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963章 她竟然呼救

第963章 她竟然呼救

    这是战倾城昏迷的第三个夜晚。
  
      从那夜他走火入魔之后,到现在,两天三夜,他始终昏迷不醒。
  
      如今外头都是在搜索他们的探子和士兵,这个时候,连找个大夫都得要秘密进行。
  
      万幸的是,雪姑调养了两日,今天终于稍微有所好转。
  
      给战倾城看过,却也还是摇头:“九儿不在,我对他现在的情况完全把握不住。”
  
      “外头有名的大夫,我已经找人请过,他们都是束手无策。”
  
      慕牧如今也是一筹莫展,乔木伤了之后,好不容易才醒过来。
  
      雪姑也是重伤,如今虽然醒来,却连运功都不能。
  
      剑一是他们这么多人之中,伤得最轻的,但,剑一只会杀人,在天机堂那短短的时日里学到的知识,还不足够去救助任何内伤的人。
  
      至于慕牧,虽然也受了内伤,但,比起雪姑和乔木,算得上是轻的。
  
      这两日以来,剑一和慕牧轮流给战倾城运功,可每次,都被体内那股让人完全捉摸不透的真气给逼回来。
  
      那股真气在他体内四处流窜,任何外力想要强行闯入,都会被他反噬。
  
      轻则将他们逼得住手,重则,会伤及外力的主人。
  
      “他体内的真气太强悍,外人连碰一下都不成,更别说,要将它制服。”
  
      雪姑刚才强行试了下,立即被逼得吐血,现在,是再也不敢轻易碰他了。
  
      “难道,就任何安分真气逆转不休?”
  
      慕牧看着床上那个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男子,眉心锁得紧紧的。
  
      那夜,若不是他为自己当了黑衣男子的掌力,他也不会伤成这样。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没有人能将他那份真气制服,他就一直醒不过来。
  
      “九儿到底是不是宫里的那位小公主,我们至今还不知晓,如果真的是她,只要她回来,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的。”
  
      “若她真的是九儿,为何这么长的时间,都不曾给我们留下半点提示?”
  
      坐在一旁的乔木看着雪姑,因为伤得太重,虽然醒来了,可如今连多说会话都觉得吃力。
  
      她深吸一口气,才道:“也许,我们根本就是找错了目标。”
  
      雪姑没说话,慕牧看了众人一圈,才道:“今夜,我再去皇宫闯一闯,探个虚实。”
  
      “不妥……”雪姑对那夜的黑衣人,依旧是心存余悸。
  
      “那夜的黑衣人,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受了重伤,否则,就算是走火入魔的九王爷,也未必能敌得过,你去的话……”“可他也被大哥给伤了。”
  
      慕牧是亲眼看到的。
  
      那黑衣男子被战倾城最后那一掌,震得斜飞了出去。
  
      若不是忽然出现的黑衣女子将他救回,他必然也会倒下。
  
      “可那位黑衣女子又是谁?
  
      宫中到底还有多少如此厉害的角色,我们都不知道。”
  
      雪姑看了所有人一眼,浅叹了一声:“慕牧,我们如今,剩一屋子的伤兵残将,万一你也受了伤,九王爷怎么办?”
  
      可是,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除了九儿,还有谁能救得了九王爷?
  
      这头如今一筹莫展,九儿那里,有了她悉心的照顾,四皇叔却恢复得特别顺利。
  
      到了晚上,已经可以下来,自由行走了。
  
      虽然其实人家早上就可以下床,什么将她抱起来,但,在九儿的坚持下,凤离这一整日还是躺在了床上。
  
      直到夜里,九儿给他检查过伤口,也把过脉之后,才终于点头,放他下来走走。
  
      “只可以在院子里走走,可不许到处乱跑,知道吗?”
  
      “还有,一定不能运功,你的内伤很重,绝对不能再动手。”
  
      “放心,在这座皇宫里,谁会跟四皇叔动手?”
  
      凤江对这点,直接给她拍胸口打包票。
  
      “更何况有我在这里,是绝对不可能让四皇叔动手的,别瞎操心了。”
  
      九儿马上得要回自己的公主殿沐浴更衣,走之前,当然得要交代好。
  
      虽然一刻都不想离开四皇叔,可是,她一个姑娘家,总不能在三皇兄这里洗澡换衣服什么的。
  
      这事传出去,始终是有损名声,哪怕是亲兄妹也不成。
  
      让父皇知道,又该生气了。
  
      “你回去吧。”
  
      凤离虽然舍不得,但也知道,一个公主,夜里确实不宜留在皇兄的寝宫。
  
      昨夜是例外,他并不知她在这里。
  
      今夜,既然已经知道,就不能坐视不管。
  
      “我不会动武,也不会伤到自己,我保证。”
  
      “真的?”
  
      “真。”
  
      凤九儿在凤离的保证之下,终于从凤江的寝宫离开,返回自己的公主殿。
  
      沐浴更衣之后,她倒在床上,差点就睡过去了。
  
      如果不是忽然出现的那道黑影,她一定会睡过去。
  
      可是,这么大个人横空出现在面前,能睡得着吗?
  
      “你……”看清楚不是三皇兄之后,她眼一睁,立即呼唤:“救命!来人!来……唔唔!”
  
      剑一怎么都没想到,她看到自己竟然会喊救命。
  
      要是早想到,绝对不会任由她呼唤出声。
  
      他大掌一伸,捂住她的唇,让她所有的呼唤彻底被压了回去。
  
      外头,听到动静的宫女赶了过来,就要开门。
  
      情急之下,剑一一把撕下凤九儿的衣襟,沉声道:“告诉她没事,否则,我脱掉你的衣裳!”
  
      九儿又急又气,可肩头已经露出来,也不知道这黑衣男子会不会真的乱来。
  
      小宫女没有武功,就算进来也只是多了一具尸体,没有任何拯救意义。
  
      想了想,她用力点头。
  
      就在宫女将房门打开之际,剑一搂着九儿躲在屏风后,同时放开了她的唇。
  
      凤九儿立即道:“没事,我在换衣服,出去!”
  
      她声音很冷,不笑的时候,竟然也能不怒而威。
  
      宫女被她冷沉的命令吓了一跳,刚迈进来的脚步一收,立即退了出去,并给她将房门关上。
  
      剑一依旧扯着凤九儿的衣襟,低声道:“告诉她你要就寝,今夜,不许任何人打搅。”
  
      九儿吐了一口气,无奈朝外头道:“我要就寝休息了,今夜,谁也不许靠近,否则……否则就赐她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