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117 老江湖的手段

0117 老江湖的手段

    是真的激动,就像我们六兄弟最初营杂货店一样,看着一分分的进账,那种心情可以说是无法言传。可是,永力堂的生意越来越好之后,我就几乎没有关注过账目了,毕竟是可以预见的赚,少了些期待感。
  
      这一次偶遇陈珍珍,让我又找了久违的激动:“珍珍,你负责帮我联系网拍模特,价钱往上涨涨,这件事儿就交给你负责了,以后你就带着模特,当大姐大,哈哈。额,不好意思,我忘征求你意见了。”
  
      陈珍珍也是一脸兴奋,说:“不用征求,我什么都听策哥的!”
  
      我给董胖子打了电话,把大致的方向说了说,董胖子那面也很兴奋,还连提出来几个构想,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最后确定出一套目前最可行的方案,我跟董胖子办事都不喜欢拖泥带水,放下电话后,我就派兄弟把陈珍珍送去了公司,让她马上联系人。
  
      我本来也想回公司的,但于子凯打电话告诉我,范国臣同意跟我见面了,我们约在永力堂自己的茶楼见面。
  
      在茶楼的包间内,我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范国臣才姗姗来迟,平头,西装领带,金色腕表,型成功男人的打扮,带着自信的笑容,既让人觉得很好相处,又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我忙站起来,伸出手,不卑不亢的说:“范叔,提前怎么没打招呼,我好去楼下接一下你。”
  
      范国臣笑嘻嘻的跟我握了下手,说:“你小子看着不错。”
  
      我们落座,我知道跟这种大混子面前,一切虚假的都可以省去,就开门见山的说:“范叔,我兄弟欠你钱的事情,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其实我知道他们这行的规矩,放出去的钱必须收回来,即使收不回钱,也要把人家的命催了。
  
      “大侄子,你说说,你想怎么个回旋法?你范叔我今天来了,就是给你面子了,你可想好了再说,你要是太过分撅了我的面子,可就别怪叔跟你不地道了。毕竟,这一行有这一行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规矩。”范国臣笑着,温和,但却格外危险。
  
      “我有个提议,范叔你听听,不行咱们还可以商量。”
  
      我递过去一支永力堂的烟,范国臣抽了后说不错,我才继续说道:“钱,我们还,连本带利都还,一分钱都不带差的。但是,我们没办法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我是想,利息能不能截止到今天,我们按月还钱,我可以保证,一年之内全部还清。”
  
      范国臣却是摇头笑笑,说:“本金和利息我都不要,就当是我入了你们永力堂的股,每年分我一成的红利,我觉得这个提议,比你刚才的要好。大侄子,你考虑考虑?”
  
      我听后皱眉,其实一成的红利真心不是很多,如果他范国臣是可以走心的兄弟,我可以大手一挥就送给他,可他不是,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债务关系。我不想打开这个口子,否则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打永力堂的主意,用不了多久,永力堂就会被蚕食。
  
      我摇头一笑,说:“范叔,你这可是在为难我了。”
  
      范国臣一笑说:“不用为难,你不同意,那就想办法筹钱吧。”
  
      “没得谈了吗?”我含笑问道。
  
      范国臣把烟一掐,说:“大侄子,道我给你划出来了,至于怎么接,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染指永力堂的。”我笑着说:“如果范叔真抓着不放,那就各显其能吧!”
  
      范国臣神色一冷,说:“你真不怕我?是不是真觉得你们这个过家家似的永力堂真在社会上站稳了?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我就可以让你们永力堂所有的生意都做不下去,让你的兄弟都不敢出门?”
  
      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照片,直接扔在桌上,说:“你女儿挺漂亮的。”其实这些照片只是周沫通过技术手段在网上找到的。我做事儿有原则,不会动别人的家人,现在之所以把照片摔出来,就是想告诉范国臣,我们并不会束手就缚。
  
      范国臣神色一凛,狠狠的瞪着我说:“小子,江湖规矩懂不懂,祸不及家人!”
  
