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145 杀人越货

0145 杀人越货

    黑八台球厅近在咫尺,我上楼,开了个案子,找台球厅的陪练打了几杆,输的很惨。
  
      等了很久,我看到了穿着黑色棉服的黑八上楼,一边哈着热气,一边跟身边的兄弟说:“我草,你个傻逼,你咋就不信呢,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真看了一个光腚的少女,还挺漂亮的呢。”
  
      “行,黑哥说得对。”那个兄弟一脸怀疑的笑道。
  
      我看向黑八,他也看到了我,皱了下眉毛,然后往窗外看了一下,我会意,交了钱,然后下楼,没一会儿,黑八也下来了,没跟我说话,直接坐上一辆白色汉兰达,我看左右没人,也上了车。
  
      车上。
  
      黑八皱眉看着我,很久才说:“孙项策,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一言难尽。”我笑着说:“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
  
      黑八无奈一笑,说:“说吧,看在苏姀的面子上,我能帮到你的,一定会帮你。”
  
      “我需要情报!”
  
      “什么情报?”
  
      “乌鸦和永力堂交货的时间地点!”
  
      黑八一皱眉,挠挠头说:“你还真会挑时候,就今晚十一点,交货地点就在五中的水库,就在从外数第三个鱼台那里见面,乌鸦这面胜哥出面,你们永力堂应该是那个叫朱风帆的,今晚量不小,药和冰都有,抓着绝对够毙的。”
  
      “谢了!”我没有多余的废话,黑八跟乌鸦有着不可调节的仇恨,所以我相信他,最重要的是,苏姀说他可信,那我就更没有理由不信他了。
  
      趁着夜色,我来到五中的水库,在第三个鱼台旁的斜坡上挖了一个洞,做了伪装之后,小心的藏在了里面,现在距离交易时间还有将近三个小时,虽然今晚不是很冷,但毕竟是冬天了,我只能抱着电热宝取暖。
  
      我把缴获的两把大黑星掏了出来,检查了一边之后,把弹匣放好,又检查了一遍柯尔特巨蟒,然后开始漫长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最后一个充电暖宝没有了温度,我才听到汽车轰鸣的声音。
  
      开车门,下车,关门,脚步声逐渐密集,我没有妄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没一会儿,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胜哥:“老朱,这次到的挺早啊,怎么样,最近手气不错吧?我听说上个月你做局,把一个小老板给赢的倾家荡产?”
  
      “还行的,场场百十来万输赢,小场面。”老朱的声音响起,我握紧了手中的枪,老朱曾当着兄弟们的面发誓,再赌就把手给躲了!那一次,为了兄弟,我的敌人是东四的老社会人范国臣,我们在范国臣的场子险些丧命。但这才多久?老朱不但又赌了,还做局坑人,他的誓言呢,被狗给吃了吗?我无比的愤怒,这就是背叛!
  
      “行了,咱也别废话了,你看看货,我看看钱。”胜哥说。
  
      “行,家里还有局呢。”老朱说道。
  
      外面变的安静了,没一会儿,胜哥说:“钱没问题。”
  
      “货也没问题。”老朱说。
  
      胜哥说:“哦,对了,孙项策还没有消息吗?不是我说你,永力堂现在的办事儿效率是真不行,抓不到孙项策不说,他身边的人也一个也抓不到,我记得孙项策在的时候,永力堂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老朱冷哼了一声说:“孙项策是厉害,这点我也服,我们永力堂上上下下就没有不服的,只要他手的事情,哪件事儿都能办的漂漂亮亮的。而且,他对兄弟没得说,绝对的够意思!所以,今天我也把话明说了,我老朱被打死,也不会动孙项策一个手指头,他身边的人,我见了还得叫嫂子,所以我也不会动!”
  
      “那你就不怕孙项策回来收拾你?”胜哥道,语气不善。
  
      老朱笑道:“怕啥?上次如果不是因为他,我肯定会死在范国臣的手里,我欠他一条命,他想要随时可以取走!”
  
