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1056章 兮兮你就是我最大的事业

第1056章 兮兮你就是我最大的事业

“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底下的人承担责任。”
  
  “也许还有别的办法。”
  
  也许?商场上那一套,你死我活,在这个女人眼中都成了什么?“要摆平这件事,只有这个办法。”
  
  那边并没有让她插手平息这件事,她只是想心里大概有个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减少纪优阳的伤害。“是吗。”
  
  那是吗,两个字,带着否定和怀疑,讲到口干舌燥的乔隐,觉得自己就是白讲了,面对这么个把世界想的太美好的女人,他除了无奈,也只剩下无奈。
  
  乔隐拉下脸的样子,像极了纪澌钧生气的模样,木兮打开乔隐放在桌上的铁盒,捡起一颗糖递给乔隐,“吃颗糖吧。”
  
  接过糖的乔隐,把一颗糖塞进嘴,第一次吃这么酸的东西,乔隐被酸到眼泪都快出来了。
  
  “哈哈哈……”
  
  纪澌钧吃到酸东西,是直接将视线挪开,用力抿着唇,自我在内心压制情绪,她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看到纪澌钧奔溃的表情,一直都没瞧见,现在在这个长得跟纪澌钧那么像的人脸上看到这种表情,木兮就能想象到纪澌钧奔溃的模样,没忍住的木兮,笑出声。
  
  这个疯女人,真是没良心,要不是他手下留情,她能活到现在?还敢笑话他!
  
  知道自己失礼,不该笑话乔隐,木兮拉过糖盒,找了一颗甜的递给乔隐。
  
  他还敢吃木兮给自己的东西?
  
  “……”
  
  “这是甜的。”
  
  眼神怀疑的乔隐,半信半疑接过后,还是不敢吃,将糖放回铁盒,他可不敢再吃,搞不好又出洋相。
  
  就在木兮快被乔隐谨慎又无奈的举止逗笑时,敲门进来的人,手上还抱着一堆的文件。
  
  看到乔隐和自家太太呆在同个位置,费亦行快步走过来,带着对乔隐的不满,重重把文件放在桌上,“太太,这是我们物流部需要您亲自过目的文件。”
  
  乔隐瞥了眼那一堆文件,他真怀疑,纪澌钧叫费亦行送这些文件过来,别有目的。
  
  “乔总,您工作那么忙,有什么事,可以让手底下的人过来,不必自己亲自过来跑一趟。”欲言又止递了眼乔隐站着的位置,“更何况,有些爱说八卦的人,还会乱造谣,说你们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的难听不止,还会有损你的名誉。”
  
  说了那么多,费亦行就是介意他在这里,怕他跟纪澌钧抢木兮,这么明显的意思,乔隐一眼就看透了,乔隐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王珩去买东西应该快回来了,我等他过来,装好鱼缸再走。”
  
  这个乔隐,没事给他家太太送什么小金鱼?一看就是别有用心,别有意图,“乔总,这种琐碎的小事就不劳烦您操心了,我来做就好了。”费亦行端起桌上的小金鱼,“太太,这几条小金鱼多可怜,还是带回去放到鱼池去养,我现在就让人把这些鱼送回去,跟纪总给宝少爷买的鱼养到一块。”
  
  “把东西放下吧,没什么事,你也出去吧。”
  
  “是。”反正这病恹恹的鱼也活不了多久,放哪儿都一样,费亦行把东西放回原位,冲着乔隐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乔总,我送您。”
  
  不得不说,纪澌钧真是找了一个好帮手,连感情都照顾到去,“那我先回去了,待会我让王珩过来装。”因为董雅宁不喜欢木兮,所以他也不会喜欢木兮,更不会听托马斯的话做出那种愚昧又可笑的事情,东西送到了,他也不会再留在这里。
  
  “好。”
  
  乔隐刚拿起桌上的糖果盒,费亦行就盯过来了,好像乔隐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一样。
  
  绕过办公桌走了几步,乔隐停下步伐,转身看着木兮,亮起手上的东西,“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改天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无非是看不惯费亦行把自己当贼盯着,想气气费亦行罢了,反正,他也知道,自己是不会跟木兮出去吃饭,木兮也不可能跟他吃饭。
  
  “好。”
  
  太太居然给乔隐送礼物了?
  
