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140 山里姑娘

0140 山里姑娘

    听到了脚步声,像是非常雀跃的蹦跳。
  
      然后,小脑袋俏皮的从门旁探了进来,感觉像是要偷偷看我。
  
      然后,我们对视。
  
      我发誓,此刻的我,嘴里一定可以塞进去一个跳蛋,啊呸,是一个鸡蛋!
  
      “啊……”
  
      女孩儿尖叫了一声,然后持续很久,她很矫健的冲进屋,然后跳上火炕,捧着我脸,然后很粗暴的把我拉到她的面前,狠狠的亲了我一口,她的唇还是那么的柔软,可以,我虽然很不想煞风景,但她的牙也好硬,亲的贼疼。
  
      孙晓茹没有从前白皙了,是健康的麦色,她看上去更瘦了,但却更健美了,她握着我的手非常有力,我手臂的伤口被她的小手蹂躏着,眼泪不争气的唰唰往下流,孙晓茹的眼睛也红了,她突然我把拉进她的怀中,我撞在她的胸脯上,嗅着熟悉的味道。
  
      只是,她粗暴的东西牵动了我腹部的伤口,我哇的大哭了一声。
  
      “哦~阿策不哭啊,我知道你想我了,但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哦,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而且为什么提前不告诉我,你是要给我惊喜吗?傻瓜,你知道吗?昨晚我还梦到你来找我来了,唔,这不会是梦吧?来来,让我打一下……”孙晓茹直用胸脯蹭我,大爷的,我给想给她一口。
  
      嗯,她又狠狠的掐了我一下,看我呲牙咧嘴的表情,她大笑道:“哈哈,是真的!”
  
      短短的一分钟不到,我就被孙晓茹折磨的快休克了,眼泪是自然而然出来的,因为太他妈疼了,可我却想继续疼下去,因为我也怕这只是个梦。直到再次见面,我才知道,我对孙晓茹的思念,即使可以被抑制,但却仍然汹涌澎湃。
  
      “小茹,过来,再让我抱会儿。”我低声说道,额头上其实已疼出冷汗了。
  
      孙晓茹又扑了过来,我们的脸颊贴着,我感受着她滑嫩的肌肤,一边说:“小茹,这就是你说的老家吗?为什么一出来就这么久不回去,你不想我吗,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唔,小茹,不能再肉麻下去了,我受伤了,估计伤口裂开了……”
  
      “什么?”
  
      孙晓茹惊道,然后开始检查我的身体,腹部的伤口虽然愈合的很好,但因为伤口过大,距离痊愈还很遥远,此时因为刚刚孙晓茹粗暴的动作,血已深处纱布了。孙晓茹顿时红了眼睛,刚看到我时,她都没有哭,但看到我受伤后,她立刻哭了出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跳下火炕去找药箱。
  
      我这才有时间细看孙晓茹,她竟然穿着套神色的迷彩服,很合身,将她的身体勾勒的淋漓尽致,特别是那挺翘的小屁股,那弧度让我很想使劲拍她一下。而在她转身后,我才发现,她的腰后竟然挂着一把刀,虽然在皮套中,但看形状我就知道,那竟然是一把尼泊尔军刀。
  
      孙晓茹变了,见面时我就发现了,她的气质与从前完全不同,少了娇柔,多了分野性,像极了山里心性坚强的姑娘,她虽然哭了,但却没有哭出声音,而且没有像从前那样自责,她哭,是因为心疼。
  
      孙晓茹找到一个古朴的小药箱,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她先把纱布剪开看了我的伤口,然后小心的把原来的药刮了下去,又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子,一边给我重新上药,一边说:“这是刀爷自己配的金疮药,治疗外伤有奇效。”
  
      她没问我为什么会受伤,只是小心的为我处理伤口,一边说:“我老爸的生意赔了很多钱,但债主找我麻烦,所以就把我送回老家了,他说等解决了一切之后,就会把我接回去,其实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根本不想回去,陈村是个好地方,我想你也会喜欢这里的。”
  
      “欠了多少钱啊?”我问道。
  
      孙晓茹仰头想了想,说:“老爸说没多少,也就几千万吧。”
  
      “咳咳……”我尴尬的咳了一声,我早知道孙晓茹家有钱,但却不知道是如此之富,陪了几千万,竟然还才?我这个公司账面上只有百十来万的小老板,在人家面前仍然只是个小屌丝啊。
  
      孙晓茹为我身上的伤口一一换了药,然后跳下火炕,说:“等我哦,刚才我打了只很可爱的小兔兔,我这就去宰只老母鸡一起炖了,好好给你补补。唉,你说说你,好不容易跟姐重逢,还弄一身伤,事儿都办不了了,憋死你!”
  
