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无敌剑域 > 2464章:我们做人,要讲道理!

2464章:我们做人,要讲道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诛!
  
      在那远处空中,悬浮着的巨剑,正是他体内的那柄诛。当然,那只是由不知名的神铁所铸的假货,真货在他体内呢!
  
      这时,剑经突然道:“诛,曾经在古剑宗待过,不过,那是在我之前的那个时代了。也就是上古时代,所以,这并不奇怪!”
  
      杨叶眉头微皱,“诛在古剑宗待过?”
  
      剑经道:“是的,不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它比我早两个时代!”
  
      杨叶还想问为什么,而这时,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古休突然道:“到了!”
  
      到了!
  
      杨叶收回思绪,看向不远处,在远处,屹立着一座擎天巨峰,巨峰之后,是连绵不绝的山脉,而在那擎天巨峰之上,依稀可见一座座宏伟的宫殿。
  
      而在那宫殿上空,不时有人御剑凌空而去。
  
      整座擎天巨峰之上,散发着强大的剑意!
  
      不简单!
  
      这是杨叶的第一感觉!
  
      在古休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那擎天巨峰之上,期间,好几道神识朝着他们扫来。
  
      一种阵法!
  
      这种阵法的作用就是,可以看清来人的境界与年龄,以防止有人偷偷潜入古剑宗。
  
      值得一说的是,这阵法就是当年剑经弄的。因此,杨叶很顺利的就通过了那阵法的扫描。
  
      古休将他们三人带到了一处小峰之上,也就是外门峰。
  
      整个古剑宗,分为外门,内门,已经真传。
  
      外门,一般是指道真境与界主境这个境界的人,而内门,则是破界境一到三段这个境界的人,至于真传,只有达到四界,才能成为真传弟子,而真传弟子,也相当于核心弟子了。
  
      宗门核心人物,当然,不算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应该是五界与五界之上!
  
      古休将三人带到外门峰后便是转身离去,三人必须得去报到。
  
      莫余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天际深处,他嘴角泛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真传弟子,我莫余一定会成为真传弟子!”
  
      说完,他直接御剑消失在了原地。
  
      “他很有自信!”杨叶身旁,越青舞突然道。
  
      杨叶耸了耸肩,“这是好事,不是吗?”
  
      越青舞笑道:“那你呢?你希望成为真传弟子吗?”
  
      杨叶想了想,然后道:“让我当古剑宗宗主,我或许会有点兴趣!”
  
      越青舞愣住了,而这时,杨叶已经朝着远处走去。
  
      原地,越青舞摇头一笑,“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痴心妄想吧?”
  
      说完,她跟了过去。
  
      外门报到处,杨叶与越青舞在报到后,获得了一枚令牌,外门弟子令牌。按照越青舞的话就是,他们现在是古剑宗的弟子了。日后出去,若是遇到敌人,可亮出身份,一般情况下,外面的人都会给古剑宗几分面子的。所以,这枚令牌相当于一枚保命符!
  
      不过,在杨叶看来,这也有可能是一道催命符。很多时候,报出身份,确实可以让对方投鼠忌器,但是如果遇到狠人,也有可能会让对方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杀人灭口!
  
      成为古剑宗外门弟子后,他们就有资格去听课了,所谓的听课,就是由一名五界长老亲自传授剑道知识,不过,一个月只有一次。
  
      他们三人运气不错,刚好今天就是一位五界剑修讲课的日子。
  
      授课台。
  
      一位老者盘坐在一处圆台之上,圆台之下,是数十阶石阶,石阶之下,摆放着不下百个蒲团。
  
      杨叶与越青舞来到之前,这里几乎已经坐满,不过还好,还有位置。
  
      只是这个位置有限特殊,因为是在最前面,也就是最靠前的位置,而且还是三个!
  
      杨叶见没人坐,就带着越青舞朝着那三个位置走去,很快,周围无数人的目光朝着杨叶与越青舞投了过来。
  
      杨叶与越青舞相视了一眼,显然,这有点不对劲。不过,这个时候若是退回去岂不是很美面子?杨叶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这时,杨叶与越青舞脑中响起了那莫余的声音,“友情提醒一下,这是外门弟子陆云仙的位置,你们最好别去坐。”
  
      陆云仙?
  
      杨叶摇了摇头,然后心中问,“剑经,你认识这号人物吗?”
  
      鸿蒙塔内,剑经白了一眼杨叶,“你能不能别问这种让我怀疑你智商的问题?我是什么时代的人物?除了古剑宗那几个老怪物外,你觉得我会认识其余的人吗?更何况还是一个外门弟子?”
  
      杨叶讪笑了笑,然后他犹豫了下,看向越青舞,“你还坐吗?”
  
