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157 闫凯废了

0157 闫凯废了

    下午一时,闫凯被警方带走,一切正按照预定的轨迹走。
  
      隔天,闫凯与三个小弟疯狂的画面在网络上疯传,当然,这种东西马上就被删掉,可有心人还是把视频下载,比如说闫家的人。
  
      当日,闫家核心层开了会,闫老西表示,人要救,但不是现在,一是风声紧,二是要让闫凯吃点苦头长长记性,而闫家的老佛爷则明确表示,庶子没权利继承闫家偌大的家业,更别提是一个吸毒染病还有龙阳之好庶子!
  
      闫老四的颜色极差,但闫凯自己不争气,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一甩袖就走了。
  
      闫凯的入狱,其实很多人都看出了猫腻,但却没人点破,族内斗争,只要不是吃相太看,而且能够撇清关系,那就是你的能耐,更何况,闫凯纵使是杀了人,闫家只要想,就能保闫凯一条命,这就是底线。
  
      那天我和范子衿遇袭,刑堂的兄弟抓到了一个活口,审讯之后,发现他知道的很少,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是闫老四一方的人,我的意思是关着他,等到事情结束后就放了,他也是听命于人,对我没有威胁之后,我是不会要他性命的。
  
      可是,这人企图逃跑,被刑堂的兄弟给宰了。
  
      不作,就不会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子豪和赖狗子和鹏飞打的不亦乐乎,而鹏飞在闫凯出事之后,就把闫凯的势力收到了麾下,顿时实力大增,我本想联系金恩熙,让他适当的出手,但金恩熙却早我一步对鹏飞发动了攻击,看来金恩熙是聪明而忠诚的。
  
      乌鸦一直没有要回来的消息,眼看着就要过年了,黑八说,以黑鸦的性格,一定会躲到来年春暖花开风头过了才回来,正赶上周沫的老爸也要回来了,我们一行人撤出了福庄,但暗室内仍留了暗堂的兄弟严密的保护周沫。
  
      我给老爸打了电话,听声音那面很热闹,好像是在打麻将,老爸告诉我,忙完了就赶紧来省城大伯家过年,他甚至都没问我这段时间死哪去了,我估摸着,可能是孙满弓跟他联系并帮我打了掩护,毕竟是难兄难弟。
  
      在离开大延之前,我亲自去了耿直家,老的公安家属楼,三居室。
  
      我敲门,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谁?
  
      作为缉毒警的家属,一般都很警惕,这就是工作带来的副作用。
  
      是个很年轻的声音,我估摸着是耿直的女儿,忙说:你好,我叫孙项策,来看耿叔的。
  
      哗啦。
  
      门一下就被拉开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儿一脸惊喜的看着我,不,是看着我拎着的礼品,她嘿嘿一笑,说:策哥哥,我爸爸说你要送我平板电脑,是真的吗?是苹果的吗?嗯,其实安卓的也行,苹果的太贵了。
  
      女孩儿穿着套运动服,青春洋溢,眼睛很大,跟耿直有点像,很有神,但面部线条却柔和许多,特别是两个小酒窝特别的惹人爱,真想不到耿直那个络腮胡怎么能有这么可爱的女儿。
  
      好像是苹果的,我记得是。我笑着说,然后掏出一个红包说:小乐(yue)是吧,来,哥哥给你的压岁钱。
  
      耿乐一脸惊喜,但又摇摇头,说:我爸肯定不让
  
      我把红包往她手里一塞,说:拿着,哥哥给你的,你爸肯定让拿。
  
      我们进了屋,耿乐给我倒了茶,说耿直有任务,还没有回来,老妈去逛街了,说是要买貂皮大衣,我问她为什么不去,耿乐说逛街很无聊,而且现在没有钱,逛了也眼馋,还不如不逛。
  
      我注意到,耿乐一直在偷偷瞄着红包,估计是想看到底有多少钱,但却没好意思,里面我就包了一千块,其实不多。听耿乐说话的语气,我能够听出,她是个懂事儿的好女孩儿,但这个年纪的女孩儿都会爱慕虚荣爱攀比。
  
      我知道的一句话是,女孩富养,男孩穷养。
  
      还有一句话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我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里面有三十万,是准备给爸妈的大红包,但我还是把卡交给了耿乐,并很认真的说:小乐,哥哥比你大不了几岁,但毕竟也是过来人,知道你这年纪的心思,有时候难免会被同学瞧不起,但哥哥知道你是好姑娘,可哥哥也不想你生活在别人歧视的目光下。所以,这钱你收着,喜欢什么就买,但绝不能用来攀比,你能做到吗?
  
