,露出了下面的东西,然后拿起钳子,可却没有直接捏蛋,而且一下钳在了那人的大腿根处,他嗷的一声就惊醒了,而这时,钳子才夹在蛋上,那人崩溃的说:“我招,我什么都招!”
  
      “带走!”许头说道。
  
      又带走了一个,我走到下一个暴徒的面前,说道:“到你了,准备招,还是试试我们的手段?”
  
      那人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全身都在瑟瑟发抖,他说:“你这个魔鬼,我不怕你,我,我……我招了。”
  
      而这时,许头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出声音:“头,不好了,出事儿……”
  
      许头,连我们在内都一惊,不详的预感袭变全身,许头喊道:“大头,大头……”
  
      可是,那面再无回应,许头当机立断,掏出了手枪,上膛打开保险,说:“留下两个人看守,剩下的人跟我去拿武器,不能让人把犯人劫走!”说着,他看了我一眼,一咬牙说:“你们也跟着,一会儿有机会就先跑,剩下的战斗已不属于你们了。”
  
      我一听说要拿武器,那肯定是枪了,那么接下来肯定会发生枪战,这对我来说冲击还是有点大的,我虽然历过刀光剑影的血雨腥风,而且也杀过人,但一想到要面对枪林弹雨时,我还真的有点害怕,那可是子弹啊,是真正要命的东西。
  
      这时,叶倩冲了进来,说:“头,对讲机全部失灵,手机也没有信号了,一定是被干扰了!”
  
      许头沉着脸,说:“一会儿你负责孙项策和叶雨的安全,找机会就带他们先撤!”
  
      “头,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战斗!”叶倩坚决的说。
  
      许头边走边说:“执行命令,他们还是孩子,我们要对他们的生命负责!”
  
      叶倩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而我心里自然是感动的,这个许头虽然很有城府,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本色彰显了,对他来说,我不仅是孩子,还是中国的公民,是他义务保护的对象。
  
      我们来到一间办公室,许头把手贴在墙上,滴滴几声后,那面墙竟然向两面分开,展露在我们面前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装备,许头说:“小子,把防弹衣和头盔带上!”
  
      这时候李刖辰说:“许头,我枪法准,在老家常拿气步枪打猎,能发我一把枪吗?”
  
      许头一听,犹豫了片刻,才说:“小叶子,一会儿教他们两个熟悉一下,然后给他们配枪!”
  
      枪不枪的是小事儿,我看装备足够多,就赶紧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换上战术装和军靴,然后穿了两件避弹衣,再拿起步枪和两把手枪,弹夹能带多少就带多少,两把军刺就挂在大腿两侧,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一切准备就绪后,叶倩在我面前演示了一遍如何操作95式突击步枪与92式手枪,还告诉我们怎样瞄准,并再三嘱咐,若不是紧要关头最好不要开枪,吸引到敌人的仇恨是小事儿,误伤到自己人就太操蛋了。
  
      李刖辰非常兴奋,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他说:“策哥,我枪法可准了。”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枪声!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听到枪声,可不知为何,我的恐惧没了,反而非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