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208 无巧不成书

0208 无巧不成书

    屋卡竟然是自己人?
  
      我看向沈浪,他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但还是下令说:先把大块头控制了,给那个老的止血,一起带走。
  
      带走?我冷声道。
  
      沈浪说:我们需要知道西北方面更详细的情报!
  
      我冷笑一声,说:是上面的人不敢杀他吧?
  
      话音刚落,我抬起枪口,砰砰砰,连续三枪,全部击在钟叔的头盖上,我不能让这个老东西继续活着了,这种人就如跗骨之蛆一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从此之后,有些事情,必须要做的绝一些。
  
      孙项策,你在搞什么?沈浪吼道,枪口对准了我。
  
      我冷笑一声,说:沈浪,别看你别我年长,但有些事情,你远没有我知道的多。
  
      他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你为什么要杀他?沈浪继续吼道。
  
      以绝后患!我沉声说道。
  
      这个时候,屋卡说:他做得对。你们以为重刑监狱就那么好传话进去吗?你们觉得一个刮胡刀片就那么容易送进去吗?你们以为狱是那么好劫的?如果没有内鬼,这些事儿根本无法完成!这老东西再被关进去,早晚有一天还会出来。
  
      你闭嘴!沈浪吼道。
  
      这时候,许蛮子他们终于来了,神色冷峻,问道:人质怎么样?
  
      有一个腿部中弹,我们也有一个兄弟腿部中弹!沈浪道,犹豫了一下,竟没把我杀了钟叔的事情说出去。
  
      立刻送医!
  
      许蛮子看向屋卡,说:屋卡通知,这些年辛苦你了!
  
      说着,许蛮子向屋卡敬了一个庄重的军力,屋卡咧嘴一笑,回了一礼,说:我就想知道,我媳妇跟没跟别人跑了,我儿子现在多大了,学习好不好,还好我那老娘,是不是已经去世了
  
      一切安好!许蛮子说。
  
      这时候,耿直走到我的身边,说:屋卡的事情,也是我们行动前才得到的通知,原来上面也已经对此事进行了布局。说着,耿直看了一地的尸首,说:策子,你确定这些家伙都死透了吧?
  
      我点点头,说:死透了,透的不能再透了。
  
      这时候,许蛮子走了过来,说:策子,不好意思,因为上面突然介入,让你们承受了风险,但也多亏了你及时把情报送出去,让我们能够及时布局,否则今晚的损失就会很大,但是那个炸弹,你的功劳就非常大了。
  
      我不需要功劳,反正我已经为许头报仇了!我沉声道。
  
      说着,我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
  
      早在老陆找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了,毕竟是多事之秋,这个时候,一点风吹草动我都会怀疑。然而,老陆看上去就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他邀请我参加派对,竟然在打量了我之后,刻意没有提醒我换一身行头,这就非常值得怀疑了。
  
      所以,我在离开的时候,特意告诉刘省,让他通知洛克跟踪我,刘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作为兄弟,他一定会把我的话传到。而在车上,老陆虽然只是在跟我说陆野小时候的趣事儿,其中就有他为了陆野跟后过门的媳妇离婚的事情,最后还强调,他为了儿子,什么都可能做出来,哪怕是伤害无辜,再加之老陆眼含深意的眼神儿,我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一般人是不会把陆野过生日与报复我联系在一起的,可我是个喜欢假设的人,所以当看出老陆的异样时,我就知道,我猜的是对的,但我却没有露出马脚,只是静静的等待,以为内我知道,老陆既然能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传到信息,那他就是个聪明人,就一定会再做安排的。
  
      老陆没有明说,是因为老陆的身上有窃听装置。
  
      果不其然,苏叶找上了我,她不是老陆的私人助理,而是老陆曾经资助过的女大学生,现在已经小有成就,算是个事业女强人,老陆会找到她,也是因为机缘巧合。
  
      因为陆野在青皮橙手上,所以老陆非常的配合,青皮橙他们也不怕老陆会耍花样,所以给了老陆极大的自由,让他联络人开派对演戏,当然,这个过程中,一直都有人暗中监控的,而且老陆身上一直有监听装置,他也不敢耍花样。
  
      可是,老陆在超市买眼的时候,看到了苏叶,但却用眼神儿组织了苏叶与她的交流,苏叶够聪明,立刻察觉到了不对,老陆在结账的时候,又手指在收银台上看似随意的敲打着,但这并不是随意的敲打,而是摩尔斯密码。
  
      意思是:别报警,晚上从密道进来找我。
  
      当年苏叶经常去老陆的别墅做客,年轻的苏叶曾经很爱慕这个成熟潇洒并善良的男人,但老陆却婉拒了,因为他有一个任性且忘不掉已故母亲的儿子,不过那时候苏叶是以家教的身份出现的,所以跟陆野的关系不错,也就知道了别墅的密道。
  
      而摩尔斯密码,也正是在那时学会的,她和老陆总会在陆野的面前用摩尔斯密码交流,竟有一种偷情的感觉。当晚,苏叶怀着忐忑的心找到了老陆,二人用摩尔斯密码进行了沟通,确定了后面的计划。
  
      隔天,老陆就找到了我,然后把我带回家。
  
      苏叶找上我,像个放荡的女人,在她在我耳边说的却是老陆的安排,期间她去补妆,也是在为我向老陆传话,告诉老陆,我这面是怎么安排的,而炸弹的位置,则是老陆无意间听到的,这帮了我们大忙。
  
      而后,苏叶出来后,我们继续通过亲热来交流。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戏码,杰少、小善、阿忠而另外一个人,都是苏叶的员工,我在最后踢介绍的时候,把永力堂的坐馆徽章交给了他,就是让他通知外面,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再后面的一切,除了屋卡外,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
  
      我真的很佩服老陆这个人,他在被控制的情况下,没有失去冷静,反而精心布局。
  
      不过,我更佩服的是巧合,摩尔斯密码,苏叶,这些都是巧合,没有这些巧合,今晚我虽然有能力自保,但却要牺牲掉陆野父子,可是,如果真要我选择,我会毫不犹豫的牺牲陆野父子,虽然我会愧疚,但我更关心的是我身边的人。
  
      我走出别墅,仰头呼了口气,舒服了很多。
  
      一道身影飘然而至,是从楼上跳下来的,落地很稳,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服,身材玲珑有致,长发竖成马尾,露出额头显得英气逼人,腰后挂着一把尼泊尔弯刀,竟然是孙晓茹,她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我,伸手把我掏枪的手按住,说:放松点,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你疯了吧!我有些生气,我以为孙晓茹躲起来,只是不想让我担心而已,没想到她却一直在暗中保护我,这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我把青皮橙他们都杀了那又能怎么样,我心里涌起一阵愧疚,不想让我的女人为我付出这么多。
  
      孙晓茹挽着我的胳膊,笑道:干嘛对我这么凶?是不是看上那个跟你亲嘴的妹子了?
  
      我没有给她胡搅蛮缠的机会,很认真的说道:小茹,我不希望你在为我以身犯险了!
  
      能为你死,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孙晓茹同样认真。
  
      这时,一辆哈雷呼啸而过,黑皮衣的倩影背着个长盒子。
  
      她,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