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们与我有染 > 0298 被抛弃

0298 被抛弃


  
  圣罗安雅,再次动‘乱’!
  王宫被炸成了废墟,伯特姆死在了办公桌上,被活活砸死的。访问:.。
  反抗军趁机占领了王宫,与宫廷卫队展开了搏杀。
  但是,战斗还没持续一个小时,群龙无首的宫廷卫队就投降了,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他们只是开枪开炮,直到弹尽粮绝,然后投降,这就算是尽了责任。
  我就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在这种情况下,我有把握将反抗军剿灭,正面战场,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但我却没有,因为已经无力回天了。
  再者,反抗军可不是突然就冒出来的,在他们背后,一定有人支持,不是美国,就是中国,或者是,联合国五大流氓的任何一个。
  孙晓茹已经坐上了直升飞机,不时就将抵达摩络斯尔格。
  周沫和于淼也被我赶走了,其实我想把所有的‘女’人都赶走,但刘佳和范子衿还有王后坚决不走,苏姀就更不会走了。
  我挥了挥手,李刖辰启动了车子,返回堡垒。
  回到堡垒后,我召开了会议,相关产业的头头脑脑都到了,全部面‘色’凝重。
  我沉默了许久,说“虽然圣罗安雅又起战‘乱’,但各位放心,只要有我孙项策的一天,就会保大家一个周全;”坑讽宏亡。
  “孙总,昨晚那动静,我听着可不小。”一个人说道。
  我笑着说“的确不小,是巡航导弹,定位‘精’准,指哪儿打哪儿。”
  那人一惊,说“那孙总怎么保我们周全?”
  我说“不管是谁掌控这个国家,都不会动这里,因为这里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不管是谁拿到手中,都是一只正在下金蛋的‘鸡’,而且只要是吃相不太难看,赔偿应该会很高,这点你们可以放心,出来一趟,绝不会让你们赔本的。”
  那人说“我要求退股!”
  “好,回头就办手续。”我笑着说“还有谁要退股,现在就可以提出,这个担子,我孙家挑得起。”
  魏启扬这时候说“我们老孙家,永远站在你这面。”
  再也没有人退股,敢到非洲投资的,哪个没有点大野心呢。
  会议才刚刚结束,堡垒就响起了警报声,我立刻赶了出去,兄弟们已经与外面的人展开了对持。
  我拨开人群,走了出去,看着对面的黑家伙,说道“你是什么东西?”
  “请你放尊重一些,先生!”那人说道“我是新任的陆军元帅,迈哈德!”
  “好吧,元帅阁下,你要做什么!”我问道。
  迈哈德说“接受这里!”
  我呵呵一笑,看着他身后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突然从身旁兄弟的手中抢过了步枪,两百米的距离,根本不用瞄准,抬手就是一枪,命中了迈哈德的眉心,我骂道“还他妈元帅,臭傻‘逼’;!”
  王楚生大喊一声“把他们给我灭了!”
  枪声连绵,反抗军死的死逃的逃。
  这就是我的态度,不管反抗军背后站着的是谁,都别想染指我的东西,除非我愿意给!
  我又回过头,指着迈哈德的尸体,说“把尸体给我挂在自由大街的钟楼上去!”
  很快,大使馆的人来了,还是上次的那个武馆,他要求见我,王楚生告诉他,回去换个级别高的。
  没一会儿,大使馆的全权大使来了,名叫万定邦,是个很富态的中年人,戴着眼镜。
  万定邦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正围着围裙做饭,头也没抬,只是说“听说你也是东北人,一会儿一起吃个家乡菜吧。”
  “这个,时间紧迫,吃饭就算了吧。”万定邦说道。
  “哦。”我笑了笑,说“刖辰,送客。”
  “哎,哎,别啊,我吃。”万定邦急道。
  我笑着说“都是中国人,你就别跟我整那些弯弯绕绕的了,有话就直说。”
  说着,我把酸菜猪‘肉’炖粉条盛了出来,那面李刖辰喊道“策哥,你快着点啊,饿死了!”
  洛克道“就是,跟娘们儿似的,磨磨唧唧的。”
  邹宇说“我就说策哥做饭不靠谱,你们还不信。”
  我一脸黑线,骂道“滚蛋,爱吃不吃!”
  万定邦咳了两声,‘插’嘴道“孙先生,局势很紧张,我们可以先说正事吗?”
  “过来端菜,想不想吃饭了?”我看了他一眼说道。
  万定邦一脸无奈,但还是把一盆菜端到桌子上;
  这时候,我把红烧羊排‘肉’也盛了出来,一边说“是不是关于反抗军的?”
  “是的,孙先生。”万定邦说“他们背后,是中情局的人,其目的就是矿脉。”
  “说重点。”我冷声道。
  说着,把才端到饭桌下,坐下,开吃。
  万定邦说“铁矿对国家来说非常重要,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我冷笑道。
  万定邦说“上面的决定,我无权过问,只能执行命令。”
  “上面给你什么命令了。”我问道。
  万定邦说“上面决定,将您的公司,收到中铁旗下,重组改变。”
  “放屁。”我一拍桌子,说“别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中铁现在谁说的算,不就是王家吗?老子千辛万苦打下来的基业,拼什么拱手让给他们?这是老子一手打下来的天下,就算要‘交’出去,我也得‘交’给国家,而不是某个人!”
  万定邦被我吓了一跳,这也不怪他,在圣罗安雅,我就是一方诸侯,他只是个驻外的外‘交’官而已。
  “我只是转到命令,哦不,是传话而已。”万定邦说。
  我冷笑一声,说“真不知道,你这种软弱的‘性’格,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万定邦走了,我饭也吃不下去了,这群狗日的,吃相真是太难看了,竟然想坐享其成,而且还不给我任何承诺!
  反抗军被我打了一顿,再也没敢靠近我的堡垒,而挂在钟楼上的尸体,也没有人敢放下来,任由风沙吹袭。
  第二天一早,又有访客来了,是一个中年白人,很富态的样子,普尔。
  见到我,他开‘门’见山,说“孙先生,您知道我想要什么,您开个价,只要不过分,我都能接受;”
  “不可能,普尔先生,不用再费口舌了。”我笑着说道。
  普尔说“孙先生,你确定要为抛弃了您的国家,来与我们为敌吗?只要您答应我们的要求,我可以给你美国公民的身份,或者是,我也可以承诺,将给您资源,让您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开拓,我希望你会选择后者,那样我们合作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多。”
  我笑道“首先,我永远会是一名中国人,这点是无法改变的!其次,我对跟您合作,不感兴趣。”
  “一定要这样吗?”普尔问道。
  我说“对,在这点上,我绝不会妥协。”
  “可您已经被抛弃了。”普尔说“根据我们进一步的情报,现在的您,已经被列入变节者名单了。您应该知道什么是变节者,那是叛徒!您为国家做了这么多,最后却落了一个这样令人痛心的下场,您的坚持,值得吗?”
  普尔的话,让我的心,疼了一下。
  但我还是说“那只是别有用心之人在背后‘操’控,我早晚会沉冤得雪。”
  “孙先生,我觉得您不应该这么天真,您只是一个棋子而已。”普尔尖锐的说出了最关键的话。
  我摇摇头,说“也许你是对的,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是一名中国人。好了,就这样,我们的谈话结束了。”
  普尔笑笑,起身离开。
  站在阳台上,我看着家的方向,难道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77%77%77%26%64%78%73%2665%74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