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逃避行游戏 > 01

01


  “从这样的历史背景中,被拿来当成替罪羔羊的许多人,都会选择变成难民,向其他的国家逃亡——”
  
  下午的课开始了,作为一个理科生,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历史这科。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我的历史成绩就不太好;其次,我说不擅长而不是不喜欢的原因是:我只是对课本上的知识点感到乏味,对那些故事我还是非常喜欢的,包括“敦刻尔克”“辛亥革命”等等与历史故事有关的影视作品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现在这个老师,授课就跟读课本一样,没有丝毫吸引人的地方。我对他无聊的授课左耳进右耳出地,注意力早就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我托着腮,抬头望向天空。眼前的蓝天白云,好像正在向人们告知夏天的结束,充满了独特的开放感。光是这样的眺望,就足以让我进入到名为“妄想”的世界当中。
  
  “唉~”我叹了口气,“逃亡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的我只从老师的那句话中捕捉到这两个字。
  
  ......是啊。要是能从这乏味的课堂、闷人的课室里面逃出去,躺在公园小河边的草地上,然后在树荫下睡个午觉就最好不过了。
  
  上课开小差这种事,我想,很多高中生都做过吧。对,没错,这就是我,北淼彰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学校离家不算太远,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
  
  “顺带一提,‘替罪羔羊’出自希伯来的圣书,有‘赎罪之羊’的意思,让羊来背负人的罪过——”
  
  像老师授课之余,还讲一些课外的东西,这是目前能使我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课堂当中最有效的方法。
  
  “替罪羔羊”。我下意识地把这个词记录到笔记本上,然后画了个圈圈住它。
  
  然而不一会,我又开始想一些与课堂无关的东西。我幻想着,如果我能够像《火影忍者》里面的漩涡鸣人一样,会制造出一个跟本体一模一样的人的话,我就会制造出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替身来,让他来代替我上学、代替我考试、代替我去面对我严厉的妹妹。就算现实一点,能让我做到X战警里“吉米·玛多罗”能做到的也可以。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在背地里搞像这样的一些秘密研究吗?如果有,请务必让我成为那个实验的实验体。试想一下,你可以制造出好几个跟你本体一样的替身,然后在他们消失的时候,他们所经历到的事情,包括记忆跟经验都能回到本体上,这样既节省时间之余,又能够使经验翻倍,然后我本体就悠闲自在地去旅行,这样的超能力,岂不美哉。
  
  “旅行吗?......”想到这,我内心有一丝丝的小激动,不小心就把这两个字说了出口。
  
  实话实说,我对现在的自己并没有不满。我在班里算得上是优等生(虽然只是普通班,也就是全年级最差的那个班),年级里也就中等水平,如果能照这个样子继续下去,或者有进步的话,我想应该还能考进不错的大学吧。在学校里面也没有受到校园欺凌和贫困之苦,虽说如此,但我们家就目前的经济来看,温饱问题是能够解决的,之余玩乐方面的话,还是节省一点吧。我就这样在这极其平凡的家庭中生活(除了有妹妹以外),自己也没有什么身体问题。硬要说自己身体上有什么劣势的话,也就是身高比别人矮了一点(只有一米六多),裸眼视力已经达到“五米开外人畜不分的镜界”了吧,毕竟我两只眼睛都有散光。可我却已经好几年都如患病般地被“某种冲动”占领了自己的心。
  
  “想要到某处去。”无责任地、无计划地。将身上一切的束缚通通甩掉,全心全意的只想要到“某处”去。至于你们问我去哪里,恐怕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这四个字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想要从这里逃出去。不过,现实当中是没有办法做到这种事的。现实生活会有各种各样的枷锁束缚着你,应该履行的义务,不得不完成的课题以及堆积如山的作业。
  
  因此,我梦想着,终有一天,我会实行这个计划;所以,我现在在一点一点地存钱,然后在现实中一直压抑着自己。
  
  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而我如今也不是能够把责任推给父母和老师的小孩子了。我也不是有什么明确的不满。......所以我想,这一定是对于我来说的“娱乐”。就像“肥宅快乐水”和电子游戏一样,为了能够扫空内心的阴霾,而怀揣着“逃走”这种可能性的护盾。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只要我想着“我随时都能逃走”或者“有个万一逃走就是了”,就能熬过大部分的压力。就算这个想法真的永远都实现不了,只要有这个护盾在,我就已经无所谓了。
  
  “唉......”想到这,我又叹了口气。
  
  通过预习已经大致把握了今天授课内容,让我感到有点无聊,况且这历史课也让我提不起什么干劲,所以我今天将“逃亡”这个妄想墨染地膨胀起来。
  
  “......就不能逃到什么别的地方去吗?唉~......”我继续撑着脸颊叹气,眯着眼睛,模模糊糊地眺望着黑板小声咕哝道。
  
  不过后知后觉,可能是我分神分久了,我刚刚说的那句话的音量,好像是比我自言自语的时候要大了些。但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一句话,竟然会影响这么大,大到足以影响到自己今后的整个人生。
  
  “——恩......不错呢!”
  
  这时,我的邻座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
  
  “......咦!?”
  
  由于我当时在分神,她这样的一句话立马把我的注意力集中回这个课室里面。
  
  “要不要跑到什么地方去?”
  
  只见她手中握着一支粉红色的活动铅笔,斜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