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150 故事

0150 故事

    这个声音,我虽然只听过一次,但却因为闫家的仇恨,我记的非常深刻,是的,是闫凯。
  
      我转头看去,一个女人光着脚在跑,估摸着脚底板应该都出血了,而后面追的,不是别人,正是闫凯,还有他的两个小弟。
  
      我让李刖辰和邹宇先进了院子,如果被闫凯看到他们,我估摸着就会露馅,随意我要自己解决他们。是的,我又要去管闲事儿了,即使坏人不是闫凯,我也会管,没有什么理由,管闲事儿是病,而且治不好。
  
      我站在巷子中央,那女人可能是慌不择路,竟然撞在我的身上,顿时吓的一惊,可能是以为我和闫凯是一伙的,我着,指着私房菜,说:先躲进去,我朋友在里面,他们会保护你的。
  
      那个轻熟女看了我一眼,转身进了院子。
  
      闫凯带着小弟追了过来,看我把人放走,顿时骂道:草泥马的,哪来的傻逼,坏我的好事儿,给我上,干死他!
  
      闫凯一挥手,两个小弟就冲了上来,我顺便把枪,指着他们道:警察办案,赶紧滚蛋!
  
      两个小弟不敢动了,退了回去,可闫凯却一脸的不屑说:还警察办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闫凯,闫村闫老西的儿子,你他妈的小警察敢惹我,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扒衣服?小鸡巴警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知道你,闫凯,闫老西小媳妇生的庶子!我冷笑道。
  
      其实这话说的就有点诛心了,因为闫家是个宗族制度很严格的大家族,闫凯虽然得宠,但毕竟不是嫡子,所以,想利用他们母子的宠着他们,可在其他人眼中,他却只是个庶子,特别是闫家的老佛爷。
  
      是男人把你名字告诉我,看我整不整死你!闫凯指着我骂道。
  
      我笑笑说:赶紧走吧,别撑着了,腿都抖了。
  
      闫凯愤恨的看了我一眼,带着小弟转身离开,拥有太多的人总是怕特别怕死,就像在西郊被我杀死的闫顺,我至今还记得他跪地求饶屎尿横流的样子,而闫凯也不例外,他拥有的要比闫顺多,所以他更怕死。
  
      我收了枪,走进院子,但却看到那个轻熟女站在门口,她正看着我。
  
      说真的,这真个特别有韵味的女人,穿着件复古的呢子大衣,下身是修身的裤子,光着脚丫,我觉得她之前应该是穿长靴的,如果她再带个礼帽,一定像极了民国时期那些纵横上海滩的女特务。
  
      李刖辰和邹宇站在一旁,显然是在保护轻熟女。
  
      别怕,我一会儿就让人送你。我笑着走过去。
  
      轻熟女一笑,竟冲我微微一礼,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的客人。
  
      客人?嘛意思?
  
      想着,轻熟女已经转身把门打开了,还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我狐疑的走了进去,老朱和黑八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我后,黑八哈哈大笑说:诶我操,孙项策,你敢不敢换身装备,这也太犀利
  
      他话还没说完,就愣了,然后冲了过来,竟然抓住了轻熟女的肩,急道:姐,你咋了?
  
      姐?我也是醉了,这是肿么回事儿?
  
      轻熟女摇摇头说:没事儿,差点被流氓给欺负了,但被你的朋友救了。
  
      草泥马,我弄死他!黑八说着就要往外走,但却被我拉住了,我说:别追了,人已经走了,先让咱姐去看看脚,大冷天就在水泥地上跑,估计都出血了吧。
  
      轻熟女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黑子,先招待你朋友,姐一会儿就下来。
  
      黑八还想追,但却被我拉了回来,我们坐在沙发上,我书:我知道是谁,所以你不用追了。
  
      是谁?黑八问道。
  
      我看着他,沉声道:是闫凯!
  
      说完后,黑八沉默了,他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只要现在动了闫凯,我们的计划也就算是失败了,我想了想说:反正姐姐没事儿,我觉得这件事儿可以缓缓,闫凯,呵呵,迟早是个死人。
  
      黑八点点,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放心吧,只要我姐没事儿,我就不会干傻事儿。
  
      没一会儿,轻熟女下来了,脚上已经缠了绷带,外面穿着丝袜,她坐在我们身边,冲着我一笑,说: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柳婳。
  
      说着,她深处柔若无骨的小手,我有点尴尬的把手伸过去,但却只是捏了她的指尖,然后说:柳姐,我叫孙项策,是黑八的朋友。
  
      叫他柳二蛋,黑八太难听了。柳婳笑道。
  
      黑八红着脸指着我,说道:孙项策,你敢叫,我跟你绝交!
  
