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你是我的一道难题 > 二:不知姑娘心里是否惦记小生

二:不知姑娘心里是否惦记小生


  李颜泽因为被魏茨木踢了一脚,真的是很疼,立了个flag决心要让魏茨木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就这样被孙老罚倒立,李颜泽也是哭啊,年级第一也有很多的烦恼好吗!
  
  魏茨木回到教室后,当堂D班的课是化学……
  
  “报告。”
  
  “干嘛去了?”
  
  “没怎么,亲戚来看我来。”魏茨木面对那个有点秃顶了化学老师,不愿多说什么。
  
  “出去!你第一天上化学课?”化学老师并不买帐,because魏茨木已经在这个月五次用这个理由了。化学老师就算再傻也看得出这是魏茨木的理由。这妞说不定跑哪去玩儿了。
  
  月烨看着魏茨木又一次用这个可笑的理由,哭笑不得的低下了头。心想:唉!茨木你这个大傻子,你都不知道全班听这个理由有多久了,她们都建议你去看看医生了。
  
  唉,真不让人省心!
  
  “老师!”月烨站了起来,再一次打算帮魏茨木解围。
  
  “茨木其实是因为帮班主任搬东西才迟到的!而且这是很重要的,关系到全班的利益,唉,茨木就是速度太慢了!”
  
  这么瓜皮的解围方式让D班很多学生都忍俊不禁,化学老师又不是真的傻,一听就知道这是编的。再一看时间,已经上课6分钟了,算了,也不想计较,就只是让魏茨木站到黑板报那边听课。
  
  其实,对于魏茨木来说,进不进来上课都差不多,反正也是摸鱼的一节课。
  
  刚刚那个人到底谁啊?我还好心教育他,其实关我屁事不是吗?真的是,搞笑的人!魏茨木无心听课,表面装装样子,其实一直在想刚刚发生的事。
  
  “魏茨木!”
  
  “啊?”
  
  “你能不能认真点,我都让你进教室学习了,你还想怎样?是不是想考倒数第一了?”
  
  化学老师再次看到魏茨木的不走心听讲,这姑娘,这样下去怎么办啊?还不知道认真努力点。
  
  “哦。”魏茨木十分随意的应付了化学老师,无心听见。
  
  化学老师一看她那副无所谓的吊儿郎当样,生气了吧。“下课办公室,等着班主任教育吧!”不愿多教育她,浪费大家的时间,直接就把锅甩给了班主任老师。(班主任:我……)
  
  月烨再次叹气一声,以表哀叹。
  
  另一边的李颜泽一边倒立一边在心里默默骂着孙老。这孙老有点狠,以前怎么没见她这样呢?难不成真的是要考试了,就这样压榨我们学生?
  
  三十分钟的倒立已经过去了15分钟,李颜泽手臂上的肌肉都是酸痛麻痹的,就想这辈子都不想再倒立了的那种感觉。
  
  孙老还在教室里津津有味的讲课。
  
  “Thevegetationisgrowingfast,noweeds,greengreen(植被生长很快,没什么杂草,清幽翠绿)……这里是adj.和连用表修饰,修饰前面的vegetation。”
  
  不行,手太酸了,撑不住了!李颜泽心中按照叫苦,脸上其实表情也很狰狞,若是他的粉丝们看到了一定是心疼脸。
  
  “LiYanzestoodup,puttherestoftherest!(李颜泽站起来吧,把剩下的时间补完!)”孙老估计也感受到了李颜泽的痛,想到了他毕竟是年级第一,这样体罚也不太好,就干脆罚站。
  
  “Thanks!”李颜泽恭敬不如从命,用手一撑地,反身跳了起来,然后稳稳站在地上。这场面,这动作,又是吸粉无数的耍帅。
  
  “OK,我接着讲,认真听课!”孙老一看他又在耍帅,“呵呵”冷笑一下就没管他了。“Theexplorerscouldn\'thelpfeelingthefeeling(探险家忍不住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