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界人类复兴 > 第六章 乌尔班巨炮

第六章 乌尔班巨炮


  然后卡洛斯的眼中只剩下五个大字:“乌尔班巨炮。”
  紧接着,系统冷冷的声音传来:“武器品质:传说。”
  等到金色光芒褪去,卡洛斯慢慢恢复视力,等到卡洛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站在一座教堂面前。
  而他的背后是一尊仅仅炮口就有一人高的异类——乌尔班巨炮。
  曾经那些基督徒以为狄奥多西城墙永远不会倒塌,他们管君士坦丁堡叫做永不陷落的城市,他们以为这个连接东西方交易的要塞可以永远阻挡住异教徒的侵袭。
  而现在,一切都在乌尔班巨炮的轰鸣中化为乌有,罗马街头巷尾到处可以听见基督徒的哭号。
  新的十字军在教宗的手中蓄势待发,拜占庭帝国仍在巴尔干半岛企图收复君士坦丁堡,东方的白羊王朝频繁与基督教世界互通有无。
  但是年轻的苏丹无所畏惧。
  他站在教堂前,阻止士兵毁坏索菲亚大教堂,并着手将大教堂改为寺庙。他将大部分东正教教徒变为奴隶。可他也同时也宽容了他们的信仰。
  “伊斯坦布尔吗?”
  从此这座屹立千年的古城改变了名字。
  乌尔班巨炮是一种信号,标志着黑暗的中世纪、十字军以及地中海贸易的结束,强大的奥斯曼横卧在欧亚非的交界之处,基督徒不得不脱离地中海,去寻找别的生存空间。
  正当卡洛斯为历史变迁的豪迈所震惊的时候,一个锥子子脸,铜铃眼睛,苍白皮肤的女人突然冒出来说道:“历史古城,文化胜地,伊斯坦布尔欢迎您的到来,索菲亚博物馆,多尔玛巴赫切宫,畅游伊斯坦布尔,尽享文化盛宴。”
  卡洛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这破系统还带广告的?
  回到现实世界,看着海巨人的血盆大口,他居然没有一丝害怕。
  他心想:“西方那个君士坦丁堡听说过没有?沦陷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那个英格兰的大帝阿尔弗雷德知道吗?我和他谈笑风生!”
  不知不觉,那些伟大人物的事迹改变着卡洛斯的想法。
  “由于乌尔班巨炮体型太过于庞大,宿主可以自行选择武器放置的状态和位置,宿主对于武器只有一天的使用权,一天以后宿主可以花费10点军事点数召唤武器。当宿主可以自行生产该武器时,获得武器永久使用权。”
  这系统还是一如既往地坑爹,不过卡洛斯觉得按照系统的尿性也不存在什么屠龙宝刀点击即送的好事情。
  “把乌尔班巨炮设置为装填完毕的模式,安放在我的身边!”
  海巨人此时半个身体已经爬上了船尾,整艘船马上就要向后倾翻。
  可这时一个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船首,乌尔班巨炮十七吨的重量一瞬间平衡船的重心,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炮口直直对着海巨人。
  卡洛斯掏出系统送的火折子,点燃了引线。
  引线飞快地点燃了炮身里上百公斤的火药,接近700公斤的花岗岩带着无可匹敌的动量从炮筒飞出。
  火药第一次在这剑与魔法的时代显露峥嵘。
  17吨重的炮管居然在后坐力下后退了接近十米。甲板上更是一片狼藉,被震碎的木板木屑飞的到处都是。
  而这一切卡洛斯都无缘见到了。在火药爆炸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被震晕了过去。
  炮弹不偏不倚轰在海巨人硕大的头颅上。巨大的动能直接带着海巨人飞了出去。而只剩下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液甩在众人的脸上。
  众人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随着这一道爆炸而一阵翻涌。
  “我们赢了?”