  乔隐还要约太太吃饭?
  
  这个乔隐,为了接近太太,还真是不折手段!
  
  有他在,这些心术不正的人都别想接近他家太太。
  
  费亦行把乔隐送走后,坐到腰痛的木兮,从轮椅起身,沿着办公桌周围散步,忽然听到开门声传来,木兮赶紧回轮椅那边。
  
  拎着水果进来的男人,对上木兮慌张的表情,笑着解释道,“老婆,是我。”
  
  没来得及坐下的木兮,瞥了眼提着一篮子水果进来的纪澌钧,摸了摸肚子的木兮,故作眼神冷漠,“在公司,只有木总,没有老婆。”
  
  担心还会有人进来,木兮不敢再走,正要回轮椅坐着,过来的男人,胳膊绕到她后腰搀着她,“别担心,我把门上锁了。”递了眼篮子里的东西,“你想吃哪样,还是每样都来一点?”
  
  这个篮子上还有农场的名字,这些水果看起来很新鲜,应该都是刚摘下来的,见纪澌钧提着一大篮水果来找自己,心里感动的木兮,表面上还装的一脸无所谓,“这些水果,你还是留着给你未婚妻吃吧。”从纪澌钧怀抱出来,木兮回到轮椅,坐下后继续看桌上的文件。
  
  提着篮子的男人往办公室内的独立洗手间走去,将水果洗干净写好放到碟子上,端到木兮面前放着。
  
  也不管木兮吃不吃,纪澌钧坐下后,就一直盯着对面的木兮看。
  
  被看到浑身不自在的木兮,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纪总,难道你就没有工作要做?”
  
  “你就是我最大的事业,我的一切。”男人说完后,身体往后靠,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木兮看,见木兮满脸通红,不知道是被自己气到的还是因为害羞,纪澌钧努嘴递了眼木兮面前的文件,“你不用在意我,继续做你自己的事情。”
  
  拿纪澌钧无可奈何的木兮,只能将桌上文件挪到中间挡着,对面的纪澌钧,看到木兮在搬东西,赶紧帮忙。
  
  堆得高高的文件,挡在两人中间。
  
  隔开后,低头处理文件的木兮,目光不自觉挪向一旁的果盘。
  
  看着这些东西,木兮又望了眼被文件挡住的男人,她不理他,他还一个劲的凑过来百般讨好,真是又傻又让人生气。
  
  生气归生气,可心里那股幸福感,木兮却骗不了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傻的男人。”
  
  端起面前的文件,凑过来望着木兮,“老婆,你在叫我吗?”
  
  “放回去!”
  
  “是。”老婆的话,就是宗旨,不能违背。
  
  ……
  
  途中回了纪公馆一趟,去地下酒窖拿了几瓶没开封的红酒再去找沈东明。
  
  到了沈宅。
  
  因为外面有辆车刚出去,纪优阳在车上呆了一会才下车。
  
  “升叔。”
  
  目送人离去的富升,看到下车的人,点了点头,“沈董在开会,应该要点时间,先去看你妈吧,我再让人去叫你。”
  
  “那是谁?”没看清,刚刚那辆车里坐的是谁。
  
  “梁平。”跟纪优阳一块进去的富升回了句。
  
  “他倒是来的挺勤快的。”是不是也知道局势有变,以为是这边得利,所以才常往这边跑。
  
  “梁浅和阿呈的事情一直没定下来,他梁家现在都被人赶回老宅去了,能不着急?”
  