      耿乐呆呆的看着我,眼睛有点红了,说:策哥哥,我班那些有钱的,的确都很瞧不起我,还说我爸爸是臭警察穷警察,我听着心里难受,但真的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我爸爸做的是好事儿,而且我也知道,我爸爸虽然没钱,可对我是最好的。
  
      所以,这钱我不能要。耿乐坚定的把卡塞了回来。
  
      我把卡放在茶几上,说:小乐,也许你现在能不埋怨你爸爸,可难保有一天,你受的刺激大了,就会心生埋怨,青春期是心理的转变期,哥哥不想你到时候后悔,所以这钱你拿着。而且,哥哥也说了,你可以买喜欢的东西,但绝不能去攀比。
  
      耿乐很坚定的摇头,说:哥哥,我不能要,真不能要!
  
      这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耿直进来了,看到我,挺惊喜的,说:你小子咋来了?
  
      这不是要过年了么,过来看看。我笑着说。
  
      耿乐本来就要哭了,看到耿直后,竟然哇的哭了,然后跑进了卧室,我吓了一跳,害怕耿直误会我对他宝贝女儿做了什么,而看耿直时,他的确瞪我呢。我只好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耿直听后叹了口气,说:这钱我做主,替小乐收了。
  
      我跟耿直又聊了一会儿,耿直说,这段时间总有不好的感觉,我听在心里,也没多说什么,说了会儿话就告别了,出门后,我跟李刖辰说:让一号挑两个兄弟暗中保护耿叔,再挑两个兄弟保护耿叔的家人,叫暗堂的兄弟也辛苦点,在附近找个房子盯着点。
  
      明白。李刖辰应了一声,就去联系一号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去福庄跟周沫缠绵了一会儿,然后就带着孙晓茹走了,孙晓茹的老爸仍在外面处理债务问题,根本回不来,而她老妈则在美国,回不来,也压根不会回来。所以,我不能把孙晓茹孤零零留在大延。
  
      我又给刘佳打了电话,刘佳说等我忙完了,就会回来,还开玩笑说让我赶紧赚大钱,然后带着我的后宫移民去印度,我一脸黑线,搞的我真有后宫一样,聊了一会儿后,我们就踏上了省城的旅途。
  
      一路无话。
  
      到省城后,我们没有直接去大伯家,因为是时候就见见兄弟了。
  
      尚风高尔夫,省城数一数二的别墅社区。
  
      我们在独栋别墅下了车,董胖子站在门口,笑面迎人。我走过去,一拳砸在他的胸膛,他嘿嘿一笑,说:犊子,回来也不第一时间通知我!我无奈一笑,说:行了,别那么哀怨,哥这不是来了么。
  
      我们进了别墅,于子凯、王楚生、陈珍珍和慕容白正在打麻将,可能是董胖子没有告诉他们我会来,他们看到我后,竟是先愣了一下,然后两个姑娘就奔我跑了过来,可刚跑到一半,她们就看到了孙晓茹,就又低着头停了下来。
  
      唔,我都好久没打麻将了!孙晓茹冲她们一笑,然后就拉着董胖子去打麻将了。
  
      这个举动把我都吓的差点卖了个萌,忙拉着她们去沙发那坐下,但话还没说几句,陈珍珍和慕容白就开始哭,闹的我好像一上来就伸咸猪手了一样,孙晓茹忙过来,把陈珍珍和慕容白带到楼下去了。
  
      我无奈一笑,走到麻将机那坐下,于子凯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阿策,我跟董胖子没把摊子看我,我们对不起你!
  
      我也是,一点忙都没帮上。王楚生垂头丧气道。
  
      我看了眼笑容依旧的董胖子,说:你们及时退出,并且保存了力量,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听说老高失踪了,现在永力堂是老朱掌管?于子凯问道。
  
      我笑笑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