  众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
  兽族士兵挡路时有阿尔弗雷德解围,海巨人拦截又有大炮开路。
  而这时我们的英雄还静静趴在大炮上面被震地生死不明。
  等到卡洛斯醒来的时候已是黎明,商船已经平稳地在伊尔河宽广的河面上行驶,岸边渔民撑着小船似乎根本不知道战争的来临。
  卡洛斯一睁眼,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散架了一般。
  他看见一旁尼尼正偷偷喝着床头的麦米粥。
  尼尼见卡洛斯醒来,挖起一大勺麦米粥送到卡洛斯嘴边。
  “我不吃,你吃吧!”
  别说是吃东西了,现在卡洛斯就说话都费劲。
  尼尼见见卡洛斯不吃,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好像怀疑眼前的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有东西吃居然还不吃。
  又过了半分钟不到,阿尔弗雷德推开门进来,而奸商跟在阿尔弗雷德的背后,像一个勤勤恳恳的狗腿子。
  看着奸商一副狗腿子的样子,卡洛斯心想奸商搞不好是众人第一个背叛人类投靠兽人的。
  你看,他会兽人语,并且一看就是贪生怕死贪婪好色之人。简直就是上好的翻译官的模型啊!
  奸商见卡洛斯看着他,主动伸出肥大的手掌与卡洛斯握手。他脸上挤着谄媚的笑容。
  “你好,我叫亨利,主要在坎特堡做点小打小闹的生意,我们之前还做过生意,我们之前还做过生意的。旁边这只狐人应该就是我卖给你的。”
  虽然上一笔生意亨利坑了他,不过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斤斤计较那几个金币。
  卡洛斯勉强伸出手与亨利握手。
  “卡洛斯,也是商人。”
  听见卡洛斯自称商人,亨利明显不信。
  开玩笑。
  看旁边这位阿尔弗雷德先生,器宇轩昂,人中龙凤怎么可能甘心认一个商人做主人。
  尤其是阿尔弗雷德刚才在商船上指挥众人修复船只时所表现出来的领导力,指挥大家出海的果敢,以及一开始高超的剑术。
  那些亨利以前认识的王公贵族没有一个赶得上阿尔弗雷德的十分之一。
  “八九是哪个大贵族的私生子吧!”
  亨利忍不住这样想到,这个世界常常有一些贵族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生下一些拥有继承权的私生子。
  这些私生子往往隐姓埋名,小心翼翼的体防着暗杀,只等有一天受到钦定,继承大统。
  阿尔弗雷德把尼尼拉出去,把门关上,拉着卡洛斯和亨利说道:“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和亨利。”
  秘密?
  卡洛斯懵了,这阿尔弗雷德才刚刚被召唤过来,哪里来的秘密?
  阿尔弗雷德悄悄给三人说道:“卡洛斯现在可以告诉亨利你的真实身份了吧!”
  “???”
  卡洛斯一脸懵逼,什么鬼?自己平民一个,有什么身份可言,这阿尔弗雷德葫芦卖的是什么药?
  阿尔弗雷德单膝跪下。
  “卡洛斯·冯·杜卡斯殿下,那个沐猴而冠的皇帝根本不配拥有皇位,百姓无不怀念我杜卡斯王朝,现在兽人南下,皇帝的部队不堪一击。是时候掀起杜卡斯家族的皇旗了!”
  亨利面色一惊,脚下一崴,往后退了两步。
  “杜卡斯家族的私生子?”
  不怪亨利胆小,而是杜卡斯家族在贵族之间已经成了一个一点就爆炸药桶。
  现在皇帝上位并不光彩,他声称自己是前朝皇帝菲利普的私生子,可任何人都知道这是个笑话。
  大家都知道他不过是个鞋匠的儿子,刚好当上了魔法军团的团长,然后刚好老皇帝死了而已。
  亨利已经在坎特堡失去了所有的地产,现在他只剩下这艘千疮百孔的商船。可现在他看到了翻盘的机会。
  他也单膝跪下。
  “我愿意支持您的统治。”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现在有什么计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