      我的心里缓和了许多,也没必要在听下去了,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小心的活动着手脚,做好战前准备之后,我猛的冲了出去,一步就跃上了斜坡,大黑星左右开弓,第一枪就击中了胜哥的额头,他脸上甚至还带着冷漠的笑容,就那么倒下去了。
  
      胜哥带来四个小弟,在我的一轮枪声中倒地,我走过去,一一补枪,然后回过头,怒视着老朱,他无比惊恐的看着我,而他身后的小弟,一时间则没有任何反应,我更换了弹匣,一步步的靠近,一边说道:“还记得你的誓言吗朱风帆!”
  
      “我,我,你……”
  
      我抬枪,连续扣动扳机,把那三个明显是生面孔的小弟干到,参与交易的,一定是老朱和老高的核心成员,也就是毒贩子,所以他们该死!
  
      我走过去,把枪口顶在朱风帆的额头上,冷声道:“告诉我,在公司,你是怎么发的誓!”
  
      老朱恢复了冷静,先是叹息一声,苦笑道:“策哥,我这条命,是你从范国臣手里抢回来的,动手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要我敢碰毒,你就肯定不会放过我,但策哥,那都是钱啊,我们不卖,也有其他人卖,这钱我们为什么不能赚?”
  
      “因为,这钱,有命赚,没命花!”我拉着朱风帆,把他扯到胜哥面前,说:“你看看他,看看他是什么下场?就算没有我,你觉得这种人会得善终吗?老朱,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我是你兄弟,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做法是背叛!”
  
      老朱一脸颓然,说道:“我从没背叛过你,从来没有!”
  
      我用枪指了指朱风帆,然后把装钱的手提箱扔到朱风帆的车里,又把尸体和药扔在胜哥的车附近,然后拧开油箱,用他们的衣服做了引线,等油流到地面后,我才拉着朱风帆上车,然后开了一枪。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朱风帆看傻了,虽然他现在是个小药头,虽然也曾与我历过无数血战,但像这样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干净利索的杀了人,然后很专业的毁尸灭迹,在这过程中,我是冷静的,淡漠的。
  
      因为,我知道,什么人是该死的。
  
      我开着车,朱风帆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异动。
  
      车子像是漫无目的在市区游荡,最后停在了平房区,我们上了另一辆车,过几次辗转之后,我们来到杂货店,那是我们最初起步的地方,如今却已荒废,心中难免觉得凄凉,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不过茶一壶,人心不过火一炉,终究逃不掉一个冷字……
  
      李刖辰寒着脸把老朱压上楼,我从车里拿出烟枪,塞了些蛤蟆头,狠狠的吸了几口,虽然我也算是老烟枪了,但还是被呛的够呛,眼泪都快出来了,不呛这么一下,我又怎么解释眼泪?
  
      我抹了把眼睛,上楼,坐在老朱对面,麻将机启动了,我们哥几个曾没日没夜的在这搓麻将,那时候已有钱了,但我们还是会因为块八毛的争吵不休,现在呢,手提箱里几十万的现金,没人在乎那块八毛的了,可情分哪去了?
  
      老朱看着我,突然哭了,使劲的敲着麻将机,一边道:“策哥,我求你了,杀了我吧,别他妈让我活着,我他妈的没脸活着!你带我来着干啥,我他妈不想来这,我不想回忆以前的事情,我他妈没脸回忆……”
  
      “老朱,回头吧。”我平淡道。
  
      老朱摇头,不知是哭是笑,他书:“策哥,回不去了。当时我就知道,这一步走出去,我就没法再回头了,我现在是啥,毒贩子啊,抓到就够枪毙的!我每天都在后悔,但已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我拍了拍老朱的肩膀,沉声道:“老朱,一切都还能回去,但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你他妈就算不想自己,你也得你想想你爹妈吧?你他妈才十八,十八啊,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们都得好好活下去!”
  
      老朱猛的抬起头,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说:“策哥,救我,就我啊,我不想这么下去……”
  
      “听着,老朱,回去以后你就这么说……”我稳住老朱,把几乎说给他听,他不住的点头,最后咬牙道:“策哥,我姓朱的对天发誓,这件事儿如果我办不好,那就他妈的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