      我笑笑说:“范叔,你想要入股永力堂,不就是想逐步蚕食我们永力堂么,这就合乎江湖规矩了?”
  
      范国臣突然哈哈一笑,说:“你觉得我女儿身边会没人保护吗?你觉得,现在你把照片摔在我面前,我就不会让我女儿躲起来吗?你啊,还是太年轻了,这么早就把底牌都亮了出来!”
  
      “放心,我还有底牌。”我笑着说。
  
      我们的谈话结束了,看范国臣的意思,绝对不会轻饶我们,我连忙给于子凯打电话,让他通知下面的兄弟做好防护工作,并让他让暗堂的兄弟盯住范国臣,最重要的是找到老朱的合伙人。
  
      看范国臣的态度,这件事似乎早有预谋,说不定从头到尾都是他范国臣阴谋!
  
      范国臣不亏是老江湖,当天下午,永力堂就有十几个兄弟在送货期间被人袭击了。
  
      而范国臣手下的生意也很多,其中就包括一家kv,我叫人在kv的包间内藏了药,然后报警,我就在kv的对街站着,但警察却迟迟未到,没一会儿,范国臣出现在kv的门口,他看到了我,还冲我摆摆手,笑的很灿烂。
  
      “妈的!”
  
      我骂了一声,就让大老胡去取车,然后一起回公司,这个范国臣是真不好对付,一定要跟兄弟们商量商量,现在属于晚高峰期,路上很拥堵,一个大红灯就有可能堵个十几分钟。而这时,胡权突然大骂一声,说:“草,刹车不好使了!”
  
      我心里一惊,接着便是“砰”的一声,牧马人撞上了前面的斯巴鲁,胡权最后已用手动挡制动了,可无济于事,还是把斯巴鲁往前推了很远,造成连环追尾,还好后面的车停的稳,没有再撞上。
  
      “草!”
  
      我骂了一声,就推门下车,斯巴鲁上走下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脸色微红,看上去好像是喝了酒,毕竟是我们惹的祸,我忙走过去说:“叔,你看这,我这车刹车出了点毛病,人没事儿吧?”
  
      中年人看了看我,然后瞅了眼自己的车,说:“嗯,人没什么事儿,可这车……”
  
      “叔,我这车有全险的,等会儿就叫保险公司过来,该修车修车,该换件换件!”我连忙说。
  
      这时候,车上下来个中年妇女,挺胖,大脸盘子,一看就是挺难缠的主,她说:“修什么修啊,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车,这是斯巴鲁,保险公司陪的起吗?再说了,我们是来大延玩的,一修车还玩不玩了,一群人跟这等修车,吃喝拉撒睡你管啊?你看这前脸后腚都撞烂了,我也不多要你,就五万块钱吧!”
  
      我由始至终就看了这个刁妇一眼,然后就迎面上又过来的人走过去,那是一辆大众迈腾,车主是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样子。
  
      我还没说话呢,那人就说了:“小兄弟,别急,开车难免磕磕碰碰的,这是我们公司车,也有全险,一会儿就找保险公司的过来看看。”
  
      “谢了哥。”我笑着说,又问道:“大哥,那斯巴鲁多少钱?”
  
      那大哥看了看,说:“他那个也就三十万出头,跟你那个顶配的牧马人没法比。”
  
      这时,那个大老娘们儿又过来了,还使劲拽了下我的风衣,她这一拽,里面的军刺就曝光了,我沉着脸看了她一眼,说:“保险公司一会儿就过来。”
  
      大娘们儿好像没看到我的军刺,仰着脸,指着我说:“没人他妈跟你等保险公司,五万,一分不能少!”
  
      这时候,一辆金杯停在我们的身边,车窗摇下,一脸干练的汉子冲我比了比中指说:“小崽子,这是范哥给你的见面礼!”
  
      我带着温和的笑容说:“大妈,你等一会儿,我先捅死那小子,咱们回头再谈钱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