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清贵人 > 第四七三章、惊!女装大佬!

第四七三章、惊!女装大佬!

    p1()
  
      幸好胤禛不会读心术,不晓得姚佳欣内心的脏污想法,否则定要暴跳如雷。www..com
  
  
      胤禛娓娓道来“其实这贾氏原是粘杆处的人,粘杆处总管太监贾宁将贾氏安排去老十四府上,监视老十四的举动。”
  
      粘杆处的人!!
  
  
      这不是四爷陛下的特务机构吗?
  
      没想到这贾答应这么有来历!
  
  
      粘杆处总管太监贾宁和贾答应——这两人是什么关系?亲戚?或者是认的干亲?
  
      姚佳欣又吃了一惊,她连忙竖起耳朵听着劲爆八卦。
  
  
      胤禛微微一笑,“这贾氏自小生得清秀,去了老十四府上,一年年也出落得愈发标志。结果便被老十四给瞧上了。”
  
      卧槽卧槽!特么地还真的有奸情啊!
  
  
      但是,四爷陛下为何发笑?而且是一幅揶揄而得意的笑?
  
      难不成是因为强了十四爷的小情人而得意?!
  
  
      那四爷陛下就太恶趣味了!
  
      忽的,姚佳欣突然转念一想,这贾答应不是石女么!
  
  
      如此一来,那贾答应跟谁都没法有奸情!
  
      人家是清清白白的!
  
  
      姚佳欣眨了眨眼,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那啥……贾答应不是石女么,所以十四贝子就算瞧上了,也没法……”也没法那啥啥。
  
      胤禛突然咳嗽了两声,神色突然有些尴尬“朕可从来没说贾氏是石女。www..com”
  
  
      “啊?!”姚佳欣咻地站了起来,“她不是石女?!可是四爷不是说贾答应没法承宠吗?!难道你骗我的?!”
  
      胤禛急忙压着姚佳欣的肩膀将她摁回罗汉榻上,“别激动,朕没骗恬儿。贾氏的确无法承宠,但贾氏并非石女。”
  
  
      毛线球?!
  
      这逻辑不通顺吧?!
  
  
      不能那啥啥的女人,特么滴不就是石女吗?!
  
      “咳咳!”胤禛一脸大写儿的尴尬,“当初朕原本找个女子充当假嫔妃的,但是若是姿色平平的,旁人不信,若是姿色卓越的,这假嫔妃只怕会生出不安分之心。所以贾宁就跟朕强烈推荐了贾氏。”
  
  
      姚佳欣一脸狐疑“贾宁跟贾氏到底是什么关系?”——特么滴还强烈推荐?!
  
      胤禛低声道“父子。”
  
  
      哦,原来是父子关系啊。
  
      啊咧?!
  
  
      毛线球??
  
      父子??!!!
  
  
      不是父女?!
  
      姚佳欣懵逼了足足十几秒中,才回过神来,她咻地跳窜起来,“什么?!贾氏是男的?!”
  
  
      胤禛龙脸一黑,“当然不是!内宫之中岂可有外男?”连皇子成年后都要分府出宫,更何况是外姓男子。
  
      这一瞬,姚佳欣才总算明白了,“贾氏是太监?”
  
  
      胤禛点了点头。www..com
  
      姚佳欣脸色一瞬间古怪极了,卧了个槽啊!女、装、大、佬、啊!
  
  
      她脑中不由回想起贾氏那纤细婀娜的身段,那白皙如雪的脸蛋,那娇滴滴的眉眼——不知秒杀多少女人!
  
      长得这么好看,居然不是女人!
  
  
      姚佳欣也一丁点都没看出猫腻来!
  
      这贾氏无论样貌还是声音,都是娇软妹子!
  
  
      没想到居然是汉子?
  
      啊不,人家也不是汉子。
  
  
      但从基因角度上看,人家有xy染色体的。
  
      但是从生理上看,又不是个男人。
  
  
      但也绝对不是女人!
  
