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把皇上拐跑了 > 第32章 宵罗堂 一

第32章 宵罗堂 一


  南宫逸当然会意,他咳了咳,转头吩咐内侍:“好了,你们先回宫吧,本公子有事去去就回。”
  内侍们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虽然知道这样不妥,但是皇上的命令却不敢不听,只得诺诺应着。
  南宫逸迈开长腿,昂首向前。苏萌笑眯眯的跟在他身后,嘴角满是耐人寻味的笑容。暗想,小白脸呀小白脸,你这可是主动落入姐姐的手掌心心了。
  她赶上几步,殷勤的问:“那个……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队友了,那我可不可以问一问下你的尊姓大名呢?”
  南宫逸步伐不急不缓,折扇轻挥,显得潇洒至极。他斜眼瞅了她一眼,“嗤”的一声冷笑,回过头去,也不打算回答她的话。
  苏萌不以为杵,笑呵呵的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是超级富二代,你的老爸……额,你的父亲一定特别厉害,比王公子的父亲还厉害,对不对?”
  南宫逸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王公子?他算什么东西?给小爷提鞋还不配!”
  “那是那是……”苏萌嘿嘿一笑。“不过,进赌坊有一个规矩,我可得提醒你了。”
  “什么规矩?”
  “那就是,在坊里要尽量单调一点,千万别炫富!”
  “炫富?”
  “对,就是不要到处宣扬自己家里很富有,很有钱,家里有金山银山。”
  “这是为何?”
  “哎呀,这还理解不了嘛?你开动脑子想一想啊,如果人人都知道你有钱,家里有矿,那别人还不得联合起来专门赢你一个人的银子?”
  “嗬?”南宫逸年少气盛,又对赌钱一窍不通,闻听这话自然嗤之以鼻。“想赢小爷的银子,那也得他们有那个能耐。走吧,废话少说!”
  苏萌偷偷一笑。两人紧赶慢赶,不一会儿就到了赌坊门口。
  站在赌坊门口,南宫逸抬头一看,只见门匾上挂着“宵罗堂”三个一,下面是一副烫金的对联。上联:你赚我赚他赚大家赚;下联是:你赢我赢他赢大家赢。横批是:输赢看开点。
  南宫逸“啪”的收回折扇,冷笑一声,也不打招呼,抬脚就朝里面闯。
  守门的两个大汉拦住了他,上下打量他几眼,感觉很眼生,问:“这位公子是喝茶还是练手?”在大楚,练手就是赌钱的意思。
  “练手?练什么手?”南宫逸眉头一皱,他对这些赌博术语闻所未闻,哪里知道练手是什么意思?“你这里不是赌坊吗?”
  大汉对视一眼,眼里起疑。
  苏萌从他身后探出脑袋,笑嘻嘻道:“谁喝茶了?咱们当然是练手的。只不过我这位哥哥是初次入水,还不懂规矩,请二位见谅。”
  两名大汉见这小姑娘说得有模有样,这才了然的点点头,又见南宫逸衣饰华贵气质不凡,与平时来客大不相同,估计是难得的大客户,语气立即就客气了许多。
  “原来如此,请问公子贵姓?”
  南宫逸还没来得及回答,苏萌又笑道:“他是我猪哥哥,自然姓猪啦……”
  南宫逸心头火起,瞪了小丫头一眼。“本公子才不是……”话到口边,忽然停住,心想,自己的真实姓名岂能透露?
  守门的大汉怔了怔,道:“原来是朱公子,幸会幸会。只是,两位不好意思,咱们赌坊不许女人进去,旁边这位姑娘……”
  苏萌忙道:“哎呀,我只是他的丫鬟,帮他端茶递水的。”
  大汉闻言一愣,仔细看苏萌,见她眸子灵活伶牙俐齿,暗暗称奇。心想,这朱公子出门不带小厮带丫头,可真有些怪了。但是他二人见多识广,心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京城这个花花地方,什么样的人没有呢?当下不再问什么,挥手放行。
  苏萌忙拉着南宫逸的手进了门。
  她的小手温软滑嫰,南宫逸心跳骤然加快,下意识的抽回手。
  苏萌歪头瞅他,见他俊美的侧脸有可疑的红晕,忍不住好笑:“猪哥哥,你害羞的样子真有趣……”
  “小爷不姓猪……”南宫逸粗声粗气的辩解
  苏萌捂住嘴笑道:“我知道你不姓猪。可是你的属相是猪呀,叫你一声猪哥哥总不会错吧?何况……”她忽然压低声音,笑嘻嘻道,“你那么笨,叫你一声猪哥哥正合适。嘻嘻!”
  “你——”
  南宫逸气得瞪眼,却又拿她没办法,只见这小丫头嘴角含笑似桃花绽放,眸光如星光点点惑人至极,心口不受控制的又跳了起来,只得咽下了骂人的话,哼了声,迈开大步,赌气似的蹬蹬蹬走进堂子里。
  苏萌忍不住捂嘴直笑。这小白脸傲娇的模样简直太有趣了!
  刚进去,一眉清目秀的小堂倌迎了过来,躬了躬身,殷勤的道:“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宵罗堂吧?练手吗?”
  南宫逸看了苏萌一眼,这次不待她回答,昂首道哼了一声道:“自然。”
  堂倌立即会意:“那公子是赌大还是赌小?”
  南宫逸又看了苏萌一眼。苏萌笑道:“当然是赌大了,小的忒没劲。”
  堂倌有些吃惊,特别多看了苏萌一眼。一般第一次来这里的客人因为地盘不熟悉的缘故大多是赌小,如果冒大的话万一输了会很难看的。
  苏萌知道他心里的疑惑,抿嘴笑道:“小倌,道里的规矩我们是懂的,你也不用多说什么,只管带我们上去便是。”
  堂倌更讶异了,一边看苏萌,一边又打量南宫逸,见他俊美非凡,派头着实不小,心下了然,忙躬身相迎,笑吟吟道:“那好,二位请跟随小倌上三楼吧。”
  原来,这家宵罗堂一楼是茶水堂,二楼是赌小的,三楼才是赌大的。一般有生面孔来时,堂倌一般会问喝茶还是赌钱,如果是赌钱的客人就会迎上二楼三楼。
  之所以这么谨慎,是因为在大楚,律令明令禁止赌钱,虽然律令禁止了,但是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也只是禁止官员赌钱,民间反而没有那么严格。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大大小小的赌坊就有几十家,而宵罗堂就是比较有名的。只要不闹事,规矩的做生意,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何况,京城里的人大多好赌,有钱的大赌,钱少的小赌,没钱的看别人赌,也算是京城里闲来无事的一种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