      老朱这时候嘿嘿一笑,说:绝交是啥体位?
  
      柳婳跟我们说了事情的经过。
  
      闫凯是通过朋友认识柳婳的,柳婳说,刚见面时,闫凯还挺有教养的,彬彬有礼,直到今天,闫凯打电话把柳婳骗了出去,说家里老人过寿,想要请她去做饭,柳婳不疑有他,再者这是也对她厨艺的认可,就很高兴的去了,可才刚上车,她就看到了M药,顿时警觉,就说要回去取东西,可闫凯不肯,然后就想在车里动强。
  
      柳婳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再怎么挣扎也不是闫凯的对手,就假意配合,说先把靴子脱了,在脱了靴子之后,柳婳又说要先用嘴帮闫凯,那闫凯顿时就乐的差点射了,哪会有异议,可柳婳却用靴子的鞋跟狠狠的戳了闫凯的烂根,然后才趁机逃跑,剩下的事情我就都知道了。
  
      黑八起的握紧了拳头,说:姐,你放心,我肯定弄死那杂种!
  
      柳婳用手指一点弟弟,说:杀人不犯法啊?你给我消停点,听到没有?
  
      哦。黑八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
  
      柳婳去给我们准备饭了,我就问黑八,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姐姐也没听别人说过,黑八的面色变得很难看,犹豫了片刻,才说:你们也应该听说过,乌鸦把我的女人给玩了,后来我又把乌鸦给捅了
  
      乌鸦这个人非常好色,而且非常霸道,他看中的女人,就一定要占为己有,那时候黑八刚跟乌鸦混出头,意气风发,有了钱,就带姐姐去购物,但却被于连给看到了,回去就告诉了乌鸦,那乌鸦听了以后,就问黑八那个女人是谁,黑八知道乌鸦是什么德行,就说是自己的女人,本以为这样一来,乌鸦再色也不会对兄弟的女人动手。
  
      可是,黑八想错了,乌鸦这个人太霸道了,有点像古时候的暴君,他看中的就是他的,况且,他认为黑八的一切都是自己给的,那黑八的女人,他玩玩也是非常正常的。后来有一天,他就把黑八给支了出去,然后想对柳婳下手,还好黑八察觉不到了不对及时回去,要不然柳婳就被乌鸦给祸害了。
  
      黑八当时怒不可遏,抽刀就把乌鸦给捅了,乌鸦当时就把枪掏出来了,说要干死黑八,而黑八是犟种,说什么也不肯服软,不过,乌鸦虽然霸道,但跟黑八也有些感情,就把黑八给放了,后来黑八受了一段时间冷落,如果不是之后又救了乌鸦一命,黑八倒现在都没有出头之日。
  
      在那之后,柳婳就离开了大延,在北影厂混了几年,因为漂亮又有天赋,得到了很多角色,虽然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但资质摆在那,想红还是非常容易的,但前提是要被潜。
  
      于是,柳婳就回到了大延。
  
      听完了黑八和柳婳的故事,我问道:你之后救了乌鸦,是你自导自演的吧?
  
      黑八冷笑一声,说:对,如果不那样,我永远都没法报仇,敢打我姐的主意,我就要弄死他!
  
      唔,你这样,柳婳姐以后怎么找婆家?我问道。
  
      黑八挠挠头说:婆家当然要找了,但必须对我姐好,怎么才算好,我说的算。
  
      我看向老朱,说道:老朱,这小子是姐控!
  
      同意,妥妥的姐控!老朱笑道。
  
      黑八没有生气,倒是有羞涩,说:又不是亲姐弟,控了能咋地!
  
      我一愣,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我还想继续这个诱惑的话题聊下去,比如说柳婳帮没帮黑八洗过澡什么的可柳婳已经招呼我们开饭了,我们随着菜香味去了饭厅,满满一桌子菜,而且都是普通的家常菜,但看上去却很有家的感觉。
  
      柳婳给我们起了老白干,然后把李刖辰和邹宇都叫了过来,一桌子人吃的很嗨,可惜我那可怜的兄弟小山还在车上等着,这是我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那就是不管到了哪,车子都不能熄火。
  
      刖辰,你去给小山送点过去。
  
      我话才刚说完,就听到轰隆一声,声音是从大门那传来的,我刚刚收拾了闫凯,他这么快就找回来了?不应该啊,闫凯再嚣张,我刚刚亮明的身份也是警察,他敢嚣张到带人来找警察的麻烦?
  
      然后又是一声巨响,尼玛,车头撞进来了。
  
      接着便是小山的声音:策哥,快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