      越青舞犹豫了下,然后摇头。
  
      那么多人都没去做,显然,那位陆云仙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她不想去触这个霉头,更不想做第一个嗤螃蟹的人!
  
      见越青舞摇头,杨叶摇头一笑,“剑道,无穷无尽,在这途中,磨难何其之多?一个人名就让你剑心止步不前,你以后还怎么走下去?”
  
      说着,杨叶直接走向了那三个位置。
  
      对他来说,一个位置而已,坐不坐都没什么关系。不过,他觉得这越青舞还可以,既然相识,也算是有点缘分,所以出言提点一下。当然,能不能听进去,就是对方的事情了。
  
      就这样,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杨叶直接坐在了那三个位置之中最中间的那个!
  
      而在杨叶身后,越青舞楞了片刻,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有些激动,但是很快,她又冷静了下来。因为她想到了很多事情,比如后果,比如麻烦.....过了许久,她复杂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杨叶。
  
      她没有跟过去!
  
      前面,杨叶心中低声一叹,不过他也没有在说什么。
  
      有顾虑,也很正常。
  
      剑道,其实,就如世俗之中许多人所谓的前途。许许多多的人平庸一生,为何?因为他们不敢闯,不敢拼,在做一件事之前,还没做,他们就会想着失败,会想着如果失败了我该怎么办?如果赚不到钱我该怎么办?如果亏本,我又改怎么办?
  
      否定!
  
      很多时候,事情还未开始,他们就已经自我否定了自己!
  
      在杨叶看来,不拼,平庸一生,拼一下,就算失败,但那又如何?在穷不过要饭,不死总有出头!人若是怕失败,万事畏手畏脚,那还有个鸟意思?
  
      就像现在,越青舞不敢过来,因为她怕,怕那陆云仙,别人都不敢来坐,她凭什么敢?可是她并未想过,何须要怕?来坐,就算到时被打,被虐,反正只要不死,就可以努力变强,就可以报仇,就可以反打回去!都是人,谁又比谁差了?
  
      鸿蒙塔,剑经低声一叹,她活了好几万年,什么样的天才她都见过,但是杨叶这种心性的,她很少见。可以说,杨叶的天赋比起安南靖,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他却一点也不输安南靖,就是因为他的意志,他的心性,不服输的心性,不怕输的心性。
  
      如杨叶曾经所言,这一生,他杨叶输过,被虐过,差点死过,也哭过,但是他杨叶,从来没有怂过!
  
      此刻,杨叶无疑成为了场中的焦点。
  
      在杨叶面前不远处,那名五界强者看了一眼杨叶,然后继续讲课。
  
      杨叶也认真听着,不得不说,这老者讲的还是很有水平的,也让他有了一些收获。过了许久,老者停了下来,然后看向杨叶等人,“可以提三个问题,举手示意!”
  
      一时间,无数人举手!
  
      老者目光落在了一名嘴角带痣的青年男子身上,因为在刚才,这名青年听得非常认真,而且还时而沉思。
  
      见到老者目光落来,那名嘴角带痣的青年连忙站了起来,他对着老者行了一礼,然后道:“辛长老,我修习了一门剑技,与陆云仙师兄一样的剑技,但是为何他的威力比我的要大许多?”
  
      辛长老看了青年男子一眼,然后道:“你修炼了多少遍?”
  
      青年男子想了想,然后道:“一个月,每天百遍。”
  
      辛长老道:“回去,每天修炼三千遍,坚持半年,到时在看看!”
  
      说完,他看向了下方众人,“继续!”
  
      很快,辛长老又回答了两名外门弟子的问题。就在众人以为那辛长老要离去时,那辛长老目光却是突然落在了杨叶身上,“你坐的这个位置,是一位叫陆云仙的外门弟子的专属位置,旁边这两个空着,是因为没有人敢坐在他身边,你知道吗?”
  
      杨叶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这辛长老会突然跟他说话。杨叶反问,“那又如何?”
  
      辛长老道:“陆云仙,已经达到破界境,马上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虽然他是破界境,但是,已经击败过二界强者。”
  
      杨叶想了想,然后道:“前辈,这三个位置,是古剑宗专门给那陆云仙的专属位置吗?”
  
      辛长老摇头。
  
      杨叶笑道:“那就对了,既然不是他的专属位置,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坐?我们做人,要讲道理,你说是不是?”
  
      “讲道理?”辛长老嘴角泛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你喜欢跟人讲道理?”
  
      杨叶点头,正色道:“我一直坚信,沟通与讲道理才是解决问题与矛盾的唯一途径!”
  
      鸿蒙塔内,剑经摇头,杨叶讲道理的方法是有些特别的,一般人都不知道的!
  
      ..........
  
      PS;话说,你们玩贪玩蓝月吗?就是那个,大嘎好,我系渣渣辉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