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权门贵嫁 > 一百二十九·解决

一百二十九·解决

夜色深沉,可向来是人间天堂的得月楼并没有丝毫欢乐的气氛,先是吴顺带着五城兵马司和府兵卫的人冲上来闹了一场,正当大家骂骂咧咧的时候,东厂的人又带着锦衣卫来了。
  
  这回连最有脾气的长公主的儿子他们都消停了-----谁愿意得罪那帮毁家灭门的太监和锦衣卫啊?
  
  今天这些人蜂拥而出,也不知道又是什么大事,难道又要跟之前一样,发生一次惊天动地的变故吗?反正上一次这些人都出现的时候,是盛家被查出了罪证倒下去了,还牵连了数以百计的大小官员。
  
  再闹一场......
  
  众人都觉得胆寒。
  
  而此刻最是烦躁的要属吴顺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麻烦一桩跟着一桩接踵而至,饶是他再强悍,也有些疲于应对。
  
  张庆那个阉人.....吴顺厌恶的皱起眉头心生烦闷,他最看不起这些愿意切一刀跑去做太监的人了,谁知道这太监如今还找上了他的麻烦。
  
  可是他是一只老虎的话,那么东厂便是一座囚笼,他没有成功逼得楚庭川交出人或是跟他去嘉平帝跟前对质,反倒是招来了张庆,并且跟张庆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冲突,而后终于被张庆的锦衣卫拿下了。
  
  要论起圆滑跟做人来,张庆就比吴顺要厉害的多了,他先跟楚庭川请了罪,又温言细语的安慰了朱元一番:“清者自清,朱姑娘放心,只要您没做......”
  
  朱元是真的没做,但是她也不信清者自清的鬼话。
  
  等到张庆把吴顺给带走了,她便立即站了起来。
  
  卫敏斋哟呵了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问她:“怎么了?事情解决了,你好像还不大高兴?”
  
  倒也不是这样。
  
  朱元沉默了一瞬,皱眉正要说话,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立即便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推开窗户答应了一声。
  
  付泰扬起脸来看着她,冲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向问天跟杨蔼然他们跟在后头,都朝着她挥手,很是激动。
  
  他们赶来的时候正碰上吴顺被东厂的人押走了,也算是松了口气,可是还是很怕朱元在这之前就出了事,现在见到了朱元还好好的,才总算是彻底放下心了。
  
  朱元很快从他们嘴里得知了李名觉跟他们在她被吴顺带走之后所做的事,忍不住有些出神。
  
  李名觉果然是一个很合格的文官,真是极为懂得利用官场上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为自己找到最好的一条路走。
  
  这回如果不是他力排众议去找了急于起复又跟吴顺有仇的髙阁老出山,这件事还不能如此快的就了结。
  
  她有些感叹。
  
  同时也有些疲累。
  
  这一晚上她经历了一场生死,如今危险退去,她觉得疲倦和沉重从四肢百骸都蔓延开来,听见付泰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便笑起来了:“当然是回去睡一觉啊。”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需要先去跟楚庭川诚恳的道个别和道谢。
  
  楚庭川站在窗口,见她回来也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只是淡淡的道:“吴顺必须要死,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朱元懂他的意思-----吴顺实在是太可怕的对手了,他跟顾传玠还不同,拥有比顾传玠凶狠得多的破坏力,如果她还想安生的活着,就只能趁着这个机会对他赶尽杀绝。
  
  朱元的动作微微一顿,迟疑着看了楚庭川棱角分明却又异常俊美的侧脸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觉得自己在这个素来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皇子殿下身上看见了......煞气。
  
  但是那个表情很快就消失了,快的叫朱元疑心自己是看错了,她听出了楚庭川话里的暗示,那就是,她手里掌握的这些秘密,是时候拿出来了。
  
  她沉默了一瞬,静静地点了头:“我知道该怎么做,殿下放心吧。”
  
  她精致的脸似猫似狐,出现一种类似动物猎食时候的凶狠:“我其实也不好得罪的。”
  
  等到出了门,向问天跟杨蔼然都迎上来,朱元冲他们点了点头,便跟付泰说起了夜里的事,她并没有掩饰自己要对吴顺赶尽杀绝的决心。
  
  付泰边走边忍不住沉下脸:“恭顺侯也真是够狠的......”他这么说着,又忍不住笑了,因为他想起了恭顺侯当初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这人连自己的亲弟弟和妻子尚且能够舍弃,现在又敢杀女,其他的人在他眼里,能算得上什么?
  
  他哼了一声,摸着有些发痛的肚子,又道:“真是要多谢殿下了......如果不是殿下,哪怕我们真的按照李大人说的去做,恐怕时间上也来不及,等我们赶去救你,已经晚了。”
  
  向问天一直沉默着跟在背后,也跟着附和:“是啊,姑娘,多亏了五皇子殿下。”
  
  杨蔼然就要理智得多了,他看了看四周,才轻声跟朱元说:“姑娘,咱们已经得罪了恭顺侯到这个地步,今天他为了找您,甚至不惜动用五城兵马司还有府兵卫,我们要不就......要不就只能尽力让他再无一战之力。”
  
  周围安静下来,关于这个,其实付泰还是有些顾忌的。
  
  毕竟朱元是付家的外孙女,而付泰跟付庄都在浙江当着武将。
  
  偏偏吴顺是武将头子,这么多年下来,吴顺的人脉网其实用恐怖来形容也不为过了,要是真的这回对吴顺赶尽杀绝,那之后付家和朱元只怕也同样会不得安生。
  
  “这个延后再说吧。”付泰吁了一口气,摸摸朱元的头:“你今天也着实累了,先好好睡一觉,你姨母还在家里等着你,大家都急的不行,如今你没事,她们也能放心了。”
  
  朱元摇了摇头。
  
  她之前说要回去睡一觉当然是玩笑的,有些事情不能拖,拖上一天都会生出无数变故。
  
  就如同今晚在张庆抓了吴顺之前,她还是可能会丢掉性命一样。
  
  她轻声说:“我先要去见一个人。”
  
  见人?
  
  众人都怔了怔,付泰便问:“是要去见李大人吗?李大人他不知道在哪里......”
  
  毕竟是他负责去找髙阁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