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掌欢 > 第164章 苦茶

第164章 苦茶

卫晗施施然起身:“那本王就去令爱那里了。”
  
  令爱?
  
  骆大都督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也知道那是我女儿,怎么当着亲爹的面这么光明正大去约会?
  
  要是换了别人,骆大都督直接就弄死了,偏偏这人是开阳王。
  
  忍着怒火,骆大都督问蔻儿:“你们姑娘请王爷过去干什么?”
  
  蔻儿笑盈盈道:“姑娘请王爷过去看大白。”
  
  大白?
  
  骆大都督眯眼琢磨了一下,反应过来:“笙儿养的那只白鹅?”
  
  蔻儿点头。
  
  骆大都督缓缓转向卫晗,以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王爷要去看鹅?”
  
  卫晗面不改色心不跳:“既然令爱相邀,本王去看看也无妨。”
  
  他看的是鹅吗?他看的是治病良药。
  
  骆大都督沉默了,心道:堂堂王爷跑到他府上来看女儿养的白鹅,这,这是什么人啊?
  
  “大都督,本王先过去了。”
  
  “呃——”骆大都督胡乱应着,目送卫晗离去的心情十分复杂。
  
  桌几上,茶已经放冷了,骆大都督这才回过神来。
  
  不行,他得跟过去看看。
  
  走到院中,骆大都督又改了主意。
  
  还是不过去了,笙儿难得心平气和邀请男人上门,男人难得心甘情愿赴约……
  
  想想怪心酸,骆大都督叹了口气。
  
  他过去不合适,可以打发樱儿她们几个去瞧瞧嘛。
  
  骆大都督立刻吩咐下人去请大姑娘三人过来。
  
  不多时,骆樱姐妹联袂而至。
  
  “父亲。”姐妹三人齐齐给骆大都督行礼。
  
  骆大都督扫量三个女儿一眼,轻咳一声:“你们在房中干什么呢?”
  
  骆樱道:“女儿在绣枕巾。”
  
  绣枕巾?
  
  骆大都督一听就拧了眉:“绣枕巾干什么?府里养的绣娘不是手艺挺好的。”
  
  他记得有个绣娘还是从南边请来的,在当地十分有名气。
  
  骆樱面颊微红,没有吭声。
  
  骆玥笑道:“父亲忘了,大姐快成亲了啊,在绣嫁妆呢。”
  
  “四妹——”骆樱嗔了骆玥一眼。
  
  骆大都督恍然:“对,樱儿快出阁了。”
  
  他看向骆樱的目光登时变得无比慈爱,心头感慨万千。
  
  不容易啊,总算有个女儿要嫁出去了。
  
  “亲手绣个一两样就得了,剩下的让绣娘做。”
  
  骆樱应了声是。
  
  “你们两个呢?”
  
  “女儿在练琴。”骆晴道。
  
  骆玥笑呵呵道:“女儿在踢毽子。”
  
  都很乖啊。
  
  骆大都督有几分感动,道:“你们三个不要总是闷在家里,没事可以去逛逛银楼——”
  
  说到这,他一下子想了起来:“对了,笙儿在青杏街上开了一家酒肆,你们知道吗?”
  
  三人齐齐点头:“女儿知道。”
  
  “知道啊——”骆大都督摸了摸短须,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三个女儿不知道呢。
  
  “那你们可以去尝尝,味道特别好。”
  
  在大都督面前,姐妹三人都是老实的,又齐齐道:“尝过了。”
  
  尝——过——了?
  
  这一次,骆大都督就不只是意外了,一叠声问道:“什么时候尝过的?你们三个一起去的?”
  
  姐妹三人互视一眼,骆樱站了出来。
  
  “酒肆开张没多久听三妹提了一下,我们就一起去吃了,后来又去了几次……”
  
  去了几次?
  
  骆大都督突然一阵心塞。
  
  为何他有一种所有人都吃过了的错觉?
  
  而他,昨晚才吃了第一次!
  
  最伤心的是因为笙儿不收钱,以后不好再去了,打包的吃食味道总会差一些。
  
  罢了,这个话题还是不说了。
  
  “今日笙儿那里来了客人,说是来看她养的大白,你们也过去瞧瞧吧。”
  
  姐妹三人面面相觑。
  
  父亲这提议有些古怪,是让她们去看客人,还是看大白?
  
  还是骆樱问道:“不知客人是什么身份?”
  
  “呃,是开阳王。”骆大都督随口道。
  
  姐妹三人滞了滞,谁也没吭声。
  
  “快去吧。”骆大都督大手一挥,把女儿们打发走。
  
  和娇娇柔柔的女儿们相处,他不是很习惯。
  
  出了院门,骆樱停下来。
  
  “二位妹妹去吧,我还差一朵花没绣完。”骆樱说罢,抬脚走了。
  
  骆晴冲骆玥柔柔一笑:“四妹去看看吧,我那首曲子还没练熟呢,回头先生要考的。”
  
  “二姐——”眼见骆晴就这么走了,骆玥无奈抽了抽嘴角。
  
  两个姐姐跑得倒是快,难道以为她会去吗?
  
  她还不如回院子继续踢毽子呢,好歹能锻炼身体,去三姐那凑热闹干什么。
  
  是男人好看,还是鹅好看?
  
  就算都好看也不是她的,有啥好看的。
  
  骆玥利落回了房。
  
  至于父亲大人的吩咐——父亲事忙,转头就不记得啦。
  
  卫晗由蔻儿领着进了闲云苑,并没在正院停留,而是穿过月亮门进了西跨院。
  
  院中树冠如盖,石桌旁一道素色身影显得有些慵懒。
  
  卫晗站定,喊了一声“骆姑娘”。
  
  骆笙站起身来,笑道:“王爷与家父喝过茶了?”
  
  “喝完了。”卫晗走了过去,余光扫量院落。
  
  并不见那只白鹅的影子。
  
  “石焱他们陪大白去花园散步消食了。”骆笙解释一句,给卫晗倒了一杯茶,“王爷稍等一阵。”
  
  一只鹅还要人陪着去花园散步?
  
  卫晗默默啜了一口茶。
  
  茶香独特,口感微涩。
  
  青瓷茶壶旁摆着个瓷碟,碟中放着四色点心。
  
  翡翠、淡紫、鹅黄、浅粉,色泽诱人,样子却简单,是圆鼓鼓胖乎乎的那种小点心。
  
  仿佛戳一戳就能流出甜蜜的馅料来,偏偏又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这些点心,酒肆里没有见过。
  
  卫晗矜持喝着茶,晃过这个念头。
  
  骆笙把点心碟往卫晗面前推了推,客气道:“王爷尝尝点心,配清茶刚好。”
  
  “不必了,我不大吃甜食。”卫晗婉拒。
  
  “原来这样。”骆笙把盘子拉回来,拈起一粒翡翠色的点心,“那我吃了。”
  
  翡翠色的点心咬开,淡淡的酸甜味飘出来,露出里面琥珀色的馅料。
  
  骆笙把点心吃下,擦了擦嘴角,笑道:“里面放了一点青梅酱,吃起来没那么甜腻。”
  
  解释完,她又拿起一粒浅粉色的点心。
  
  白皙近乎透明的纤纤指尖,粉得赏心悦目的点心,令人丝毫不会怀疑点心的美味。
  
  卫晗面无表情喝着苦涩的茶水,总算等到月亮门处传来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