  “没真的打算,让他们结婚吧?”梁平跑的那么勤快,老头子要不见,梁平也来不成,真担心,梁平为了梁家真要想方设法说服老头子搞联婚。
  
  “暂时是没这个意思,得看今晚山海湖的宴会,也说不定,不过,这说不定的机会,各占一半,兴许,梁平那些门生重新派的上用场,那就真的有可能要联婚。”想起一些事情的富升,抬起的手落在纪优阳肩膀上,“我知道你跟他的事情,但,还是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多少联婚,不就是走个形式,跟谁结婚都一样,婚后,想怎么样,都是你们的自由。”
  
  怎么富升的话,听着不像是沈呈跟梁浅,反倒是他,“我娶梁浅?”
  
  “这种小事,让阿呈去做就可以了。”能够得上纪优阳出场的,也就只有到了必要的时刻。“好了,快去吧。”
  
  “嗯。”
  
  知道沈东明不喜欢自己,纪优阳不想这些好酒糟蹋,被沈东明砸碎一地,纪优阳让方秦把东西交给富升,“升叔,麻烦你替我带过去。”
  
  接过酒盒的富升,打开后,看了眼这几瓶盖有纪家印章还残留有灰尘痕迹的红酒,“这份礼物,东明会很喜欢。”
  
  沈东明或许会喜欢这些,但不会喜欢他。
  
  富升拿酒进去后,纪优阳也去找苏岚,快到苏岚房门口的时候,想起什么的纪优阳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方秦,“你去车库等我吧。”
  
  “是。”
  
  方秦走后,纪优阳正要推开苏岚的房门,从里面出来的保镖告诉纪优阳,苏岚和姜尤珍在另外一个房间试衣服。
  
  按照保镖指的方向,过去的纪优阳,敲了敲门,进去后,看到姜尤珍跟苏岚,正在试穿外套。
  
  姜尤珍一看到纪优阳,连外套都不试了,冲着纪优阳张开手。
  
  多少人想通过姜尤珍接近老头子,都没法近姜尤珍的身,也就他有这个荣幸,过去的纪优阳伸手抱了抱姜尤珍,“姜姨,好久没见你,你又漂亮了。”
  
  抱着纪优阳的姜尤珍,目光越过纪优阳看了眼对面的苏岚,小声提醒纪优阳一句,“你小子小心点了。”
  
  什么小心点?以为姜尤珍提醒自己沈东明那边有麻烦事,就在纪优阳点头时,姜尤珍冲着苏岚那边递了个眼神。
  
  原来是这边。
  
  苏岚找他无非就是那几件事。
  
  “你先试衣服,我过去找我妈。”
  
  姜尤珍知道董雅宁忌讳沈呈,顺手提了一下纪优阳的领口,要走的纪优阳看了眼姜尤珍,读懂其中意思的纪优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姜尤珍为了给她们母子俩一个聊天的机会,找了个借口问道,“要不要喝点鲜榨果汁呢?”
  
  往苏岚那边走的纪优阳停下脚步望着姜尤珍,“如果是你亲手给我做的,那我就喝。”
  
  拿起自己脱下的外套,路过纪优阳时,姜尤珍用力捏着纪优阳的脸,“就属你最挑剔,谁让你长得帅讨人喜欢,苏岚,你要喝什么?”
  
  “随便吧。”喝什么其次,现在最要紧的是先跟纪优阳单独相处说几句话。
  
  “好。”
  
  姜尤珍走后,苏岚立即将纪优阳拉到一旁的凳子上,没等纪优阳坐下就开始倾诉,“阿阳啊,你不知道,这个沈东明真是越来越过份,他根本没把咱们母子当做人,你知不知道他今天早上做了什么,他当着我的面,把祁氏集团送给高博文,要不是高博文推辞,我看高博文现在已经是祁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以前,或许,他在乎过集团的动静,可现在,他对这些勾心斗角,是越来越感到疲倦,似乎有些有心无力,“说句常理话,高博文对老头子那么忠心,也为沈氏出了不少力,老头子要给他什么,那也是高博文应得的。”
  
  目光震惊的苏岚,盯着纪优阳打量许久,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不然纪优阳怎么会毫不关心自己的利益,说出高博文应该得到这些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