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色的夜晚 > 第一章 单身的男人,奇怪的女人,诡异的小孩

第一章 单身的男人,奇怪的女人,诡异的小孩


  窗外,汽车发出刺耳的鸣笛声以及因加快了速度一掠而过的呼啸声。
  白苍站在落地窗前,借着28楼的高度观望这个城市。对于语文成绩贴地板的他,也只能用现代化三个字来形容这里了。他注视着手中的黑色U盘,轻轻地摩挲着上面奇形怪状的纹路,思索着未来他可以几天不出门。
  因为他懒地没边,所以平时基本不出去。除非家里没吃的了,否则就算地震他都懒得动。再加上他现在腿脚酸痛,大脑发昏,估计连饿死都不会再出门了。
  今天早上,白苍找吃的的时候发现冰箱空了,于是摸着肚子哭丧着脸下楼买吃的了。顺便把丢了满地的方便面袋、面包袋、饮料瓶装进了一个大垃圾袋里带到楼下丢掉。要不然他家连站脚的地儿都没了。
  白苍站在电梯里按下了一楼的键,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发出“咯噔”的一声。
  电梯里,白苍拿着一根绳子准备把垃圾袋扎好,防止里面有喷发迹象的垃圾掉出来再被物业主管骂。
  他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攥着垃圾袋,用绳子左绕一圈右绕一圈,最后差点把攥着垃圾袋的手捆了起来。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手中用来扎垃圾袋的水手结,怕到最后把自己的手捆起来。
  蓝色屏幕上的数字不停跳转,很快便停住不动了,白苍抬头看了看显示屏,才二十二楼。
  电梯门以关上时的速度缓缓打开,进来了一个30几岁的中年人,白苍随意打量打量,觉得对方可能是个有些邋遢的单身汉。因为当对方看见自己搬家似的拖着一个口袋一样大的垃圾袋居然一点都不惊讶,还会意般的笑了笑,可见这种事他也没少干过。
  18楼时电梯又停了一次,进来一个捧着手机的女人,双手托着手机的样子跟供佛似的,虔诚地不得了。她抬头看一眼电梯显示屏,然后又迅速低头看手机。白苍又百无聊赖地打量了她一番,最后得到的结论是:这个女人要么在和男朋友聊天,要么就是在修照片。
  就在白苍看那女人的时候,一旁的大叔突然咳嗽了几声,白苍闻声看过去,却发现他正朝着白苍挤眉弄眼的。白苍保持着良好的教养斜了他一眼,心想:这男的发什么神经呢?
  见白苍不理解,那大叔有些着急了,赶忙用手指了那个女人一下,然后快速收回来,就像做了亏心事怕被发现一样。
  白苍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接着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手里的口袋都差点儿滑出去。
  那个女人的肩头趴着一个有些畸形的小孩,身形扭曲着,脸埋在女人的身上一动不动,不时发出尖锐的呼吸声。
  如果只是一个畸形的普通小孩就好了,可关键是那小孩怎么看都不正常啊。如果说他的皮肤是黑的,白苍也许还能接受,毕竟非洲人在亚洲国家又不是没有。但是那小孩儿浑身都是深蓝色的,幽幽地发着暗色的光。
  而那女人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仿佛看不见也听不见一样。
  白苍打了个寒颤,心想:这妈妈是有多不靠谱啊,让自家儿子掉染缸里了吧。
  实在没话骗自己了,白苍只好僵硬的扭过脖子去看那大叔,希望那大叔能给自己点勇气,哪怕是心理上的安慰,就算让他知道他不是单独一个人面对那深蓝色东西。
  结果那大叔居然还在挤眉弄眼的指着那女人的方向,就跟上了发条的玩具似的。白苍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大叔可能要比那女人更不靠谱。
  他无奈地又转过头,但不想再看那小孩,只好四处看看,却越发觉得这电梯有点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究竟哪里奇怪。他只好不着痕迹地朝电梯的角落里移了移,尽量离那小孩和那大叔远点。
  可能是心理作用,白苍总感觉电梯里在冒冷气,他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衬衫,小心翼翼地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心里有些慎得慌。
  这个小区白苍住了好几年了,这小区的物业有多抠门他可是非常了解的。别说大夏天在电梯里开空调了,就算是电梯坏了都舍不得找专门人员来修,还是物业主管自己捣腾的,电梯里怎么可能会这么凉快,甚至还有点冷呢?
