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亡者殊途 > 第二章-第三十二话-兄弟阋墙

第二章-第三十二话-兄弟阋墙


  一推门,完全没有想到之前还生龙活虎的男人居然委顿在了地上,科尔森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打断他的自责,在他的心里,如果不是出于对阿尔萨斯的信任,这个男人已经8成被他转送到附近城镇的精神病院了。
  注视着喃喃自语,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托尔,阿尔萨斯扫视着这个临时的监狱,仅仅是个复合材料的加固板房,里面只有一个便桶和椅子,然后就是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的金发壮汉。
  阿尔萨斯宽厚的手掌凝聚出一片圣光,随着他的动作洒在了托尔的身上,神圣的力量在接触到金发壮汉的皮肤时,明显出现了能量抵消的现象,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止圣光对托尔身躯的入侵。
  那种感觉,就和那把锤子一模一样。
  阿尔萨斯收回了手掌,从圣光的反馈,很清晰的说明了一个道理,眼前的这个萎靡不振的男人和那边那把锤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们身上都被设下了保护的禁制,从能量的纯度和特性来看,应该是源于同一个强大的事物。
  也许,他们真是神话中存在的生物,毕竟这个地球的普通人类对于魔法知之甚少,在远古时期把这些有着奇异能力的类似生物当做神灵崇拜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阿尔萨斯分析着其中的关窍,视线扫过地上蜷缩的托尔,他因为父亲的死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刚毅的面容上爬满了无助和凄凉,就像一只信心崩溃的雄狮,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勇气。
  “托尔?托尔?”
  呼唤着对方的名字,阿尔萨斯蹲在了托尔的面前,手掌放在了对方的肩膀,陷入混乱状态的托尔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向了阿尔萨斯的双眼。
  “托尔,刚才有人来过,是吗?”
  “……你,怎么……知道?”
  面对阿尔萨斯的问话,托尔断断续续地回应着,眼神中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他的弟弟可是九界有名的法师,他的空间传送和遮蔽魔法居然会被这个人察觉。
  “你是谁?”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一个迷途的路人,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阿尔萨斯友善的伸出了手掌,他从托尔有些浑浊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端倪,对面这个所谓的阿斯加德的王子貌似中了一些影响神志的法术,也许这正是一个突破口,但阿尔萨斯需要对方一点点配合,尽量降低他体内禁制对圣光的抵抗。
  “可以把手给我,然后放松一点吗?”
  托尔看了看阿尔萨斯的友善表情,沉吟了片刻,把手掌握了上去,一道蓄力已久的圣光从阿尔萨斯的掌心蔓延到了托尔的臂膀,温润的力量刺激着他的精神,浑浊的思维在圣光的力量下逐步解放。
  他体内的那股莫名力量在感应到圣光的无害后,在托尔的放松下也收敛了不少,只消弭了一些圣光后就不再与之对抗。
  这样的“沟通”很快就结束了,随着纯净术清除掉了双眼中的误导魔法,智慧祝福点亮了托尔混乱的思维,阿尔萨斯松开了对方的手掌,起身注视着逐步清醒的阿斯加德王子。
  ……
  此刻,在遥远的异界彼端,阿斯加德人的故乡,仙宫环绕、壮丽非凡,其中最高耸的就是王族的金宫。
  噹!
  一根金色的权杖重击在辉煌宫殿的地面,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身穿镶金绿袍的修长男子愤怒的注视着前方,他刚才感知到自己的误导魔法被解除了,他愚蠢的哥哥在陌生人的帮助下居然恢复了意志!
  为什么不死心呢,愚蠢的哥哥,你怎么就不明白,你根本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
  戴着金冠的修长男子手持权杖从王座上走下,他和托尔的父亲奥丁因为身体原因昏迷退居幕后,谁才能作为阿斯加德的新王,毫无疑问,在他眼里托尔只是一个满脑子肌肉的傻瓜,而他才是最适合带领阿斯加德的男人。
  是的,他要证明,无论种族,他才是最优秀的王子,从来都是。
  “为什么,总有爬虫要来干扰我的计划。”
  手掌狠狠捏住了权杖的握柄,修长男子很清楚,他不能亲自去击杀清除魔法的凡人,那会让他的兄长彻底意识到欺骗,会带来更多的变数,造成不可控制的结果,他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思量片刻,他离开了王宫的大殿,走到了他一个熟悉的角落,在咒语声中,开启了一道隐秘的传送门,在门的那边,是漫天的风雪和万古不动的坚冰。
  那是阿斯加德人一生的死敌,冰霜巨人的家园——约顿海姆。
  在这里,只有蓝色和雪白,除了冰霜巨人和冻土的生物,其余的事物都很难在这里存活下来,气候相比于四季如春的阿斯加德,完全是地狱和天堂的区别。
  就在修长男子漫步在风雪之中的时候,一道雄浑的声音从四方回荡:
  “洛基,你居然还敢来这里,是你手上奥丁的武器给你的勇气吗?不是戴上了王冠就能成为王的,小子。”
  “劳菲,我只是来谈一场交易的,我那鲁莽的哥哥现在只是一个落魄的凡人,我可以为你打开一条道路,一扇前往托尔葬礼的门扉,那么,你敢派人进去吗?冰霜巨人之王。”
  被称作洛基的修长男子,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四方凝聚的风雪,说出了自己前来的目的,他已经从奥丁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他并不想告诉对面冰霜巨人之王真实的情况。洛基多年接受奥丁的教诲,对于冰霜巨人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哪怕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不会读心术猜测不到洛基内心的真实想法,冰霜巨人之王劳菲通过风雪化身注视着眼前的“阿斯加德二王子”洛基,扭动的风暴发出摩擦般的沙哑笑声:
  “嗬嗬嗬,真是有趣的戏码,我真想知道现在奥丁是死了还是昏迷了,看到你们这副兄弟阋墙的表现,他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去,我会把托尔的头盖骨做成酒杯,等待盛满奥丁血液的一天。”
  劳菲的风雪化身涌动成一具冰雪的巨人,在挥手之间,几十名皮肤冰蓝色有着猩红色瞳孔的冰霜巨人从雪堆中走出,他们早已经在王的命令下包围了这里,而现在他们将成为摘下托尔头颅的先遣军。
  “去吧,我的族人们,摘下我们仇敌的头颅,痛饮他们的鲜血。”
  冰雪巨人号令着他的族人们跨入了洛基开启的隐秘空间通道,单手五指虚握,四根冰柱如同指爪从地面破土而出,包围困住了站立一旁的洛基,冰封的棱刺充满了警告的意味,搭配着那沙哑的冰雪摩擦声:
  “而你,洛基,你必须留在这里,直到我的族人们凯旋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