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生醉在九月酒 > 第二章,犹记故人归

第二章,犹记故人归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顾九酒着一身单衣,独自站在庭中。虽还未至深秋,可风却有了许些寒意。小婢女赶忙将披风搭在她肩上:“小姐,回屋吧,起风了,要是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她咧开嘴,笑了笑:“沫儿,他去楚国,这是第几个年头了。”
  
  沫儿想了想,缓缓答道:“足足十年有余,今儿刚好是十年之期。”
  
  “十年了,也不知他现今如何。他走的时候,说好了十年之后必会回来找我。”“小姐,儿时的话,也只有你才傻乎乎的记得,没准他早就忘了。”
  
  “呵,是吗?”
  
  次日
  
  顾九酒翻阅着账本,一个家丁从门外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小姐!有人说要面见你,让你日落之前去西山驿站寻他。说是,你去了便知。”
  
  “哦?是谁来头这么大,还给我加时间。”顾九酒缓缓起身,将账本递给了身边的婢女:“传话之人可看清楚了?”
  
  “那人不像是咱们江州的人,更不像云梦国的人,倒像是楚国之人。”
  
  “楚国人,会是谁呢?走,去看看。”顾九酒笑着,随家丁走出了门外。
  
  西山驿站
  
  一个房间内,一黑衣侍卫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蓝衣男子的身边。蓝衣男子开口道:“可办好了?”
  
  “回公子,以办妥,就是不知阿九姑娘会不会来了。”
  
  “她会来的,毕竟我可是十年前的顾浮生啊。切不可露馅,此番你我来云梦的任务非凡,万不可懈怠。懂?”
  
  “是,属下记住了。”
  
  “顾九酒,顾浮生,哼…”
  
  楚国皇宫
  
  一身着龙袍的男子,背对着另一个男子站立,两人脸上的神色十分凝重。
  
  “陛下,立储之事不可再拖,如今朝廷之上,甚至后宫妃嫔也为储君之事争休不息。”
  
  “范忠,你是从小将朕看着长大的,到朕这里,你已经辅佐了三代帝王了,你也应该知道朕为何迟迟不肯立储。”楚王缓缓转过身,看着已过花甲的范忠。范忠无奈叹息道:“陛下还在寻找当年的那两位小殿下吗?”
  
  “他们是我和先后的孩子,若不是那场宫变,他们也就不会与朕失散。是我对不住先后,如今我一定要将两位孩子寻回,他们才是朕的嫡子和嫡女。”楚王有些激动,范忠狠下心,淡淡道:“可是陛下可曾想过,两位小殿下以与陛下失散十几年之久,恐怕早已……”“住口!朕对他们,从未放弃过!安排人手!如若找不到他们,朕就算让这江山落入他人之手,也绝不立储!”
  
  范忠猛地跪在了地上:“请陛下三思啊!”“哼!来人!范丞相老糊涂了!扶他老人家回府!”
  
  范忠被侍卫拉出去时,还不忘撕心裂肺的喊到:“陛下三思啊!否则楚国无后啊!陛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