      “贾氏原姓沈,单名一个‘儒’字,幼时家境殷实,也是读过几本书的。后来家道中落,全家生计无着落,他这才想进宫但太监。但是……宫中太监名额是有定数的。”胤禛徐徐陈述着贾儒的身份来历。
  
  
      姚佳欣没错,太监也不是谁都能当的!
  
      胤禛继续道“也是他运气好,去了贾宁的府上为奴仆,贾宁瞧着他识文断字、聪敏机灵,长相也清秀,所以将他纳入粘杆处训练,还收他为义子。因瞧着贾儒出落得愈发标志,所以贾宁便叫他以侍女的身份进了老十四府上。”
  
  
      长相清秀的太监扮做小侍女,的确是手到擒来的事儿。而且侍女比起太监更不显眼,看上去也柔弱,因此更容易打探到消息。
  
      姚佳欣揶揄地道“结果他出落得愈发漂亮,竟被十四贝子给相中了。”——这一刻,姚佳欣内心也忍不住窃笑,十四爷看上了一个太监!!哈哈哈,这真是世纪玩笑!
  
  
      姚佳欣忙问“那十四贝子知道他是太监吗?”
  
      胤禛挑眉,笑道“原是不知道的,但是老十四色迷心窍,将贾氏迷晕了带回房中——”
  
  
      姚佳欣“额……”
  
      这十四贝子也是狗悲催的,瞧上府上的小侍女,想收入囊中解馋,结果迷晕了,拔了衣裳,才发现——
  
  
      嗯,这个发现,估计足以让十四贝子将年夜饭吐出来吧?
  
      胤禛脸带嘲讽“出了这种事儿,老十四自然没脸跟人提及,偷偷将贾氏赶出了贝子府,那之后数月都没碰过妻妾呢。”
  
  
      可怜的十四,估计被恶心坏了。
  
      姚佳欣捂嘴窃笑,只怕十四贝子的妻妾们还都互相怀疑是谁害了那个小侍女,结果导致十四爷伤心落寞,都没心思光顾后院了呢!
  
  
      忽的,姚佳欣心中一个激灵,“这么说,应该是十四福晋瞧见了贾答应,给认出来的!所以告诉了太后,太后以为贾答应跟十四贝子有旧情,所以才要灭口!!”
  
      唉,瞧这误会到哪儿去了!
  
  
      胤禛冷哼道“太后为了老十四,还真肯下狠手啊!”
  
      姚佳欣耸了耸肩膀,笑道“十四贝子跟贾答应明明清清白白!这事儿,太后肯定没问过十四贝子。”——否则也不会误会到这种地步。
  
  
      这贾答应真真是无妄之灾啊!
  
      原本是个男孩子,结果家道中落,活不下去,只能狠心断子绝孙,结果不但没进宫当公公,还被粘杆处训练成小侍女,去十四贝子府上当细作,还差点被十四贝子给“玷污”了!
  
  
      然后进了宫,继续熟门熟路做女装大佬,成为四爷陛下的假答应,却遭受这么多波折灾难,小命儿都丢了半条。
  
      “这贾儒,实在是可怜啊。”姚佳欣真心怜悯这个才十五岁的孩子。
  
  
      胤禛淡淡一笑,“那朕下旨,封贾氏为常在吧。”
  
      姚佳欣“额……太后才对他动了廷杖,您就加封,这——有点不太妥当吧?”
  
  
      胤禛冷哼,“朕就是特意封给太后瞧的!”
  
      姚佳欣这哪里是母子,分明是仇人啊!
  
  
      姚佳欣叹了口气,“我瞧着,太后对贾氏的杀心未消,得想个法子才是。”
  
      胤禛略一忖,淡淡道“这事儿简单,朕回头吩咐老十四府上的眼线,将此事知会老十四便是。”
  
  
      姚佳欣愣了愣,“万一十四贝子将贾答应的太监之身告诉太后可怎么是好?”
  
      胤禛嘴角噙着得意的笑“他不会的!老十四把脸面看得比命还重要,他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姚佳欣十四贝子好像的确是这么个人。
  
      有时候,最了解的你人往往是你的仇人。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清贵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