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光里的远望星 > 第二十四章 夜晚3

第二十四章 夜晚3


  当副部长问完她的最后一个问题,她严肃对我讲———“冰柠乐同学,欢迎你的入部。”完了她浅笑,而我是懵逼。
  天啦,我居然过了,我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我要开始怀疑这个部的面试基准是有多低了!
  接着副部长告诉我:“我们是一个轻松的学生部,通常只有午休才要求部员参加部团活动,其余都看你心情。不过与其说是部团活动,还不如说是大家聚在一起画会画,享受一下这里安谧的氛围。”
  我听到点点头,我想要的就是这样,一切都正和我心。我就是想每天呆在社团里,度过一小段安适的时光,做我喜欢的事,不时的发个呆。这样悠闲的,一天一天,忘掉学校里的一些烦恼。
  以及,淡忘某个人。
  副部长继续向我介绍:“我们也不会局限部员的类型与风格,画你喜欢的就行。”说完她就凑到我耳边,小声含笑的,“本部的面试纯粹是个摆设,请你不要在意。因为我们好像压根就木有要求,是部长自认为这样很正式,显得我们有逼格。”
  然后她撤回脑袋,站着对我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我看着就笑了,感觉这位副部长也是个好玩的妹子,说不定以后还会和我成为朋友呢。我仿佛可以预见,我未来的社团生活将多姿多彩,充满着阳光。
  而大苏一直站在我身后,到我面试结束,到我了解部里的时间规划,到我准备回家。不开玩笑,她一直站在我身后,带给一丝幻觉,像我一位———家长。我明白,如果我失败,她就会想来宽慰我。也知道,如果我难过,她就一定能够逗我笑。
  她会讲还有B方案呢,怕什么,一定妥妥的。
  而我也清楚,如果我需要,她真的会去堵那个部长,不顾颜面。最后在最后,我想,我早就懂了的。
  若她不是她,若我并无她,绝对的,我没有这么快乐。
  我很喜欢的几句,若是反过来:I'dbedamned,Cupid'sdemandingbackhisarrow。Bestlaidplanssometimesarejustaonenightstand。Takemyhand,let'sseewherewewakeuptomorrow。
  我说过,大苏对我,是挚友,很高兴,她亦如此。
  为了感谢她对我的温暖相伴,我说要请她吃炸炸。这么冷的天,火锅我是木有钱,那就高热量又好吃的炸炸最好了。
  虽然现在时间有点晚,但高三比我们晚一小时下自习,所以学校外摆摊的人依然没有走,想着多赚一点是一点吧。这么冷的天,五六度,刮着风,他们连个门面都没有,就站在外面吹着。
  嗯,这让我很多时候都想问问上帝,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那么有钱,有的人生下来那么穷。穷的人还容易多病,病了还没有钱看,富的人没病天天做体检,还都是报销的。
  想想就让人搞不懂,所以我都不信教,因为事事压根无迹可寻。
  我们挑好的串串被依次下了锅,看着热油瞬间包裹它们,像围住它们的金色泡沫。油温让它们漂浮起来,发出清脆的“嗞啦”声,传来油炸的气息。
  我觉得这种等待,就跟等泡面的三分钟一样,闻得人是相当煎熬啊。
  毕竟是请客,所以我还是很大方的,把火腿肠、香肠、鸡肉串、鸡肉丸、鸡皮、鸡柳、猪柳、蟹柳、鱼排、里脊肉、骨肉相连全都来了两串。
  哈哈,我豪气吧!
  而现实也没有跟偶像剧一样,在这种超幸福的时候,突然瞥见你喜欢的男生牵着别的女生,从你眼前走过。
  我周围,除了不认识的摆摊人,就只有大苏,只有姿韵她。我没有望到程晓星,也没有望到辛雪莱,这么冷的天,他们肯定早就一起回家了。就算他们没有回家,也肯定不会站在路边等炸炸,不然这多不符他们形象啊。
  可惜我想着,竟然是,完全连,一丁点难过都没有。
  炸炸很好吃的,还有大苏陪我一起等,纵使不是他,也不再是可惜。毕竟陪伴我的人,向来都不是他,而我是珍惜,给我陪伴的人。
  等到炸好,老板就去掉签子,用厚纸杯装好,淋上酱汁,方便我们带走,更方便我们分着吃。
  我端着炸好的炸炸,和大苏一起走回家。
  少爷和我家的方向不同,只是她说:“今天我就陪你走一段,看在这炸炸的份上,我就坐公交车回家算了,反正公交站就在前面。本来你就傻乎乎,又这个点了,我怕你一个人走着走着就被人拐了。”
  于是我就更加感动了,再次对她告白:“少爷,我又爱上你了。”她侧头,扫了我一眼:“我拒绝,你移情别恋吧。”哇,好直接,又受伤了。
  “这可是我第一次正经告白,你就不能委婉点,对我温柔点。”我好笑的委屈。大苏注视着我,正经的:“可我更希望你去对别人告白,总有一个你会想告白的男生。所以,我把这次机会寄给他。”
  好的,这次够婉转,够温柔,够善良,听得我心动。只是啊,亲爱的姿韵,那个人,还是不要了。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他不要。
  我跟大苏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分着炸炸,吃得人幸福满满。
  她胳膊搭在我肩上,大声的像个前辈:“你在社团要大胆点,不要太内向,人善被人欺,知道不。”
  我点头,她又忍不住笑话我:“说不定你还能跟花叶一样,在部里遇到你的真命天子,哎呀,这样阿姨也要高兴了。”
  我听到就和她闹着推搡,因为害羞啦。
  “哈哈,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嘛。既把你推销出去了,又解决了阿姨的心头之忧,还能让你享受一段纯情的邂逅,多好呀。”
  她眯着眼对我使了个眼色,饱含想象,一双色眯眯的眼睛,透着贼光,我感慨“大苏”不愧是“大叔”,口味就是重!
  这个时间,已经开始降温,从口里呼出的空气都是白雾色,但是和姿韵边聊边走,让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可能是因为刚吃完热气腾腾的炸炸,也可能是因为有她陪伴,温暖了这孤单北风。
  我们说说笑笑的走在马路上,无数的行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有多少是和我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些从我眼前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们,多少是像我一样,有人在家等候。
  是因为此刻莫名的温馨吧,我从内心对还在路上的人们,轻声道了声。
  “晚安,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