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世子殿下你坑我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总有人作死

第三百一十七章 总有人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胖子啊!别练了!回去吃饭了啊!”程逸飞眼瞅天色将暗,远远的高声喊道。
  
  “呼呼。”停下来大口喘气的薛青,双手拿着大戟用拳背撑着膝盖,扭头看了看程逸飞:“你先回去吧!我不饿!”
  
  说完便由直起身子,继续朝着瀑布的水流挥舞双戟。
  
  程逸飞看了看他,摇头起身却并不是离开,而是从小山坡上走下来,来到薛青不远处,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你干嘛这么拼命啊,这瀑布能砍断吗?师父他都快九十了才有那般修为,你别钻牛角尖啊。”
  
  “呼呼。”薛青又停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扭头看了看程逸飞,神色微微暗淡道“杀我爹的人很厉害,我斩了他一条手臂,被王爷拿来祭老神仙了,王爷说,等斩了他的人头,再拿去祭我爹跟我师父。”
  
  听到薛青这么说,程逸飞才想起来,眼前这个憨乎乎的胖子,斩了那措木一条手臂。
  
  那可是那措木啊,连斩薛延与杨孝严,又与众多高手金陵激战,还杀了有老神仙之称的李小凤,那么强的人,竟然被眼前这个胖子斩了一条手臂。
  
  这胖子的境界怎么看也没有自己一半高啊,程逸飞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人是怎么斩掉那措木一条手臂的。
  
  想到这他看了看手上的黑色重剑,不由想到了那曾经与他同游的微胖少年,难道这年头长得胖的都是天生神力?当初张强就能随意挥舞这柄黑剑,就像没有重力一般。
  
  如今雪球手上这两把断戟,虽然程逸飞没有拿过,但是看起来分量都不轻,两个加起来怎么也得跟自己这诡异的黑剑一般重,可是这胖子没日没夜的挥了一天又一天。
  
  “唉...”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雪球,程逸飞只好叹了一口气,把重剑抗在肩上,扭身找了块石头,虽然已经没劲了,但是还是努力的再次挥起黑剑。
  
  薛青愣了一下,看向他问道:“你不是饿了嘛,不用专门等我的。”
  
  程逸飞扭头看了看他,笑了笑到:“一起出来的就一起回去,我可不会随便把朋友丢下。”
  
  朋友吗?薛青莫名的在程逸飞的笑容中读到一丝伤感,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薛青就是觉得,笑着的程逸飞心情可能并不好了。
  
  “走吧。”薛青收起双戟别在后腰。
  
  程逸飞愣了一下,看了看他问道:“怎么不练了?”
  
  “总不能让朋友饿肚子啊。”薛青笑道。
  
  看着薛青的样子,程逸飞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音,俩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多说什么,一路吐槽着周山的饭餐一路往回走。
  
  吃完饭,王楼壶把二人叫过去,告诉二人可以先启程去辽东了。
  
  薛青着急的问道:“老神仙,您还没教会我修行呢,怎么也赶我走。”
  
  薛青是真的急了,杨苍教了他发力技巧可是没能教会他修行,杨孝严传了他杨家霸王戟可是也没教会他修行,如今王楼壶也让他回去,难道他此生真的与修行无缘?
  
  老道士摆了摆手笑道:“不是,到了辽东一样练,我已经答应了王爷,去辽东武备院帮他暂领武道院院长一职,还要带一些弟子去一同学习,此行是让你们先去答复一下王爷,告诉他周山略微准备一下就到,让他放心。”
  
  说着王楼壶又将一封信装好,走过来交给程逸飞:“当今圣上也给周山来了信,想邀请我前往天京大学任武道院院长,还说让白起当给我当副院长,那白起虽然年轻,可是修为实则较我还要强上几分,实在受之有愧。而且师兄他道陨,总得帮他帮衬着点王爷,这封信你帮我带到天京去,这是给圣上的回信。”
  
  程逸飞从小跟王楼壶长大,俩人关系亦师亦友亦父子,所以他开玩笑道:“师父,天京大学当真请您当院长而不是副院长?我怎么觉得皇上肯定你请你当副院长,你不愿意才去辽东的?”
  
  王楼壶咧嘴笑了笑,在程逸飞脑袋上敲了几下:“臭小子,为师也敢消遣。”
  
  言罢却神色突然黯淡了起来,看了看程逸飞收起笑容:“你也要努力修行了,师兄他实力深不可测,依旧没有逃过被偷袭身死道消的下场,为师万一哪天有个三长两短,可没人能护着你了。”
  
  程逸飞不高兴的皱起眉头,想说师父您不准说胡话,可是还没张嘴就被王楼壶伸手拦住,摆摆手让他们走吧。
  
  他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自从李小凤道陨之后,王楼壶整个人的就变了很多,不似以前那般吊儿郎当了。
  
  在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历经一场国难的大秦,终于从那股,众人强提的欣欣向荣的朝气中冷却下来,谭正也好,赢夫也罢,杨凌霄也好,此刻都在发呆。
  
  一条条新政之下,是谭正为朝廷,为百姓,为国家多年深思熟虑,这仅仅是其中不多的部分,这些原本需要很长时间去慢慢执行的政策,得益于这一场战争能很快推行,更重要的是这些都能转移大众的注意力,让大秦更快重新振作起来。
  
  赢夫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些日子他也在强行打起精神,杨凌霄也是一样,所有人都想把这段往事揭过,可是当一切趋于平静,又有谁能忘了这一切。
  
  “滴答。”赢夫的眼泪从脸颊低落,打在凌霄殿的窗台之上,痛苦充斥着这个青年的内心,身为皇帝,他也只能在这四下无人之时哭啼。
  
  “王叔。”赢夫低声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来,是幼时杨孝严教他练功,带他去长安,当时的他只是觉得开心,现在想来,杨孝严何尝不是看他羡慕杨凌霄可以在外游历,顶着朝廷的怪罪,顶着严老夫子的呵斥,特意也带他出去转转。
  
  幼时,杨孝严陪他的时间,远比陪杨凌霄的多。
  
  还记得杨孝严带着全家回辽东时,自己抱着他哭泣,那一刻他虽然是真的伤心,可是现在想来,那能抱着一个人撒娇哭啼,却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