      ……
  
      孙晓茹是真的变了,而且变化非常之大,但我知道,她依然爱我。
  
      很快,我就闻到了肉香味,孙晓茹才外屋的厨房哼着山里的小调,忙的不亦乐乎,我有一种疲惫了一天回到家的感觉,心里暖暖的,没一会儿,竟然就睡着了,在梦里,我看到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他们扑向我,但却死在了我的枪下。
  
      “呼……”
  
      我从梦中惊醒,最近我一直做类似这样的梦,死在我手里的人太多了,看电视中很多人都是杀人不眨眼,而且是没有心理负担的,可我做不到,即使他们是敌人,但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我虽然不后悔,但却仍然会感到恐惧。
  
      可是,我也同样坚定!
  
      过了很久,孙晓茹抬着一张小桌子摆在火炕上,她带着围裙和头巾,真的很像山里的姑娘,我真想在这安个家,然后跟孙晓茹过一辈子。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我必须要回去,因为我要复仇!
  
      闫家,甚至是范子衿,我要讨个说法。
  
      没一会儿,刀爷也进来了,沉默不语的坐在另一侧,孙晓茹端着两盘菜一叠花生米上来,又在我们面前放了碗筷和一个空碟子,然后为我们盛饭,又拿公筷为我们把菜给我们夹到面前的空碟内。
  
      “唔,这么讲究?”我惊了个呆,这小村子吃饭的规矩够大的。
  
      刀爷说话了,声音很淡漠,但却严厉:“食不言寝不语!”
  
      妈蛋,我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了,乖乖的吃饭,其实我吃饭挺不雅的,喜欢吧唧嘴,刀爷就横了我一眼,搞的我只好硬扳着臭毛病,孙晓茹见状偷偷跟我吐了下舌头,这一顿饭吃的老子比考试还要紧张。
  
      饭后,刀爷坐在炕沿边点了一袋烟,我闻着嘴痒,但却不敢跟刀爷讨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怕刀爷,他冷漠,他威严,他的一个眼神儿我竟有种噤若寒蝉的感觉,也不知道他一个山里的老头,是怎么会有这种威压的。
  
      没一会儿,孙晓茹进来了,拿了杆半米左右长的眼袋,在烟锅里填了烟叶,然后递给我,再用洋火点燃,一边说:“小口抽,正中的蛤蟆头烟叶子,冲的很。”
  
      我小口吸了一口,真带感,我就喜欢这种劲儿大的烟。
  
      刀爷这时候说:“丫头,那是你二叔叔留下的,省着点。”
  
      “二狗叔说,这是给我男人留的!”孙晓茹笑着说。
  
      刀爷不说话了,闷头抽烟,没一会儿,我听到了逗逼的手机铃声。
  
      “爷爷,我是你孙子,你孙子给你来电话了,爷爷,你快接电话啊……”
  
      然后,刀爷从棉袄里掏出一个土豪金,尼玛,真的是土豪金,我看着刀爷潇洒的滑动屏幕接听,声音仍然平淡,只说了一句话:“二狗啊,人已到了。”
  
      唔,这个二狗到底是谁,赶脚我来陈村避难,跟他似乎有着莫大的关系。
  
      夜了,刀爷去另外那屋休息。
  
      孙晓茹给我打了洗脚水,然后伺候我洗了脚,并且还给我捏了会儿脚,一边说:“这样有利于血液流通,能让你提走痊愈。”
  
      我想到了刘佳,她每天都会给我捏脚。
  
      孙晓茹锁好门,把窗帘拉上,关上灯,然后帮我把衣服脱掉,而且是脱的溜光,搞的我莫名其妙的就硬了,孙晓茹坏笑着捏了我那一下,然后背过身自己脱衣服,虽然夜色朦胧,但我还是能看出孙晓茹身体上的变化,很健美,隐而不露的肌肉,腹部变的紧绷,小蛮腰更加纤细,堪盈盈一握。
  
      孙晓茹红着脸钻进被窝,然后握着我,坏笑道:“你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老实?”
  
      “自然反应!”我尴尬道。
  
      孙晓茹慢慢的退了下去,轻生说:“你不要乱动哦,我帮你。还有,阿策,你要努力养伤,等你伤好了,我就给你草,随便你怎么玩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