  他又抬头看了看显示屏,发现才到十楼,这破电梯怎么这么慢哪?他心里默念着,巴不得赶紧出电梯。
  他皱着眉头又偷偷瞄了那小孩儿一眼,结果正好对上了那小孩红色的眼睛。刚刚没抬头还好一些,现在头这么一抬把白苍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垃圾袋都抡上去了。
  小孩的脸上根本没有皮肤,而是深红深红的血肉,还带着一部分绿色,就像是东西腐烂后才会有的颜色仿佛是从皮肤里渗出来的。脸上不时钻出几只白色的蛆虫,在他不堪入目的脸上伸曲着蠕动几下后又从另一处钻了进去。血肉模糊的一张脸再配上一身蓝色,那种视觉冲击让人想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白苍捂着嘴,忽然想看看那大叔的反应,于是边提防那个红脸蓝精灵,边转头看向那大叔。
  一看之下,白苍就愣住了,刚刚那个大叔,不见了。
  白苍难以置信的用手擦了擦眼睛,又使劲儿眨了几下,眼前除了电梯的合金墙壁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笑声,
  很尖细,有点类似于哭声。
  白苍猛地回头看向那女人,却发现那个女人也不见了。就好像那两个人从来没出现过,只是他的幻觉一样。不,比幻觉更加匪夷所思。
  难不成大白天的闹鬼了?!白苍此时内心波涛汹涌,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就在此时,电梯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接着停住了。白苍紧张地看了下屏幕,一楼。他立刻松了口气,用手抚了抚胸口,摸到了自己频率过高的心跳。
  白苍拽着口袋,电梯门刚打开他就几步冲了出去,却听到一个男人惊呼:“唉呀!”白苍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头装上了门外等电梯的人。
  “砰”的一声,白苍直接坐在地上了,手里的垃圾袋也松了,在地上打了个转,垃圾至少飞出来一半,泡面桶、牛奶盒铺了一地。
  白苍欲哭无泪地看着地板,心中都快泪流满面了:我今天咋就怎么惨呢,要是让主管老头知道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啊?
  这时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小孩儿你没事吧?”
  他赶忙摇头,然后坐地上就准备捡垃圾。一双粗糙黝黑的手伸过来,帮他一起捡。
  白苍感动地差点儿热泪盈眶了,抬头正准备道谢,挂在嘴边的笑却硬生生的僵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白苍见过一次,印象十分深刻。
  就是刚刚电梯里发玩神经后又离奇消失的那个大叔。
  见白苍不动,那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用下巴指了指垃圾,示意他赶紧捡。随后又无视白苍僵硬的表情感慨道:“一看就知道你没经验,就你那点胳膊腿儿,哪能抬动这么多垃圾啊?”
  白苍咽了一下口水,看着眼前的人忙活,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不也是宅男吗?哪来经验?”
  那男人一笑,乐呵呵地说:“怎么可能,我还得赚钱呢。我单身啊,垃圾啥的都是五个月清一次,经验就是这么来的。”
  白苍听着他不靠谱的话,有些疑惑,这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鬼啊,但是电梯里的事又怎么解释?莫非真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那人已经迅速地收好了垃圾,还很热心地说道:“走,我帮你抗垃圾。”说着就转身走向垃圾池。
  白苍见他扛着垃圾袋毫无压力地走了,连忙一手撑地站了起来追上去。但又不敢靠的太近,只好保持着一米线的距离跟着。
  半晌,白苍摸摸下巴说:“叔,你力气挺大的嘛。”那人一把将垃圾甩进垃圾池,略自豪地说:“那是,我最高记录是五口袋!”说着比了个小菜一碟的手势。
  白苍嘴角一抽,心里直想:这种事自豪个什么劲儿啊,想让全天下知道你没老婆吗?
  那人倒不在意白苍溢于言表的鄙视,只是用手拍了拍白苍的肩膀说道:“你看看,咱俩这么有缘份,我就给你个好玩的东西吧,你会感谢我的。”
  说完塞了一个U盘在白苍手中,不等白苍说话便径直离开了。
  白苍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手中黑色的U盘,心里默念:果然是神经病吧。
  他随手把U盘揣进口袋,就去买吃的了。
  等他抱着两大袋的零食回来后,发现主管老头正蹲在电梯前。白苍瞬间感受到一股危机感,他立即看向电梯,果不其然,电梯坏了。而且,两个都坏了。
  等白苍半拖半拽地把东西带到二十八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他喘着粗气趴在家中木地板上,暗骂那两个破电梯不给力。揉着发酸的小腿,他掏出那个U盘仔细端详起来,像是地图边界线一样的纹路吸引了他的注意。
  反正也没啥事,不如就看看里面有什么吧,一个老单身汉的U盘还是值得深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